品衔落花,相约文字

发布时间:2013-01-01 16:55 阅读量:1024 日记本:《个人日记》

九月的秋风,送走夏的火热于凄凄细雨中流浪。树下飘零的片片落红映湿了秋风的眼眶。我衔一瓣落花,轻叩散文网的心扉。这是迷失天使的又一次奇缘。

我是第一次涉足文网,便对散文网一见倾心,再见钟情。我像一条奔向大海的小鱼儿,兴奋地追波逐浪。每天稍有闲暇,我便与文网来一次亲密的约会:一杯纯净的白开水,安静地阅读。

徜徉于文网间,我好象摈弃了尘世的喧嚣与繁华,又回到了学生时代——两耳不闻窗外事,一朝只读圣贤书。虽然网络文学有其不成熟,但是只要是真情实感,我都会沉醉于文友的字里行间。屏幕上跳跃的文字像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晨露滴落在荒芜的心田上,流淌成一条潺潺流动的小溪。清澈的溪水时常荡漾着我漫步的倒影。

文友笔下温馨的亲情,荡气回肠的爱情或真挚的友情,恰似一枚枚用心呵护的花骨朵,一瓣一瓣地渐次盛开在我的心坎上。不同地域的游记拓展了我的视野,使我领略大漠戈壁的浑厚,聆听楼兰消逝的低吟。巧妙构思的小说浓缩真实社会的现状。爱国情怀的文字于我心中点燃了一颗照耀大地的火种。

享受文字的快乐,我也体会着写作的满足。

我将内心的情感倾诉于笔端,好象隔屏氤氲的茶雾中闪烁着一双双理解的眸光。文字的世界里,我是纯真的孩子,挥舞着思想的神笔,蘸着大海纯蓝的墨汁,以浩瀚的天空为素纸,抒写赤子之心。

人生若只是初见,是否一切都会很美好?

当秋风凋敝了枝桠时,唇间那片妖娆的落花也渐渐干枯。热情消退后才是真实,或是另外一种虚幻?网络秀美的文字如同罗布泊枯竭在灵魂的荒漠。我在漠海里迷惑:是文章本身缺少一种持久的神韵,还是我不懂得品味欣赏,或是心灵的琴弦僵化?

上帝无心关上一道门,总会为你留一扇窗。然而,无论是门还是窗,都要我们亲手开启。

我从散文网出走,重拾书本,阅读质朴的文字。朱自清《背影》中,父亲爬上月台的身姿让我热泪眼眶。鲁迅《腊叶》中,那双向人凝视似的明眸默默地向我倾诉衷肠。

为何寥寥几笔的勾勒,于脑海中荡漾起波光粼粼的影象?为何无语的凝视,激越灵魂去探听腊叶蛀蚀时的哀伤?

《人间词话》上语:“大家之作,其言情也必沁人心脾,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词脱口而出,无娇揉妆束之态。以其所见者真,所知者深也。”

好文章的魅力,不在于华丽或素雅的词句,在于自然的表述。牡丹的华贵与雏菊的淡雅并无高下,都有其天然的本质。若是“淡妆浓抹总相宜”,那也是天生之才。

真与深的融合才是文章的境界。景真或情真都可达到意境,但是唯有真到深度才会达到言有尽而意无穷的界的高度。真可以感动心灵,但也只是一滴舌尖品舔的晨露;深可以触动灵魂,于沙漠中挖掘出一股喷涌不止的甘泉。

一杯纯净的白开水,安静的阅读。文字,初见已是美丽,再遇我将“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雪



品衔落花,相约文字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