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

发布时间:2011-08-23 19:15 阅读量:1854 日记本:《个人日记》

自序

这都是深夜了。写点什么好呢?我这脑子没有多少笔墨,笔下更是无黄金了。总是很安逸的过着。我不知道怎么样的活着,可是我也知道人活着时为了什么;我更加不敢说活着是什么了,只能懂得:人活着就要有事请做,要活得有模有样。就我这笨脑子,学习也都是马马虎虎了。这几年来我是零零总总的写了几十万字,自认为也读了不少的杂书,话有“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故而也就学着别人写了不少的文章。实际上还称不上“文章”二字,只能借而代之了。上了大学也四处的投了不少的稿件,一一退回的也不在少数。实则这是我预料之中的事宜。我记得弘历皇帝曾经在围猎时写过两句诗:将至八旬犹策马,命中三鹿犹未空。我深感惭颜,至于自己虽未至八旬但已经弱冠自立了,却想想还是一事无成,岂不汗颜?因无事多写多看,以此度日,方能增长八分才学。然而我读书又是马马虎虎,也遵奉“不求甚解”之言。看书无非修身,养性,开怀,寄托等;写书无非抒发自己对生物的感性罢了。我并不像查良镛那么是“读书之虫”了,也不如贾平凹的“做鬼之才”了。他人的文章叫修身,养性,治国,平天下。我只不过是“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罢了!我并无那么高的道行,更加没有高深的境界了,不是吗?我所作的文章都是意兴阑珊,,有感作之,更无耐心“增删五次,披阅十载”,那么认真了。我作文章,一遍就过,好与不好不予理睬;真若是闲暇,倒也细细揣摩。为了提升自己的文学素养,故四处投稿以此自勉,并无奢求成大家之作,仅以此乐趣而已,何敢供大家赏玩?仅为献丑而矣。不过上天眷顾,还好今有幸得奖,实为鼓励。

我生于山村野凹,五谷长而不丰,闭塞但也便利。年少确有大志,但随着白驹过隙,发现:志,并无大之说。村子里男丁粗犷勤勉;女妇持家有道,虽有小打小闹,但至少也算和睦。世代为农,并无“一举成名天下知”的才人。一年四季还算风调雨顺,并无大灾大难。可世代就想出一状元郎,我今又承受大任。在学校我并不敢懈怠,对于求知实为诚惶诚恐。

我相貌不扬,身长七尺,自以为有德有才,可德不够养性,才不够出众,做事均无成,故每日惶恐不安;性格内敛,今已成家立业的年龄,欲追一小女,却自知不才,故无颜吐露真情,故只得日夜思君不见君;生于陕南一农村,家境又贫寒,寒窗苦读十几载,可终究是“百无一用的书生”;今又离家千余里,思乡不见乡,盼亲不见亲,浮萍一样四处飘零,故我心甚是孤独,身体每况愈下,不知所措;今已经离乡数年,父母身体欠佳,不知一切安否?

夜已更深,笔尖走动,我困意袭来,心又彷徨失落,故到此为止。

自序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