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发布时间:2012-07-23 15:58 阅读量:2132 日记本:《个人日记》

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坐看云起/文

仲夏,阳光满径,繁华满巷,处处蕴含着粉黛琉璃,处处裸 露着风情嫣然。鸟儿低鸣浅唱,花儿劲舞、绽放;虫儿欢畅、蹦跳,一幅生机盎然,诗情浓郁的画轴。唯我,“独立小桥风满袖”,游弋在灵魂的梦魇,涂上了一层残阳如血的色彩,亦如,一朵三月的柳絮,寻觅着航向,努力地走出心的阴霾,融入自然的韵律。

走过一路的沧桑、落魄,萦绕耳际的却是飘渺的灵魂在半空旋舞的呻 吟、呼唤;走过一路的烟雨岁月;漫过季节的更替;内心的隐痛冢于逝去的光阴。天空有大片的云掠过,微微风荡漾,轻捻发梢,细数掌心的纹路,盘点支离破碎的思绪,一切都那么的朦胧又清晰。

质问自己:我在想什么?茫然、哑口。真的说不清,究竟在想什么? 是难以释怀的情结?还是相忘江湖的现实?反正,心情好压抑!平平仄仄的往事,敲打着季节的门槛走来,声声扣击着脆弱的心房。芬芳了一季后的惊艳,竟然徒留了如此的黑暗,扯起欲遮心事的帘幕。蜷缩在深深庭院的一角,为昨日的轻狂买单。

寂寞袭来,亦如天上的云层,慢慢堆积,层叠。孱弱的我,终无法冲破这黑白世界,跌落深渊的欲望,走失的红尘;无法破译的人性;纠结于心的困惑;总是不经意间与灵魂双栖双宿在云端之上。

曾经在《席慕容》那棵开花树下的细语、呢喃,在《徐志摩》潇洒挥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纵横阡陌里,恋曲轻扬,柔情漫溢;在《巴山夜雨》里涨潮、鹭飞、缠绵,坠落欲望的泥潭。

往事如烟,遥遥无期的等待,倾城的相思,终换得一纸缄默,零落成伤。这样的结局,是宿命的劫?还是你预谋、编导的剧情?这样的时刻,你是否,沉醉于小家碧玉亦或大家闺秀的温柔乡里,泛舟烟波,红烛对剪?

将那一片乌云关在窗外,咫尺一墙,漠视云伤怀地匍 匐在文字的水域里,把荷塘月色的情愫,倾泻笔端。让湿漉漉的岁月,沉甸甸的心情,陷在你不辞而别的情结中,任西风帘卷。

面对,冷漠、残忍的现场,倔强的我,试图在笔下延续爱的情节,沿着昔日的路径,在遗失的角落里寻访,青梅煮酒的豪情,洒脱;体会,悠然见南山的清韵、逸致;横渡沧海陌路,悠长固执的等待,徐徐丰满搁浅的爱。

安然地安眠于文字的荒冢。在梦想的终点,等一段地老天荒的情怀;等:“山无陵,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的时刻————

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