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闯来到散文网

发布时间:2012-05-30 10:38 阅读量:1369 日记本:《个人日记》

我年富力强时头上戴着“黑五类”子女的“紧箍咒”,是被文字狱吓死过几回的人,能说不敢说,能写没处发。不惑之年后,一头扎在比海深,但没用的林业专业中,挣扎了十几年,刚过天命,被“老板”狠心踢开,拿着七百多元的养老金,为糊口,度日如十年,十年过百年,今天不知是哪年,血耗尽,命透支,终于天开见太阳:养老金连年涨,儿子大学也毕了业,找到了工作,也能自食其力,无需我供,无须养。

我03年学会电脑,直接在电脑上编纂过两部方志,但挪不出钱连网线,对万能的互联网一片黑。

今年三月底来到浙江苍南女儿家,接送外孙女上学,一天不用一小时,剩下的七小时如何打发?女儿给我申请了QQ,我将我的存稿发QQ空间,一月多也没人点击,我觉得这和我原来“束之高阁”没什么两样。

我觉得,无论你说的话,还是写的文字,没人赞同,就等于自言自语)一样!想象看,一个爱独白者在别人眼里是怎样的情景?不成为,疯子?精神病!

挣不来一分钱,却耗费孩子们的电费。一日,我无意发现了百度还有“闾井贴吧”?弹丸之地的老家,还有这个?闯进去以“麻子王老汉”发了十几贴。后又无意间闯到“散文吧”,将我的破烂发在那儿。一天,因我操作不当,说什么也打不开,登不了陆。翻来翻去进入“散文网”。

老顽童,六十六,声调不高,干且瘪,如自己,却不会复制粘贴来抄袭!

乱闯来到散文网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