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

发布时间:2012-05-27 09:33 阅读量:1449 日记本:《个人日记》

我是谁?一个简单的问题。活了几十年,“我是谁”,早有定论。

然而,最近我却为“我是谁”所困扰。

12岁时,父亲为我改名。那时还小,没有主权。名就是个号,叫猫叫狗随他去,谁让我是他生的。初被改名,不觉有啥不便,同学有的叫,有的不叫,我也不在意。他们叫我的曾用名、现在的名字,我都应。叫错了,我也不去纠正,是我改的名,如果出错,被乱叫,是我的责任,与他们无关。

18岁时,我到了另一个城市工作,自然要用现名。对于曾用名,我已淡忘。青年时代,像初被上了劲的钟表,走的铿镪有力。要开创,要辉煌,要有自己的一片天地。要憧憬,要奔跑。要证明自己,要释放能量。

有一天,前进的脚步缓慢时,回首过往,发现跑的太快会丢失,会错过风景,会迷失,失去自我。

近些年,网络盛行。同学、发小多年不见,十分想念。一根网线,将同学们连在一起。遇到同学,我报上现用名,他们忙然,不知“我是谁”。我说我父亲的名字,说我们共同的同学的名字,说我在矿山时家的位置。他们仍然想不起“我是谁”。我悲从心起。我就那么不起眼,以至于没让他们记住我。

按说不应该,我们差不多都是从小学到初中的同学。七、八年间,虽然我不是班长、学习委员,好像连组长也没当过。但也不至于让同学们想不起“我是谁”。多年间,朝夕相处。那怕那课桌后面坐的不是我,而是蹲了一只安静的猫,也会被同学们记住。我忽然想起我曾改过名字。赶紧报上我的曾用名,同学马上想起“我是谁”了。“泪”死我了!同学顽固,不接受我改了名。

以后和同学交流,再也不提我的现用名,而直接报上我的曾用名。

随着召集的同学增多,我们建了“同学网”。同学网上,我登录的是曾用名。如今,上网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我登录了几个网站,都用曾用名。一方面方便同学们找到我,一方面就当他就是个网名。

和同学沟通,要回忆往事,淡淡的情愁会涌上心头。796矿子弟学校,是我们共同的学校。矿不大,一个年级就一个班,同学少流动。有的同学同一天踏进校门,进入同一间教室,一同走过小学、初中、高中,到矿上自办电大,在大学还在一个班。我们小学时的班长“雄”,从一年级当班长,到上大学时,还当班长。大学同学中,有好几个就是他小学同学。同学对于我们,情谊深厚,我珍惜这份情感,不想把他们丢了。

8岁到18岁,我都在796矿度过,那里有我童年的快乐,少年的梦想。有我的初恋,有我的伙伴,有我无忧无虑日子。是我人生最美好的时光。

几十年前,国家在那里建矿。人们热火朝天的工作,红红火火的生活。十几年前,因矿山下马,所有人陆续迁走,走的干净,没有留下一个人。好像那片土地上没有发生过任何事。那里荒无人烟,留下的只是残垣断瓦。它们在诉说着那段历史,提醒人们这里有过辉煌岁月。

在太多的人心中,那是一段抹不去的岁月,剪不断的情怀。

我感到我将我的童年丢了,不能穿越回到过去,也不能睹物思情。

如果我原意,我还能找到8岁以前的生活。在山西老家,我生活过的老院还在,亲人还在。山依旧,水还流。

如果人生分为几个阶段,796矿的那段生活有头无尾。我能说清过去,却看不到未来。我想,在矿上生活过的人会有同感;找不回缺失的岁月,寻不回那纯真的情感。至今我还找不到许多我朝思暮想的伙伴,即便找到,也物是人非。

我没能将我的初恋带走,我不知将她丢在何处,矿山的那一个景点,那一个角落,那一块石头代表我们的情感。

在矿上,我曾栽过无数颗小树,但由于海拔高,气后严寒,到来年五月,春天迟迟来临时,那些小树久久不抽新芽。我悲情满怀。后来,矿上在一低洼处,载了一片林。尽管有许多小树不能抵抗寒冬而死去,但也有幸存者。以后经人们年年补载,小林有了一定规模,夏天时也能撑起一片荫凉,也能为热恋的男女遮挡阴私。小林叫“青年林”。离开矿山后,我曾将我的情感,寄托于那片小林。近些年,总有同学、发小告诉我,那片小林早已不见。许是因无人看管,被人伐尽,被羊啃咬。

现在,我不知应将我的初恋寄存何处。我一次次冲动,要给初恋女友打电话,告诉她我仍然爱着她,但我怕她问我:“你是谁”?我应该告诉她“我是谁”?她记住了我的曾用名,还是现在的名字。就是我能说清“我是谁”,还有意义吗?她还记得那份情感,还在意那份情感吗?她早已嫁作人妇,成为人母。

几天前,我获得儿时最要好同学“功”的电话,我兴奋。通了电话,我报上我的曾用名,他没有想起“我是谁”,于是我又告诉他我们一起骑毛驴、抓野兔、掏鸟窝、我们打架。他仍然没想起“我是谁”。我要哭了。我又说了我父亲的名字,我们共同伙伴的名字,他突然叫了我的乳名。那只有父母,家人才叫的乳名被发小呼唤,我感动。

我丢失的太多,丢失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情感。

我不能回到从前,再也找不回我的童年。就像那无根的浮草,没有活力,易枯萎。又像无土栽培的果实,硕大,好看,却食之无味。

现在,我远走他乡。我只能在网上、电话中和他们重温那段美好时光。我又用起了我的曾用名,自然的用,一次次的用。遇到同学,儿时的伙伴,我都说我的曾用名,不提现在的名字,好像我从来就没有改过名字。下了网,我又叫现用名。两个名字交叉使用,我自己都糊涂,我究竟是谁?是12岁以前的我,还是现在的我。那个我要忘记的名字,现在快成了我的真名。

然而,我真的要忘记12岁以前的我吗?我能忘记吗?丢掉12岁以前的我,还有现在的我吗?

“我是谁”呢?我有点乱!

我是谁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