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女儿

发布时间:2012-05-16 08:19 阅读量:1459 日记本:《个人日记》

(题记:文中的“我”是朋友。他要回家时,告诉我,他还有个女儿)

我不知道是否该留下这段文字。我的女儿还小,她才两岁,她还不记事。如果我没有留下这段文字,以后也没有人告诉她,她也许就永远不知道她还有过我这样一个父亲。

我希望她快乐成长,健康长大,有幸福的人生。

我曾在家乡——东北,当民办教师。爱读书,爱写诗。后被人顶替,丢了工作。因心情郁结,难以化解,只想跑向远方,我跑到了天涯海角——海南。海南不需要我这样一个诗人。为了生存,我出过海,打过鱼,在建筑工地干过各种活。后来我学了一门技术——电焊。前年,我进了一家安装变压器的公司,工作稳定,收入也增加了。

五年前,老家的父母为我成了亲,没见过几面的女人成了我现在的妻子。两年前,我有了女儿。女儿快一岁时,我才见到她。近两年,我每年过春节才回家,女儿还没有认得我是谁。

几个月前,我开始咳嗽,以为感冒了,不停地吃感冒药,总也不见好。很怪,没有感冒症状,咳嗽总不好,而且越来越重。朋友们建议我去医院。在医院做了B超,又做CT,医生说是肺癌,一个鸡蛋大小的瘤长在左肺中线,长在血动脉上。手术难度大,费用高。我手头只有一万元钱,准备年底寄回家。

我想到了我的女儿,多年间,我不知人生的意义何在,有了女儿后,我知道我要为她活着。

我忽然意识到,我可能看不到女儿长大的那一天。

我将检查结果拿给老板看,老板愣了半天,建议我回老家治病,要会计为我拿五千元钱,并说;你那天走,我为你买张飞机票。我和公司没有合同,公司也没有为我买过医疗保险。在海南快十年了,我结交了许多朋友,他们听说我得病,要回老家,都纷纷拿钱给我。我不要,我知道他们也在打工,挣钱不多,朋友们坚持给。有的五百,有的一千。拿着他们的钱,我的眼中涌出泪水。

下了飞机,我去了哈尔滨肿瘤医院。医生说可以手术,但风险大,费用高,手术费加后期治疗要二十万。我没有二十万,父母也拿不出。老家在搞新农村建设,他们将仅有的六万块钱投资建房,有些钱还是我凑的。

我又坐班车,回到了家乡——佳木斯。

家乡,秋意正浓,树叶初黄,天空湛蓝。田里还生长着玉米、大白菜。家乡真美。

我一次次幻想有一天能荣归故里。不一定要多么富有,但要有成就,能改善父母的生活,为女儿开创美好未来。

我想起了朋友小陆,他前年在拆车蓬时,不小心从7、8米高的蓬顶摔下,摔断了胳膊,摔坏了小脑。在医院住了三个月,胳膊长好了,却不会说话了。他要回家时,我去送他,他眼中满含泪水,嘴在动,发音模糊,不知道他要说什么。此刻,我读懂了小陆。

我从来没有想过,像今天这样回到故乡。

我没有告诉父母我的病情,告诉了妻。她轻轻叹了口气,没说什么。女儿活泼可爱,口齿清楚。看我像外人,总躲着我。

进入十月,天凉、风也硬了。我咳嗽得更加历害,还咳了血。看到那鲜血,我想像是那里破了,是肺,是瘤。那从瘤向四周扩散的血液是否会感染。我不知道。

咳嗽夜不能寐,妻也睡不好觉。那天,她说要回家看看,去了就没有再回来。女儿和我已习惯了,她能从父母那里,从我的态度感到我是这家里人。她像我,园脸,大眼睛。她总是在我的怀里钻来拱去。她不同我睡,一到夜晚,就跑到父母那边去。父母看我咳嗽越来越重,要我去看医生,我说:看了,医生说是肺炎,不好治。

我没有怕过死。近日,我在网上看了许多佛教方面的文章。人命在天,可长可短。活过,爱过,真实感受生活,是人生的意义。

让我放不下的,是我的女儿。我希望长久地陪伴她,看她成长,陪她长大。我想在来年春暖花开时,牵着她的手,漫步在春风里。在开满鲜花的田野中漫跑。我要为她扎一个漂亮的风筝,如美丽的蝴蝶,在春风中呼呼升起。在蓝天,白云间飘来挡去。女儿蹦蹦跳跳,惊得大呼小叫。

然而,我不知道属于我的春天是否会如期而至。

我想像没有我的日子里,女儿是否会快乐生活。妻子还年轻,她可能会改嫁,女儿会有一个继父。希望他善良,善待女儿。希望女儿会忘了我,那样她心灵就不会有阴影,不纠结。她会像大多数孩子一样,从童年、少年、青年,到成人,都快乐生活。

希望她在学校受到那坏小子侵扰时,有老师保护她。她在外受到委屈时,回到家,有人将她揽入怀中,为她擦去泪水。

希望她在成长为婷婷玉立的少女时,有人为她打开心结,让她懂得人生,懂得生活。

希望在女儿情窦初开时,有个帅气的小伙子真心爱她,体贴她,幸福的光环围绕着她。

希望在她的世界里,人们宽容,友爱,善良。阳光普照。

天气冷了,寒冷彻骨。多年间,冬天都在海南度过,我已习惯了无雪的冬天。感觉今年的冬天特别冷。自中秋就刮起的寒风,带着冰雪,一场比一场猛。寒流穿透墙壁、门板,穿透厚厚的棉衣,侵入肌肤,穿入骨髓。咳嗽重了,隔十来天,会发低烧,有时还咳血。

我不知是否应该写这段文字。如果女儿在成年以后,记忆中没有我,也许她会无忧无虑,没有牵挂。我情愿她没有我这样一个父亲,那样,她就不会过早为情所累,被爱而伤。就不会过早明白生活的艰辛,背负心灵的苦难。

又下雪了,好大的雪。雪落在远处山脉,落在稻田,落在冰封的河床,落在我家的小院。风在吹,风裹着雪,在街道乱窜。望雪花飞舞,我的思绪如雪花飘荡。我就像那一片雪花,在空中飞舞,不知落点,不知归处。来年春暖花开时,我会消融,归入泥土,归入小溪,流入江河,了无痕迹。

我在等,等待春天!

致女儿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