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冬天

发布时间:2012-03-26 23:15 阅读量:1645 日记本:《个人日记》

小时候学唐诗,读到“胡天八月即飞雪”的诗句,心中一片茫然,疑心古代骚客们在故弄玄虚,夸张得过分了。因为,做为一个北方人,我从未见过八月飞雪的天气。后来,渐渐地也就把这事忘记了。直到前几年,大概是2006年的农历七月中旬,白露刚过即大雪盈天,庄稼全部冻死,牲畜有也有死伤。想起小时候的无知,不禁哂然:古之人不余欺也!

北方的冬天来得早,去得迟,寒冷而干燥。所谓“寒露不算冷,霜降变了天”。自头一年寒露开始,直到第二年清明,大约半年的时间气温都在零摄氏度以下。走出户外,北风砭肌刺骨,呵气成冰,手伸出来,片刻便冻得通红。这时候,老人小孩很少到户外活动的,只有闲不住的青年才会在外面追逐嬉戏,浑身上下蒸腾着青春的活力。

北国的冬天,虽然失去了生命的绿色,但皑皑白雪覆盖着山川,银装素裹,分外迷人。走进白桦林,你会感到纯洁而明净,渺远而空旷,仿佛置身人间仙境。目之所及,心之所触,空明而灵毓,飘逸而超然。偶尔有山鸡惊飞,野兔逸起,给宁静的原野增添无限生机。这时,你会完全忘记自己的存在,没有了时空概念,俨然成了一片雪花,一枚落叶,悄悄地融入这壮美的大自然中。“野雉与白雪齐飞,川原与长天一色”的诗句自然从心底流出。

“细雨湿衣看不见”,冬的韵味是要用心来感觉的:沉静含蓄,灵动洒脱;冬的含义是藏在雪下的:顽强坚韧,生机盎然。冬天是小伙儿的——执着而热烈,冬天是少女的——羞涩而沉稳。只有诗人,才能在冬天里捕捉到一闪即逝的灵感,用丰富的想象营造引人入胜的景致;冬天为诗人而存在,诗人为冬天而歌唱。“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韩愈《春雪》)“乱云低薄暮,急雪舞回风”。(杜甫《对雪》)“玉圃花飘朵不匀,银河风急惊砂度”(李咸用《大雪歌》)“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毛泽东《沁园春·雪》)古往今来,皑皑白雪总会引发文人墨客激越的豪情和无尽的遐想。

我们往往欣赏于田野碧绿、彩蝶纷飞的春,陶醉于鸟语花香、绚烂多姿的夏,欢呼于果实累累、五谷丰登的秋。可你是否认真想过:这一切都必须要经过冬的痛苦而漫长的孕育?冬把意志与生命封存起来,让心灵得到充分的休息;冬把爱情和欢乐珍藏起来,让情感得到充足的酝酿;冬把生机和活力蕴含起来,让青春得到充裕的熔炼。冬天在等待,等待着春光沐浴、万物复苏的那一天。

冬,把生命之美、自然之美演绎到了极致!冬的韵味总是让人赏玩不够,冬的魅力总是那么令人惊叹。春是冬刚刚分娩的婴儿,浑身洋溢着清新、激情和活力,处处展示着可爱、美艳和快乐。

冬的壮美,冬的遐思,冬的伟岸是说不尽、写不完的。

我们应该感谢冬天。

感谢冬天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