郧商烽火(尾声)

发布时间:2021-12-05 10:09 阅读量:16 日记本:《个人日记》

郧商烽火(尾声)

翁大明

……清明时节,我也是从大洼到耳爬,再从铺子进安沟到田家大院。这条大山深处通向中共郧商县委的林间小路,我的父亲和爷爷走过,我的外婆和外婆的娘家人走过,刘山和他的陕南游击队员们走过,阚秀宝和他的独立连走过,潘友謌、吴相富、张宏鳌都在这条山路上来来去去地走了半年多,那些过往,似乎还铭记在马家坪的每一座山、每一道梁,镌刻在安沟口的那个峡谷的岩石上。岁月的风雨,冲刷不掉历史的记忆。

安沟的田家、叶家和井家相继搬出了安沟,郧商县委租住的那三间房子的房东,田永新早已作古,黄桂婷却是高寿,随了他的女儿田学菊和女婿井家有去了新疆。田家大院静静地空无一人;安沟静静地空无一人。但是,郧商县委所住的那三间房子还在,那个开了许多会谋划过好几次战斗的大碾盘还在。阵阵松涛荡出些早春料峭的风,似乎还有点冷。但清明时节的安沟桃花开了梨花开了连翘花开了迎春花也开了。我折几枝桃花缠成一束,虔诚地放到这大碾盘上;折几枝梨花缠成一束,虔诚地放到这大碾盘上;折几枝连翘花缠成一束,虔诚地放在这大碾盘上;再攀上那河边的树,折几枝迎春花,也虔诚地放在这大碾盘上。没有谁让我来拜谒,没有谁让我来凭吊,但我还是虔诚地鞠了一躬。我的眼前晃动着郧商支队的那些战士,晃动着潘友謌吴相富阚秀宝张宏鳌和刘山,也晃动着我的爷爷我的父亲以及在那个时期支援郧商支队争取人民解放的马家坪的那些老乡。我觉得我是在跟那些已经逝去的长辈和先烈们对话,在跟郧商县的这段风雨如磐的历史对话。我静静地伫立在这郧商县委驻地的门前,伫立在这不知何年岿然不动的大碾盘边,一任春花氤氲,春鸟啼鸣。

郧商县啊!你不仅是一个地方的记忆,一个时代的记忆,而且应当是一粒永不凋谢的红色基因,永远溶入人们的血脉,世代传承,永不遗忘!

郧商烽火(尾声)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