郧商烽火(连载四)

发布时间:2021-12-05 10:04 阅读量:16 日记本:《个人日记》

郧商烽火(连载四)

翁大明

打炮楼二战党耀初

汉江劫船发了大财的刘山很是神气,一见阚秀宝便调侃几句显摆显摆,气得阚秀宝直翻白眼:“你这个山大王!这样的仗我也不是没打过!我们打的都是国民党的大部队,汉江那点敌人,根本不是我的菜!”这天刘山到三分区,给三分区司令部送十斤猪肉,三十斤大米,两套衣服,一来是三分区需要这些东西,二来是想到三分区再显摆一下汉江劫船的战果。见了齐勇,刘山说:“齐司令啊!我来给你汇报汇报,这次到汉江跑一趟,划算得很呀!”齐勇说:“你们这次确实干得漂亮,马营长回来也跟我说了。这样的仗,我们要再打几个!”

刘山说:“要再打,就再打赵川炮楼,你看咋样?”齐勇说:“上次炮楼没打下来,主要是滔河对面有大股部队包抄过来,我怕我们腹背受敌,所以才命令撤退。再去打,倒是可以,但要好好研究研究,制定好作战方案,争取这一仗把党耀初拿下来!我看这样,我先跟方司令员汇报,你也回去跟潘书记吴队长商量了,明天等我的消息!”

齐勇对潘友謌说:“方司令员!这周围离三分区最近的敌人是赵川党耀初,给三分区造成的危险最大的也是赵川党耀初。党耀初人多势众,跑楼坚固,火力很强,上次我带马营长和郧商支队一起去打,也没沾到多大便宜。郧商县的意见,再去把那炮楼端了。”方正平说:“就是要打!打掉赵川炮楼,才能打通商山、商南的交通线,对于豫鄂陕根据地的连片建设,是有好处的!”齐勇说:“昨晚我和四十五团团长万德坤召集了营连干部会议,初步商量了一下打法,我想这次让万德坤团长任前线指挥,把马营长的一营和李营长的三营都带去,郧商支队由吴支队长在阚秀宝部和刘山部各挑选一个连组成郧商突击队把那炮楼围了,慢慢地收拾它!我先到军区开会,开罢会直接到赵川跟万团长汇合!”

第二天一早三分区派人过来先到耳爬找到刘山,说齐副司令对打炮楼的事有了安排,叫喊你一起到安沟跟潘书记吴司令说呀!刘山连忙跟三分区通信兵一起到安沟。以前三分区司令部在山阳,路远了靠电台传达指示,现在三分区司令部迁移到了四十亩地,离郧商县近,传达命令来个人就行了。这通信兵把作战命令交给吴相富说:“我过来时,齐司令特意交代,叫你们准备一天的干粮,下午出发从罗架山向塘池沟靠拢。”

到塘池已是半夜。万德坤团长见郧商突击队赶来,便叫来一营长和三营长,凑在一起对吴相富说:“我们趁夜围打炮楼。一营和机枪连分别攻占敌炮楼后山,压住敌人火力;三营组织三个突击队主攻炮楼;郧商突击队担任外围,防止敌人从两郧和淅川及商南、商县来增援。”万德坤话还没完,刘山接口说:“我们郧商来的是突击队,咋叫我们担任外围?还是叫我们正面冲锋吧!”吴相富轮刘山一眼:“执行命令!”

半夜后,部队吃了干粮,在树林里就地休息。赵川的冬天跟马家坪的冬天暖和不了多少,塘池的山上还是白花花的雪,战士们冻得直打哆嗦,根本睡不了觉。忽然远处一声鸡叫,万德坤说:“这塘池离前川还有好几里地,我们现在分头逼近,悄悄地摸过去,别把敌人惊动了!”

马营长带一营顺塘池沟山梁转到后川,又从后川垭脖往布家沟的方向转过去,埋伏在炮楼的后山梁上。这山梁正是上次刘山打炮楼时把守的地方,松树上的那根绳子还有半截,吊在半空晃荡。马营长立即叫两个排护住侧翼,在战壕上放哨以作策应,其余的两个主力连在炮楼后山架起机枪,但等战斗打响,把党耀初炮楼上的火力压住。

这边刘吴相富带刘山和阚秀宝从凤凰山左翼,拐过凤凰咀儿直插滔河,迅速占领关帝庙后山头。这关帝庙后山头在田家庄的下边,四条岭的上边,把那赵川炮楼看得一清二楚,把那布家沟口和三道岩也看得一清二楚。卡在这中间,无论是商南商县的敌人从东边来,还是郧西郧县的敌人从西边来支援党耀初,这郧商突击队都能把他们挡住,让三分区的战士集中精力打炮楼,来个瓮中捉鳖。

天色蒙蒙亮,还没见进攻的信号,刘山站起来看看脚下滔河,以及滔河对面的炮楼对吴相富说:“吴队长!这光打外援,关帝庙这山上也不需要两个连,敌人援军真是来了,我们还不是得分兵阻击?你让我带一个班守在那前坡岭上,如果布家沟那边儿有敌人来,我从前坡岭去拦截也近也快,如果敌人援军不来,这前坡岭正对着炮楼大门,我就找个机会配合三营,打冲锋去!”吴相富说:“你说的也是。汪世才团长就是在这前坡岭上把敌人拦住了,才使李先念司令员率领中原局机关到白鲁础。你去占领前坡岭,就当自己是一只利箭,射那党耀初的大门!”

刘山刚带一个班过滔河上前坡岭,却见王德坤连发三枚信号弹,把赵川的黎明照得如同白昼。一时间,潜入布家沟口党耀初炮楼正门附近的三营吹响冲锋号,李营长命令:“第一突击队,上!”第一突击队立即跃出战壕,闪电般扑向大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干掉了两个守卫,里面听见枪响,早有一队敌人涌出来拉紧铁栏架起机枪,还没看清人影儿就慌忙向外扫射。二门又有一队敌人,设了卡架了枪,又有几个人上围墙控制制高点,炮楼上的射击孔,早有几串火舌吐出来,把三营第一突击队封锁得动弹不得。

这天夜里党耀初也住在炮楼,听见外面枪声密集便立即披衣起床。小老婆一把拉住他:“外面太乱,你只在炮楼指挥,不准出去!”党耀初哼一声爬上三楼,这三楼本来就是党耀初的军事指挥部,他在这里指挥,安全得很。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马营长在赵川老街冲响冲锋号。这赵川老街尽头是党耀初炮楼的后门,平时一副七寸厚的木门里外锁着,马营长便带些人从这里佯攻,造成敌人首尾不能两顾。这一营还有两个连早就埋伏在炮楼的后山,见万团长打出了信号弹,炮楼前后门都已打响,也冲响冲锋号,那机枪专门打炮楼射击孔,封住敌人火力,还有两个在铺子练的好的,端着狙击步枪找那射击孔的角度,想把敌人的机枪射击手打死。

关帝庙山上的郧商突击队,吴相富也让号兵冲响冲锋号,喊响一片杀声。党耀初上四楼,举个望远镜对外看:“哎呀妈呀!这一夜之间咋到处都是人到处都响冲锋号啊?这共产党的部队到底是来了多少人啊?”但这党耀初一来胆大,二来炮楼坚固,却也并不十分慌张。他吩咐一连二连紧守大门,三连上炮楼围墙火力掩护,四楼五楼的射击孔,早备足了弹药。

这边小老婆也起得床来,还没来得及梳洗便向白青云发报:“赵川共军压境,情况紧急,请求立即支援!”随即上楼找党耀初:“你不可出去!此处只宜坚守不可进攻,只要坚持一天,援军就来了!”

三团的三个突击队轮番冲锋,都被敌人凶猛的火力压了回来。万德坤命令第三突击队:“是该用小钢炮了,朝那炮楼上打,炸了炮楼!”那小钢炮对准炮楼“嗖嗖”的十几炮,炮楼却纹丝不动,只有些炮楼上的灰尘在烟雾里飘,这小钢炮打炮楼竟然威力不大。万德坤说:“不是还有掷弹筒吗?都给我投出去!”便对准了,向炮楼掷弹,那掷出的弹,也只打得黄土一喷。

刘山在前坡岭见小钢炮和掷弹筒对炮楼作用不大,早按捺不住要冲下来。杨小安拉住他:“猛冲不行!我们到老乡家找几床被子,打湿了顶着往进冲,子弹打不透!”刘山说:“好,这坡脚下就有一家我以前住过,对我还好,咱去借了”。刘山到老乡家借了被子在滔河打湿,杨小安和其他几个战士又借来大桌小桌,刘山这个班便往前门来,与第二突击队一起掩杀进去,与敌人短兵相接肉搏拼杀。守门的敌人,一部分被消灭,一部分退进了炮楼。

听说三分区和郧商支队的又来打赵川炮楼,十里坪余家棚的老乡几十个人组成担架队,把受伤的战士从战场上抬下来,分别送到老乡家救治。前后川的老乡,也烙了馍馍煮了糊汤给解放军送去。

半下午,齐勇从军区赶回来直接到赵川前线,查看了炮楼地形和兵力部署,听了万德坤的汇报说:“有没有敌人援兵的消息?”万德坤说:“暂时还没有。但赵川炮楼是敌人在陕南的一个王牌,肯定会来增援!”齐勇说:“那是一定的!要不是顾忌敌人有援,我们围也要把党耀初围死!所以还是要速战速决。这样,咱们再组织一次冲锋,把炮楼里的敌人逼出来。敌人出来,就好打了!”果然冲锋号一响,就有敌人从炮楼往外打,想要极力反扑,那头一露,便一枪毙命,又打死了不少敌人。党耀初见是诱敌之计,便不再叫人出去,蜷缩在炮楼里死守。

这第二次攻打赵川炮楼,共缴获敌人机枪七挺,冲锋枪六十多支,子弹上万发,毙敌六十余人,伤敌五十余人,三分区四十五团和郧商支队伤亡四十多人,杨小安在跟刘山向炮楼冲锋时牺牲。这二打炮楼大伤了党耀初的元气。他在赵川的队伍有三百多人,这一仗差不多使他伤亡了三分之一。感觉大势已去,党耀初便对小老婆说:“你赶快把金银首饰收拾了,我派一个班护送你到余家棚百岩洞,我的家眷家当都在那洞里,你也快去那儿躲躲!”

郧商烽火(连载四)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