郧商烽火(连载三)

发布时间:2021-12-05 10:02 阅读量:18 日记本:《个人日记》

郧商烽火(连载三)

翁大明

保安沟追凶五里河

转眼到了八月十五。这天刘山在爷爷家隐隐听见安沟枪响,便喊一声“柱德快走!”提枪就跑,耳爬那些游击队的也跟了去。害怕安沟被敌人突袭,却没想到这么快安沟就出事了!

对于郧商县委机关的安全,刘山早就担心,说安沟田家大院是郧商县委机关的驻地,只安排一个警卫班十几个人,怕是有点少;阚连长的独立连驻扎在铺子守在安沟口,虽然只有三里地,但遇到紧急事还是有点远;我这游击队住在耳爬附近,虽说一声能喊应,但跑起来也要时间。所以刘山曾向潘友謌建议在安沟加派警卫,从他这游击队里再抽出一个班进驻安沟。但潘友謌没同意,潘友謌说,这安沟隐蔽,有一个班,够了!”

父亲说他跟刘山气喘吁吁地赶到铺子,铺子一个人影儿也没有,只在路边上见两个卖缸卖罐的,打着杵歇肩。刘山忙问:“这铺子的人都去哪儿了?”那卖缸的手一指:“都进安沟了!”刘山说一声“赶快撵”,便飞也似的带着父亲闪身进了安沟石峡。

跑到田家大院,枪声已经停了。只见田家大院那道场上,警卫班的战士远远地警戒,从铺子和耳爬上去的战士站在碾盘周围,地下躺了六七具敌人的尸体,月光下还在汩汩冒血。潘友謌站在碾盘上说:“大家莫慌!这股敌人趁八月十五来偷袭,已经被我们消灭了,现在没事了!可惜没留下活口,问问他们到底是哪儿的,敢来这安沟,进屋对我开枪!才这六七个人,也敢来!宏鳌你和警卫班搜搜这几个敌人,再进屋看看少了东西没有!”

警卫班几个战士把地上的敌人翻个个儿搜查一遍,又进屋检查了,出来说:“桌上那个文件袋子没见了,发报机也不见了!”

刘山一跺脚:“哎呀!我晓得咋回事儿了!一定是敌人把发报机提前偷走了!”他猛然想起在铺子遇到的那两个挑缸挑罐的人,这两个人面生的很,八月十五到这马家坪卖什么缸卖什么罐?一定是敌人!一定是这两个敌人提前把这发报机偷走了!

这马家坪地处大山深处,离周边城镇都远,跟豫鄂陕党政军机关和三分区联系,都要靠这发报机。这敌人八月十五偷发报机,是想让咱们先与外界失去联系,然后找机会下手呀! 潘友謌便恨得牙齿直痒,悔不该没听刘山的话,更后悔没做好这县委的安全保卫工作。

刘山眼睁睁被两个卖窑货的骗了,也气得不行。骂一句:“日他娘!哄老子!”便拽了父亲要去找那两人。阚秀宝一把拉住:“刘队长,这敌情不明,你不能单独行动,要去也多带些人,不敢再有闪失!”刘山道:“这出山的路我都熟,他们能往哪儿跑?收拾这两个毛贼,不用人多!”只叫父亲跟了他,气冲冲地出安沟。

月亮从安沟山梁慢慢爬上来,田家大院亮汪汪一片月光。刘山不听阚秀宝劝,带着父亲连夜出安沟,从铺子向五里河追去。这靠近五里河住了两家人,一家姓冯,一家姓曾。姓曾的这个叫曾广耀,屋里亮着松亮子,自个儿坐在门墩上吃旱烟。父亲问:“曾家表叔!你有没有看见两个人下五里河?挑的有缸?”曾光耀说:“是有两个挑缸的,把缸寄在我这儿了,说隔天来取,你们进去看看。”

刘山跟父亲进屋,见堂屋那两口缸两个罐子正是在铺子看见的那窑货,便问:“那两个人拿走啥东西没有?”曾光耀说:“是拿了两条麻袋,里面疙里疙瘩的,说下这河底下做个啥。我觉得怪,这五里河下去没人家了,晚上到河底下干啥?”刘山问:“五里河下去是哪儿?”曾光耀说:“一直顺河下,就是郧西。” 刘山“咿呀”一声:“这两个王八蛋,八成是从郧西上来的敌人呀!”

父亲和刘山顺河追了十几里,也没见这两个人。这五里河说是五里,其实长的很,至少有上百里才通向郧西,且荒无人烟,人迹罕至,白天没人走,夜里更不敢走。

父亲忽然想,这五里河大桃园口有一条小路能上山,莫不是从这条小路进山了? 便跟刘山说:“我们从这路上山看看,这五里河到郧西还远,一夜进不了城,说不定他们在这山上过夜!”钻进树林爬上去,果然听见林子里有些动静。这没有人烟的五里河,却有成群的野兽,狼、金钱豹经常出没,野猪也喜欢在这五里河下崽,一阵大大小小五六个。刘山听听:“莫不是狼?”父亲说:“不像,狼不是这个声音。你再听!好像是有人打呼噜!”刘山“嘘”了一声,两个人悄悄地摸进林子。

林子里的平展处,果然有两个黑魆魆的家伙。刘山掏出手枪,上了膛,父亲也拔了刀,悄悄地逼过去。只见那大松树下,厚厚的松树毛上有两条麻袋,其中一条麻袋里钻了一个人,头在里面脚在外头,正呼噜呼噜地打鼾;还有一个人靠在松树跟儿,身边半截麻袋装的东西,半截麻袋搭在身上,月光下看见那人是个络腮胡子,也睡着了。刘山解下裹缠儿,给父亲递个眼色。父亲接住裹缠儿悄没声息地摸过去,把裹缠儿轻轻穿过去,就势把那人连人带脚绑紧了,那人却挣脱不得。这边刘山早把手枪抵住了另一个人的脑袋,那人见势不妙准备开枪,刘山一枪托子砸在那人太阳穴上,那人眼冒金花,摊在地上。

阚秀宝带人接应,从那麻袋里找到发报机,缴了那两人的枪,把那两人押到耳爬。这两人果然是郧西的,好不经审问,立马招认:“前几天郧西保安团接到命令,叫郧西派人八月十五偷袭郧商县,刺杀潘友謌,把郧商县的窝子先捣了。我们几个人前天晚上在祖师殿藏了一天,昨天天擦黑又躲到东坪财神面,这不今儿夜里才到安沟拿了这个东西。队长叫我俩先把这发报机带回郧西,他们埋伏在那房子周围,杀了潘友謌再跑。唉,也不知道那几个人跑是没跑。”刘山大喝一声:“还想跑?早见阎王了! 老实交代,为啥要拿电台?那瓦缸土罐是哪来的?郧西一共有多少兵?”

这次安沟战斗,潘友謌把缴获的七把手枪和两支狙击步枪以及一些子弹也给了刘山。刘山给父亲了一支步枪,还有两把匕首,说:“你不说要教民兵练枪吗?给你一支,教他们!”后来父亲在马家坪打猎,用的就是这步枪。

郧商烽火(连载三)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