郧商烽火(连载二)

发布时间:2021-12-05 10:01 阅读量:25 日记本:《个人日记》

郧商烽火(连载二)

翁大明

打炮楼一战党耀初

一天半夜吴相富找潘友謌说:“刚才侦查班从铺子上来报告,说商南保安团赵川保安营的党耀初准备到马家坪清剿,这赵川不远,情况紧急,说不定啥时候就摸来了!”潘有謌说:“想要吃掉咱郧商县的不止党耀初一家,郧西的保安团、山阳的保安团也恨不得把咱一口吃了!再说国民党的驻军也天天逼着保安团,叫保安团来打我们,只是他们不敢轻易来犯罢了!”吴相富说:“与其等他们来打我们,不如我们主动出击打他一家伙!”潘友謌说:“就是哩!三分区也有这个意思。昨天宏鳌电台接到齐勇副司令员从山阳发来的电报,也分析了三分区周围的敌情,提到了赵川党耀初准备清乡的阴谋,提醒我们寻找时机,搞掉党耀初的炮楼!”

这党耀初是国民党商南县政府的一个参议,也是商南保安团驻守赵川的一个营长,老家在赵川马蹄沟,小时候叫党耀祖,因是长得五大三粗,别人叫着叫着就叫成了党腰粗,这“腰粗”毕竟不雅,便写成了党耀初。党耀祖原本也是穷苦人家,爹娘死的早,仗着一身力气,从小就在商南郧县一带闯荡。一天在赵川客栈喝酒,碰到两个也是走江湖的人说,汉江那边有人从郧县大柳过来,骡子驮的都是鸦片,党耀初便搭讪着与这两人结伙儿,在晒水台把那鸦片劫了。

卖了鸦片的党耀初很是有钱,便用了这钱招兵买马,弄了不少枪支弹药,干些打家劫舍的勾当,只是一样儿,他劫财害命多在远处,对近处的只要你服帖了他,却也不下狠手,在赵川街、店坊河、三官庙又开商铺又开烧锅,又倒官盐又贩鸦片,银子白花花地滚来,党耀初便在赵川一带发行自己的票子。

党耀初拉起的队伍虽然兵不像兵匪不像匪,却一天天多起来,便想在赵川扎个窝儿。那土匪窝儿多在山上,党耀初却想把我当土匪那是小看了我,我偏要把兵扎在街上,叫这商南郧县的都看看我党耀初的厉害!这天他跟几个亲信一商量,便叫师爷写了帖子,到武汉找人设计,到南阳找人施工,在这布家沟口赵川街道修建炮楼,造他党耀初自己的大本营。

赵川炮楼很花了党耀初一些钱。那炮楼占地三千多平方米,一进三重院子,一百多间房子,所用的木头都是从白鲁础梁家坟那深山里砍的上好木材,石头也是从郧县运来,把那炮楼建得比日本鬼子的碉堡还要气派。这炮楼有六层,四层以下住兵,四层以上防御。四层以上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有射击孔和瞭望孔,那孔还是斜的,子弹只能从里面打出来,不能从外面打进去。上好的木头勾连着三重院子,那墙却是城墙般厚。从1938年开始修建,一修竟是三年。这炮楼真是党耀初的得意之作呀!他要打打杀杀了,便呼啸一声把兵带出去,抢了财物和女人,又呼啸一身钻进炮楼。这赵川的天下,就是那党耀初的,党耀初便得意得很。

国民党商南县政府见党耀初有些势力,便派白青云到赵川跟党耀初拜把子,收买了党耀初,封了党耀初营长,还写了一块“威震南藩”的烫金牌匾,排一个班吆了骡子马驮来赵川。党耀初一见这牌匾和委任状,便觉得自己不是匪而是兵,便铁了心跟国民党干,在赵川守着商南的这半边天。

第二天一早潘友謌就和吴相富张宏鳌一起下马家坪找刘山和阚秀宝商量打赵川炮楼的事儿。阚秀宝说:“七月份从赵川经过,倒是在关帝庙远远地看见炮楼,那炮楼比塔还大,怕是不好打。”吴相富说:“都把那守炮楼的党耀初叫党营长,其实据侦查得到的消息,赵川党耀初何止一个营,兵力比商南的保安团也不差上下。今年为了堵住中原解放军突围,国民党又给他配备了一些重武器。”刘山说:“再难打也要打!不打掉赵川炮楼,郧商县早晚会吃亏!”

几个人商量了,潘友謌跟警卫班还是在安沟守这郧商县,杨小安的腿好了,和马家坪的民兵一起每天在村外的几个路口站岗,吴相富把阚秀宝和刘山的郧商支队都带去打赵川炮楼。制定了作战计划,便叫张宏鳌发电给三分区,请三分区司令员方正平批准。”三分区很快回电:“同意郧商支队攻打赵川炮楼,着齐勇带一连予以支援。”接到三分区电报,吴相富立即集合队伍,从曾家山下乱盘沟,顺滔河直扑赵川。

党耀初料定三分区和郧商县来打他他却并不惊慌,想你解放军又不是孙悟空,想钻进我这炮楼没有七十二般变化那咋能行?我这炮楼就是铜墙铁壁,你不拿大炮轰根本就没办法! 这样一边想一边在炮楼周围的木栏杆上转圈儿,叫他的副官

在第一重门架两挺机枪,留一个班;在第二道门留四个人,佩长枪;在炮楼进口处也留四个人,也佩长枪。那炮楼里守有一个连,凡是有射击孔的,都架机枪。安排好了,便满脸堆笑地回去找小老婆:“夫人啊!我这炮楼里只部署了一半人,还有一半人在马蹄沟垴儿埋伏着呢!你看滔河对面山山那树林里,藏的都是我的兵!等马家坪那些人下来打炮楼,这梁子上的人就冲下来,保准能吃掉潘友謌!”那小老婆原是白青云拉拢他时送给他的,婉转妩媚,风流婀娜,却戴军帽穿军装,一把小手枪把那娘子衬托得英气逼人。一看就知道这小老婆必定是经过了毛人凤的培训,党耀初投靠商南保安团,八成是为了这小老婆。

二人正得意间,突然听见滔河边上一阵枪声,接着赵川街上又是一阵枪声,齐勇吴相富先后向赵川炮楼袭来。一时间赵川枪声大作,一串串长长的火舌在炮楼的射击孔里往外吐,就像三伏天怕热的狗拉出的长舌头,交叉的火力把炮楼前门封锁得密不透风。

吴相国把郧商支队的战士埋伏在赵川炮楼后面的半山坡上,这半山坡离炮楼近,能看得见炮楼上的那射击孔。吴相国说:“同志们,瞄准射击孔打!瞄准那机枪打!把敌人的火力吸引过来,减轻正面冲锋的压力!”一个战士说:“支队长!那射击孔是斜的,里面能打出来,外面打不进去呀!”吴相富说:“也打!往两侧延伸!主要是把敌人的火力吸引过来,掩护三分区往里冲!”

炮楼上的敌人觉察到这后山坡上开枪的是在耍他呀,便不理这后坡的人,把机枪扭个方向,朝大门那边打。刘山喊一声:“吴支队长,这样打不行!这样打齐司令会吃大亏!让我进去,炸了那狗日的!”好个刘山,也不等吴相国发话,便把手榴弹捆了,往怀里一揣,拉根绳子栓紧了,一个健步飞上后坡上的松树,一个健步踩上炮楼的院墙,又一个健步跳进了这炮楼的院子里。

守炮楼入口处的那四个敌人,心想这三重院子,炮楼上有人打,大门口也有人打,守在这儿反倒没什么事儿,便掏了烟点燃了抽,没想到突然冒出一个人来,怀里抱一捆手榴弹,那引线已经在嗤嗤拉拉的冒烟,还没反应过来,只听一声巨响,炮楼入口的门洞里冒出一股黑烟。

齐勇趁敌人分神的当儿再次往进冲。正在这时,滔河对岸马蹄沟垴儿党耀初埋伏的那支队伍杀了过来,黑压压地有二百多人,前头的已经过了滔河。都说是三十六计走为上,打的赢就打打不赢就走,齐勇心里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决定不再硬拼,便低声命令:“通知支队,撤!”

也是刘山命大,手榴弹捆成的炸药包一响,刘山一道影子闪到墙根,还是抓了那根绳子,悠地一下跳上围墙,又悠地一下跳上山坡,稳稳地落脚在他起步的地方,吴相国一把抓住他:“赶紧走!”

郧商烽火(连载二)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