郧商烽火(连载一)

发布时间:2021-12-05 09:59 阅读量:22 日记本:《个人日记》

郧商烽火(连载一)

翁大明

打阻击激战大山尖

父亲说住在安沟田永新家里的那位首长叫潘友謌。潘友謌原是新四军五师十三旅三十八团九连指导员,后来在中共信确县任县大队教导员和县委书记,信确县被敌人围剿,潘友謌便跟着李先念一路来到这陕西商南,又按照李先念交代的任务来到这马家坪。潘友謌和独立连到马家坪时已是傍晚。听说共产党和国民党在赵川前坡岭打了一仗,李先念带队伍要经过这白鲁础马家坪一带,马家坪的保甲长就早早地躲起来,怕共产党来了找他们算账;瓜子岭的杠子队、老阴坡的苗子杆和母猪池的夜虎队,平时进村凶得很,那几天却不见了踪影;东坪秦三奶奶也好几天没过西坪来,大概是去了郧西,到国民党郧西县政府报信去了,——秦三奶奶是国民党郧西县政府的参议,在马家坪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山雨欲来风满楼,在兵荒马乱中过日子的马家坪人,那几天有些惶恐。

但爷爷炳贤却很镇定。父亲说爷爷不跑,也不准他和奶奶跑。爷爷知道这支部队是共产党的部队,共产党的部队爷爷十几年前就见过,那是1935年前后,红七十四师在马家坪搞过减租减息。红军部队是好部队,是穷人的部队,是不祸害老百姓的部队,这个部队跟十几年前的那个部队一样,也是共产党的部队,不是国民党的部队,更不是土匪。爷爷不跑,爷爷叫搪墙班子的那些兄弟也不要跑,说自己的部队来了还跑啥子跑?爷爷那天忙了一天,先是叫奶奶约了几个妇女到铺子帮忙做饭,又跟搪墙班子的几个人商量,分头到附近的几个庄子找房子找床,再进安沟田家大院找老表田永新,请田永新把房子腾出来给共产党的部队住,田家是个大院,有兄弟四个,反正田永新在他兄弟家挤挤也不是不行。爷爷觉得安沟这个地方最安全,只要守住了安沟口,就是再多的敌人也攻不进去。所以爷爷要亲自去田家大院,把田永新的这几间房子弄到手。加上刘山也是爷爷家里的常客,所以听说解放军要来,便热心得很,白天黑夜地张罗。

潘友謌一到马家坪就在大山尖轰轰烈烈打了一仗。那天爷爷在耳爬正准备跟几个游击队员一起给独立连安顿住处,却见大山尖上人影儿一晃,接着又是一个人影儿晃了一下,便喊一声“快看!大山尖上有人!”

话音未落却听见机枪在大山尖的岩石上突突地响起来。奇怪的是那机枪没有对着耳爬却是对着东坪。潘友謌一看情形立即明白:“李司令员交代我到马家坪接应中原突围的后续部队,这凑巧一来就赶上了!”便命令独立连长阚秀宝:“带上独立连,直扑大山尖!”

敌人在大山尖阻击的,正是中原突围北路部队的后卫部队。以前的后卫,是由汪世才的四十五团负责。汪世才奉命由后卫部队改为先锋部队抢占赵川前坡岭,这支队伍便接替了汪世才的四十五团,负责中原军区机关的断后警戒,阻止尾追之敌。

这支部队刚翻过东风垭才到东坪,大山尖上的敌人便在机枪和小钢炮的掩护下猛扑下来,欲置中原突围部队的后卫部队于死地。这独立连个个都是从枪林弹雨中爬出来的,立即直奔耳爬对门坡阻击俯冲下来的敌人。爷爷说:“来一些人跟我走耳爬洼,从耳爬洼能绕上大山尖!”

七月的耳爬对门坡,还是一片青葱的包谷林,顺着包谷林中间的一条小路,阚秀宝指挥一排的战士悄悄接近对门坡垭子,到了对门坡垭子,就可以堵住从大山尖上冲下来的敌人,发挥为中原突围后卫部队的掩护作用。但一排的战士刚刚爬上对门坡垭子,便有一阵机枪扫过来,顿时牺牲了两个战士。阚秀宝急令二排:“快进包谷林,从右侧上大洼垴儿,从大洼垴上压住敌人火力!”这大洼垴也是一座山峰,在耳爬对门坡垭子的右侧,与大山尖遥遥相对。二排长上大洼垴儿,把这东坪西坪也看个一清二楚。

东坪那边过来的是中原军区的后卫部队,前头的已经到了黄家的斑竹园,正在占据有利地形准备还击;西坪这边的是新四军独立连,一排还在继续向对门坡垭子冲;正前面的,是从大山尖上扑下来的敌人,看样子有一个连的兵力;正对门的大山尖,岩石上的几株松树丛中,机枪形成的交叉火力,掩护那些冲下山来的敌人。

二排长立即命令一个班上大洼垴,集中火力对付顺梁梗儿下来扑向一排的那股敌人,剩余的力量牢牢地占据大洼垴顶。这大洼垴居于东坪和西坪之间,与大山尖遥遥相对。那对面的敌人正在机枪的射程范围之内,见这边机枪不停扫射,便躲在石缝中间伺机报复。那中原突围的后卫部队,见这大山尖的敌人席卷而来,便与阚秀宝独立连的一排二排合力还击。

这边爷爷炳贤扛了弹药,带潘友謌十几个人抄小路从耳爬洼上去。这耳爬洼是一个偏僻的洼,从洼里摸上去,大山尖上看不见。那山尖上的敌人只顾对东坪射机枪,好让他们的人冲下山,压根儿就没想到后面杀出一队人马。还没回过神来,只听嗖嗖地几道影子,那手榴弹便飞到了跟前。潘友謌挥手一枪,把一个射机枪的人打得脑袋开花;又是一枪,西边的那挺机枪也哑了。跟在潘友謌身后的杨小安闪身跳上梁头,那梁头上的那个敌人的机枪手猝不及防,转身又没有退路,杨小安也是一枪,把那敌人打得滚下岩去,正要跟几个战士从后面掩杀,却有一个打炮的兵从松树背后,一枪打在杨小安腿上。杨小安一个趔趄险些跌下悬崖,爷爷伸手拉住背上就跑,走几步又回过身来胳膊夹起一门小钢炮,顺手再提把机枪,一溜烟从大山尖跑回耳爬,那杨小安便住在爷爷家养伤,奶奶天天伺候着,直到痊愈归队。

宣布成立郧商县是在1946年的8月初,这天,三分区副司令员齐勇带陆诚、吴相富来马家坪,在安沟田家大院那大碾盘上宣读三分区地委书记兼政委方正平、专员余益庵和三分区司令员周光策分别代表地委、行署和军分区签发的函令,命令潘友謌任郧商县委书记,兼郧商支队政委,吴相富任郧商县武装部长兼郧商支队支队长阚秀宝任独立连(郧商县警卫连)连长,刘山任郧商大队大队长,张宏鳌任郧商县委秘书,同时宣布阚秀宝的独立连与刘山的游击队合并,中共郧商县委、郧商县民主政府和郧商县人民武装部成立。

小时候跟发德大国几个在大山尖那杂草丛生的石缝里捡过炮筒儿,那炮筒揣在身上直磨得金黄锃亮,等到过年,锯掉半截,铁丝连了,做成火炮枪,神气得很。既然隔了几十年还在这里捡到过炮筒儿,说明这里的这一仗,一定是惨烈而且悲壮。

郧商烽火(连载一)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