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4.26.写在新型冠状病毒战役时(七)

发布时间:2020-04-28 12:10 阅读量:3 日记本:《个人日记》

写在新型冠状病毒战役时(七)

武汉解封意味我国防疫告一段落,之后是防外入防反弹了。各地复工复产步步为营,这一战我们赢了大局已定,是否大获全胜就看后面军号如何吹响了。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说的好:没有和平作为前提条件,健康只是空中楼阁,当前全球应该以团结为纲,称:“我们面对的最大敌人不是新冠病毒本身,而是让我们同室操戈的污名化行为”。

网上说有些国家针对这次疫情要求中国给予赔偿,不知实情是怎样的,但敲诈勒索、狗急跳墙两成语以及为政治服务立即出现在我脑海。我想笑,因为面对大自然的灾难,谈何赔偿?人类历史上爆发过太多传染病,能谈赔偿吗?何况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没搞清,再说就算赔偿那也得等一切到尾声吧,二战时不到最后日本会签署投降书?朝鲜战争不到结尾美国会破历史记录首次在和谈书上签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中国人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近来看到不少攻击《芳芳日记》的。之前从人们的争论中得知方方是个作家,一个作家,为百姓呼吁,不让封建社会老百姓的水生火热皇上不知晓在当今上演,这是个为民请命的文人,也许她被网上的有些不实言论欺骗了,但只要能引起政府重视,让人民最终受益,就算有过错至于那样攻击吗?说是被别人利用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没有方方他们也会找到圆圆、扁扁……,就像当年日本制造的七七卢沟桥事变。我特反感那些攻击方方的人,就像当时反感强行约谈李文亮一样。鲁迅笔下的《药》那些人当好好读读才是。

网上今天这个热点明天那个关注,后天又一窝蜂似的议论某个绯闻,乱七八糟的使我想到“米尔葛兰实验”。而国人从小在家就受到“要听话,要乖”教育,长大在社会又受到要当“好公民”培养,到单位要听领导话做好员工,党叫干啥就干啥要跟党走,什么“法不责众”、“枪打出头鸟”等等都使得中国人从众心理尤为严重,“随大流”意识根深蒂固。老实说,这似乎没有什么不好,因为在分不清事情的东南西北时从众是明智之举,要么就遵从“伟人效应”。可是在舆论界,在没搞清真相前就凭网络八卦去人云亦云瞎起哄,岂不是很荒谬。再说“伟人效应”,何为伟人?名人是伟人吗?显然不是,但伟人一定是名人,是功绩卓著受人尊敬并经得起历史考验的人,所做伟业对当时或者后世都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对国家、民族乃至全人类都有益的。那些主持人、明星、文人墨客能算个名人就不错了,能去盲目信奉吗?就是伟人有很多观点也是具有历史性的,不可盲从。爱因斯坦说:人的差异就差在业余时间。我们当脚踏实地多干有意义的事,少跟风八卦起哄绯闻之类……

今天4月26日,是世界知识产权日。我国改革之初“不管黑猫白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的时代已经过去,依法治国已是当今趋势。有位世界著名的社会学家说过“一个国家的落后在于精英的落后,而精英的落后在于嘲笑民众的落后”。每个民族文化孕育出的人民都有优缺点,认知层次也有差异,所以真的希望人们能不断唤醒普通民众,让我们的教育多培养出精英式的人才,使精英中的精英能引领世界。截至目前我共写了七篇疫情日记,也许有人会说我有点崇洋迷外对社会不满。那我想问,面对一些国人盲目自大,看不到别人的优点,排斥他国,不去学习别人的长处,你咋办?任何一个社会制度都有利弊,我们当努力弥补不足,使我们的国家更加完美。有错?如果说这也有错,那我只能用艾青的诗句回答:“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2020.4.26.一弓于尧城

2020.4.26.写在新型冠状病毒战役时(七)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