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3.20.写在新型冠状病毒战役时(五)

发布时间:2020-03-22 11:43 阅读量:3 日记本:《个人日记》

写在新型冠状病毒战役时(五)

一步一步逐渐解除了封锁,如今我们这街道小区也解禁了,我国疫情定是控制住了,而国外疫情之战似乎打得正酣,各种说法混淆视听让人不知所云。目前防他国来者使疫情再起、不聚集、防解封后的“乐极生悲”成了防范重点。

纵观本次疫情,且不议是因饮食引起还是外来,只说医治,在特效药没有出现之前,我们只能靠自身抵抗力,靠一系列的辅助治疗,靠不断适应后产生的“抗体”去免疫。这使我想到我们的祖先在还没有使用火之前,捕到猎物定是和其它食肉动物一样生食的,现在我们“进化了”,但同时我们的适应性“退化了”。 道家学派创始人老子有句名言:“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现在许多条件好的家庭,孩子生活环境优越,结果经不起一点“风雨”,从小到大弱不经风的比条件差的家庭比率高多了,条件差家庭的孩子长期在“低劣”的环境中生活,反而使身体有了很强的抵抗力和适应性,遇事大多家庭教育也都只能是去引导孩子顺应自然,不要太多人为上的讲究和计较,有本事就多学“真本事”。因此不论是身体还是心理,当怎样去培养孩子的身心健康是我们今后应反思的,尤其稍有不顺就去自杀,无视生命的可贵!

在看我们的教育,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常带学生到野外活动,好多学生在寒冷的冬天一样喝山野的凉水,脏了的东西他们吹几下或稍洗一下便吃下,一样没事,风吹雨打、酷热、寒冷他们基本都能挺住。现在我不敢带他们出去“野”了,并非怕担责,因为该担的责自然要担,可问题是现在的孩子真的有不少“弱不经风”的,家长遇事计较的也多了,不知是当年计划生育带来的后遗症还是当今人们维权意识强了,总之现在我感到教育以外的东西捆绑了教师的手脚,逼得你只能在应试高考下去进行“教育”。 学生们更是压抑,高三学子们撕毁书本和学习资料创造的“六月飞雪”不正是证明吗!有不少人看到现在各学校组织的网上教学模式便问我:你觉得将来教师会大大减少吗?我总是反问:你觉得文化学习等同教育吗?家庭环境能代替学校环境吗?个体差异因材施教正确吗?群体活动和个体活动能一样吗?孩子自觉性问题和督促问题就不说了。最后我都是说:如何进一步深化教育改革,并让高素质的一流人才来选择当教师才是关键,名师出高徒,国家未来才更有希望。

四川驰援意大利、上海驰援伊朗、江苏驰援巴基斯坦……,像当年汶川地震一省支援一个地方那样,这种“一省包一国”的模式唯大国才能有的风范啊。真的是人多力量大,地大物自博啊。有人便错误的认为“他国皆下品唯有我们高”似的,也不想想,若他国真的那么不堪一击,在历史的无数“风雨”中怕是早被吞没了,怎可能走到今天?有的还走进了强国的行列!简单的道理都看不明的人也要大方言词,如果不是故意这般,那也只能是在同样不明是非者中发挥点“逗你玩”的效应了。

网上说英国政府提出了“群体免疫”的奇葩疫情政策,说这是在宣布“老人必须要死去,因为他们没有用,但旗帜和经济仍会高扬”。真实情况不得而知,但他们无视疫情照常举行马拉松赛是事实,虽然不清楚他们为啥会这样,但这种视死如归“活就活出精彩”的精神无疑是值得颂扬的。就算这些政策是真的,那一定有他的道理,就算他一点道理没有,那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民组成的民族会怎样?“泰坦尼克号”最后时刻虽然表现出“人性百态”,但“妇女儿童优先”的逃生口号并非虚构,多数人像亿万富翁约翰•雅各布•阿斯德那样选择“绅士般的死亡”我想那一定是事实。

说拜耳公司澳籍华人女子返京拒隔离被处罚,这种“顶风”公然不尊重他国规定者被严惩有何好争议的?倒是拜耳公司立即开除她真的是高级广告!还有近来火了的《方方封城日记》,我很认同伟人毛泽东的: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的观点。若是说话让天塌了,那也只能说明天本来就要塌,说话只是加快了塌天的步伐,掩盖不过是掩耳盗铃,唯有不断纠正“加柱子”才能撑起要塌的天。在这复杂的网络世界,有头脑的早就有了“免疫力”,没头脑的“乱窜”之后自己都会晕,因为任何事都是对的,又都是错的,就看你从什么角度去说。在这方面若能启用“群体免疫”政策,那李文亮起码不会被强行“谈话”,方方的日记也不会被干预,我们这些蝼蚁写的东西就更不会出现发不出的现象了。

2020.3.20.一弓于尧城

2020.3.20.写在新型冠状病毒战役时(五)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