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兔兔日记》2892不断地说,不停地动

发布时间:2020-02-04 08:04 阅读量:4 日记本:《个人日记》

2892-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六日星期四多云转小雨29℃~18℃客厅早晨温度20℃ PM2.5-54

闹钟响了的时候,屋里已经明显地亮了起来,

本来今天准备再去公交公司去办老年公交卡,昨天外婆跟大家说起今天的事情。

我说:“我在网上看到一则消息,宜昌市办理老年公交卡可以由其他人代理,不过这已经是二零一七年的事情了。”

妈妈说:“我打电话问一下,等我问清楚再说。”

本来给老年人本来公交卡是为了照顾退休老人,老年人坐公交车一般也就是三站四站,更多的时候就是坐一站路。

原来办理公交卡坐公交车很快就可以到达。现在办卡公司已经搬到遥远的郊区,我们要坐一辆公交车几乎要坐全程,然后转乘另外一路公交车坐到终点,来到办卡公司可能就要将近一个半小时,来回一个上午全要消耗在路上,我们还要抱着庆小兔一路前行。

庆小兔喊:“喝奶。”

庆小兔昨天的指标已经喝完,重新给庆小兔冲了一百五十毫升牛奶。

庆小兔说:“尿湿了。”

庆小兔把尿又尿在尿不湿里了。

庆小兔说:“把恐龙睡衣脱了,换裤子。”

庆小兔说的裤子,其实就是纸尿裤。

抱着庆小兔去尿尿。

庆小兔说:“放下奶。”

庆小兔把没有喝完的奶瓶放在床头柜上。

我抱着庆小兔刚刚要离开。

庆小兔说:“没有盖。”

庆小兔要把奶瓶的盖子盖上。

庆小兔在学着狗叫:“汪汪汪。”我说:“小狗在叫呀。”

庆小兔说:“我打了一个屁。”

我说:“你打屁也报告呀。”

庆小兔说:“我的屁好臭,我没有屙巴巴。”

庆小兔回到房间里。

庆小兔说:“狗是假的。”

外婆说:“怎么狗是假的?”

庆小兔指着写字台上边放在的一个小狗。

庆小兔指着卫生间架子上的一个化妆品盒子说:“蛋糕是假的。”

庆小兔说:“穿恐龙衣服。”

外婆说:“今天温度有一点高,今天就不穿恐龙衣服了。”

庆小兔说:“飞机降落了。”

庆小兔的手在空中划过。

庆小兔说:“火车没有降落。”

庆小兔对外婆说:“外婆,飞机降落了,火车不能降落。”

外婆拿着一个饺子说:“小九,你看这是什么?”

庆小兔说:“包子。”

外婆说:“这是饺子。”

庆小兔咬了一口。

庆小兔用手指着饺子说:“一个洞洞。”

庆小兔说:“里面有肉。”

庆小兔又咬了一口饺子。

庆小兔说:“饺子好好吃。”

庆小兔一共吃了两个饺子。

庆小兔拿起餐桌上的香蕉。

庆小兔说:“香蕉。”

外婆说:“这又让你看到了。”

外婆说:“我们就吃一半好不好?我们把这一半给外公。”

庆小兔真的把半边香蕉递给我。

庆小兔说:“外公,给你香蕉。”

我接过香蕉说:“谢谢。”

庆小兔说:“不用谢。”

庆小兔举着自己手里的香蕉说:“这个是我的。”

庆小兔说:“外边什么声音呀?”

我听了一下说:“没有声音呀?”

庆小兔说:“外公,你听。”

我侧耳去听外边声音,外边传来很细微的小鸟的叫声。

我说:“这是小鸟的声音。”

庆小兔说:“小鸟在外边。”

当我们从小区出来的时候,小广场上彩旗飘扬人头攒动,今天是伍家岗区十几个单位联合举办的《科普强国 科普惠民》,文艺汇演和宣传活动。

庆小兔好像对这些并不感兴趣,于是我们没有停留就走了。

今天带着庆小兔转了一大圈,我们想给庆小兔买汽车标识国旗还有其他许多学习资料。小书店果真有这样的书籍,为了防止买重复了,外婆给妈妈打了电话,妈妈说,他已经在网上买了。

昨天还是半阴半阳,今天已经是一个蓝盈盈的天,天上虽然有几片云彩,那已经是遮掩不住蓝天的喜悦了。

庆小兔看见外婆从车子上拿酸奶。

庆小兔说:“喝酸奶。”

外婆说:“我刚刚拿出来,你就看见了,你今天喝了多少奶了。”

外婆说:“要喝酸奶,你就下来,你去把手洗一下。”

我到屋里去打开电脑。

庆小兔一边喝着酸奶,庆小兔一个手拿着一杯酸奶进来。

庆小兔说:“外公,喝酸奶。”

一会庆小兔出去又进来,庆小兔手里多了一根吸管。

庆小兔说:“外公,管子。”

我接过吸管。

庆小兔用手指着酸奶盒是的孔说:“插在这里。”

庆小兔打开火火兔播放儿歌。

一杯酸奶喝完了。

庆小兔用手在撕酸奶杯上边的铝箔盖子说:“撕下来。”

我来帮着庆小兔撕下铝箔,我把铝箔放在庆小兔的嘴边让庆小兔舔。

庆小兔把铝箔拿过去说:“我自己来。”

我还是有一点不放心,因为铝箔的边沿就像一把锋利的小刀。

庆小兔两个手捧着铝箔纸在舔着,庆小兔把铝箔纸舔的干干净净,庆小兔又拿起酸奶杯在舔。

我的酸奶喝完了,庆小兔说:“小九吃。”

庆小兔也把我的酸奶杯上的铝箔舔的干干净净。

外婆今天买了苕金果和葵花籽。

庆小兔说:“我要吃。”

我说:“这个不能多吃,吃多了不好消化。”

庆小兔拿起一根长长的,还有一点弯弯曲曲的苕金果说:“苕金果像蚯蚓。”

庆小兔说:“外公。”

庆小兔手里拿着一根一头渐渐地细下来,还有一点弯曲的苕金果说:“这个像螃蟹腿。”

外婆买菜回来。

庆小兔说:“外婆来。”

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

外婆笑着说:“你要看电视呀,你看吧。”

动画片看完,庆小兔骑上挖掘机,庆小兔用手指着扭扭车说:“外公骑扭扭车。”

庆小兔骑在挖掘机,庆小兔不断地用挖斗撞击着地板。

庆小兔说:“挖呀挖。”

庆小兔从挖掘机上下来。

庆小兔说:“外公骑。”

庆小兔骑上了扭扭车。

庆小兔用手摇动健身自行车的踏板,健身自行车慢慢地启动起来,很快健身自行车的轮子越转越快,庆小兔又用力把踏板压停下来。

庆小兔拉开竹躺椅的脚踏板,庆小兔想把脚塞进下边的孔里。

我说:“当心你的脚卡在缝隙里。”

庆小兔马上把脚提起来。

庆小兔抬起踏脚板。

外婆问:“你在干什么?”

庆小兔说:“处理。”

外婆问:“处理什么呀?”

庆小兔说:“这个坏了。”

外婆说:“小九这些词没有人告诉他,昨天要小九跟妈妈说,小心,注意危险。”

我说:“就像工作一样,没有人告诉他,他就经常说什么东西在工作。”

外婆说:“小九那么小就知道说工作,可能是他从电视是听到的。”

我说:“就是说,现在庆小兔是学习的最好时机,我们要抓紧时间,庆小兔一旦想学什么,我们马上就找资料教他。”

外婆让庆小兔认庆兔兔庆小兔和爸爸的名字,早上我让庆小兔认,庆小兔都说对了。

当外婆把姨妈和妈妈的名字拿出来,庆小兔就胡乱地指起来。

庆小兔把挖掘机水泥罐车放在盒子里推到外婆跟前,庆小兔把挖掘机递给外婆。

外婆问:“这是什么车呀?”

庆小兔说:“这是挖掘机,挖掘机是挖土的。”

庆小兔两个手比划着挖土的样子。

外婆拿起水泥罐车。

外婆问:“这是什么车呀?”

庆小兔说:“这是水泥罐车,水泥罐车是搅拌水泥的。”

庆小兔用手转动水泥罐车上边的罐子。

庆小兔说:“转呀转。”

外婆说:“水泥罐车是运送水泥的。”

庆小兔说:“不对,是搅拌水泥的。”

我说:“水泥罐车是运送水泥的,水泥在运送过程中要不停地搅拌,水泥就不会凝固了。”

庆小兔搬着一辆挖掘机,庆小兔爬到我的腿上,我连忙把我的文档保存关闭了,庆小兔的挖掘机站在了我的键盘上。

很快电脑屏幕上汉字输入出现许多字母,字母越排越长,随着挖掘机在键盘上的走动,电脑屏幕上就出现千变万化。

庆小兔拿起鼠标在转,屏幕上就出现更多的符号和画面。

庆小兔说:“要吃馒头。”

庆小兔来到厨房。

庆小兔说:“外婆,要吃馒头。”

外婆说:“一会马上就要吃饭了。”

庆小兔看见厨房飘窗上堆放的辣椒,庆小兔爬到飘窗上,庆小兔拿着辣椒说:“辣。”

我说:“青辣椒。”

庆小兔说:“小九不吃辣椒,外公吃辣椒。”

我说:“外公也不吃辣椒,外婆吃辣椒,外婆只能吃一点点辣椒。”

庆小兔说:“辣椒长。”

就在这时候外边传来马达的声音。

庆小兔说:“垃圾车。”

庆小兔迅速从飘窗上下来,庆小兔往门口走去。

庆小兔说:“外公,看垃圾车。”

早上还是一片蓝天,现在已经白云扑面,雨点稀稀拉拉地往下滴着。

庆小兔站在垃圾车的不远处,庆小兔挥动双手,庆小兔就像一个交通警察,庆小兔嘴里嘟嘟囔囔说着。

庆小兔用手指着垃圾车正在往上的垃圾箱说:“往上,往上。”

垃圾箱被提升到高处。

庆小兔说:“倒下来。”

“下来,再下来。”

“放好。”

驾驶员跨进驾驶室。

庆小兔一个手指远处着说:“往这里,走。”

垃圾车开走了。

庆小兔愣了一下说:“走。”

庆小兔马上朝着垃圾车的下一站跑去。

刚刚还没有闻到多少垃圾的臭味,垃圾车一路走过,马上一股刺鼻的垃圾臭味迎面扑来。

庆小兔用手捂住鼻子说:“臭。”

庆小兔还是跟着垃圾车在走,不过这一次庆小兔没有走到跟前去,庆小兔只是远远地注视着垃圾车在工作。

这一次开垃圾车的是一个年轻的环卫工人,他只管装垃圾,至于有多少垃圾落在路面上视而不见。

垃圾车再次启程,路面上留下一片狼藉,黑色的垃圾堆,剩菜剩饭白菜叶子,还有一个矿泉水瓶子,这样素质的环卫工人,可能用不了几天就会被辞退。

今天庆小兔没有骑扭扭车,庆小兔跟不上垃圾车的速度,庆小兔站在路口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突然又传来垃圾车的马达声。

庆小兔说:“听到了,垃圾车。”

庆小兔转身就想往声音的方向走。

我说:“等你去了,垃圾车就已经走了。”

庆小兔犹豫了,庆小兔静下心在听垃圾车的声音,好久也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我说:“垃圾车回家了,我们也回家吧。”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下雨了,雨会把衣服打湿的。”

庆小兔这才决定回家。

外婆问:“小九,你回来了。”

庆小兔说:“垃圾车回家了。”

外婆说:“垃圾车有什么看的。”

庆小兔说:“垃圾车装垃圾。”

庆小兔看见外婆在炒菜。

庆小兔说:“我要吃饭了。”

外婆说:“菜马上就炒好了。”

庆小兔走过去拉自己的板凳。

庆小兔说:“我要吃。”

饭还在冒着热气,鸡蛋羹打开蒸锅取出来,青菜还在锅里丝丝作响。

我把饭和鸡蛋羹拨进不锈钢的小碗里,我用筷子搅拌着,我用嘴把热气吹散,庆小兔拿着勺子在餐盒上轻轻地敲击着。

鸡蛋饭一点一点地拨进餐盒里,庆小兔挥舞起勺子往嘴里送进鸡蛋饭。

庆小兔说:“好好吃。”

我说:“外婆是特级厨师,外婆的饭菜还有不好吃的吗!”

庆小兔还没有吃几口。

庆小兔说:“我要吃面条。”

外婆说:“吃面条,外婆给你弄。”

庆小兔从凳子上下来,庆小兔搬着一个折叠凳坐在茶几跟前。

面条是盛在不锈钢的小碗里,我把外婆刚刚炒的青菜一点点地摘到庆小兔的小碗里。

姨爹这时候也从书房出来,姨爹坐在庆小兔旁边看着庆小兔在吃面条,于是我就想把刚刚发生的事情扼要记一下。

电脑没有关,文档我已经关闭,我刚刚把文档打开。

外婆出现在门口。

外婆说:“你去看着一下他吧。”

其实我刚刚离开庆小兔还没有一分钟。

庆小兔在茶几跟前吃面条,庆小兔是坐在一个矮凳子上,庆小兔的背后就是沙发,庆小兔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当时姨爹就在庆小兔旁边坐着,姨爹一边跟庆小兔说话,姨爹一边看着庆小兔吃面条。

我就是往往日记上写几个字,辣椒,垃圾车,下雨。我怕时间长了我又忘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外婆过来叫我我只好过来照看庆小兔。

有一次吃饭,我先吃完饭,我进去在日记是写几个字。

外婆说:“你不能看着小九一会吗?”

我说:“还有那么多人在吃饭,我走开一会就不行吗?”

我来到餐厅,餐桌上除了庆小兔,餐桌上还有三个人在吃饭。庆小兔吃饭规矩很好,庆小兔从凳子上掉下来就是一次。那一次庆小兔掉下来,庆小兔是因为要下来拿什么东西,庆小兔才从凳子上滑下来的。庆小兔吃饭只要有人在旁边一般不会有问题,怕的是庆小兔突然要什么,庆小兔又想拿又拿不到,旁边又没有人助一臂之力,这时候才可能发生事故。

我说:“这里这么多人,还怕庆小兔出什么事情吗?”

外婆说:“你就不能让你的电脑休息一会吗?”

我说:“我又多少时间不在庆小兔跟前呀?”

庆小兔面条呼噜噜很快吃完了。

庆小兔端起小碗说:“还有汤。”

庆小兔扬起脖子把碗里的面汤都喝了进去。

庆小兔把茶几上落下的面条捡起来送进嘴里,庆小兔把围兜里掉进的面条也没有浪费。

庆小兔吃完面条,庆小兔让我擦嘴,庆小兔把手伸出来让我擦。

庆小兔拉着自己的领子说:“我衣服打湿了,换衣服。”

我看庆小兔的领子上只有豌豆大小的一块水迹。

我说:“不要紧,一会就干了。”

庆小兔继续拉着领子说:“衣服湿了,要换衣服。”

我拿出手绢给庆小兔把水迹压了几下,庆小兔还是坚持要换衣服。

外婆说:“你们两兄弟都是这样爱干净,衣服上一点脏,一滴水都要换衣服。”

我把手绢塞进庆小兔的领子里,庆小兔这才不说换衣服了。

庆小兔骑扭扭车,庆小兔在骑滑板车,庆小兔在木马上摇着,庆小兔的挖掘机又在工作。

我们吃饭的时候,庆小兔说:“让我看看。”

我把我的饭碗让庆小兔看。

庆小兔说:“我也要吃饭。”

于是外婆把庆小兔刚才的鸡蛋饭弄了一勺子放进不锈钢小碗里。

吃完饭,庆小兔骑在木马上,庆小兔来回晃动木马。

我说:“摇啊摇,摇到外婆桥。”

庆小兔学着恐龙在吼叫。

我说:“小恐龙在叫吗?”

庆小兔又叫起来。

我说:“小恐龙在叫谁呀?”

庆小兔大声地喊道:“外公。”

我也学着恐龙在叫。

庆小兔就大声地喊外公。

我做着各种各样的表情,庆小兔就不断地大声地喊着外公。

……。

庆小兔说:“看电视。”

我说:“外公要睡觉了,你去问外婆。”

庆小兔喊:“外婆。”

外婆说:“你要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外公要睡觉了。”

外婆说:“外公睡觉,外婆陪着小九玩。”

庆小兔说:“看电视。”

庆小兔进屋找挖掘机的时候我已经睡了半个小时。

外婆说:“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说:“不要睡觉。”

我起来外婆还抱着庆小兔,庆小兔的领子口还敷着一张抽纸。

外婆说:“睡觉了。”

庆小兔说:“喝奶。”

给庆小兔脱裤子,我要给庆小兔端尿。

外婆说:“他刚刚尿过,就你睡觉的一会功夫,他就尿了三次,也不知道他是尿太多了,还是他故意要尿的。”

庆小兔拿着奶瓶说:“外公拍。”

庆小兔最近睡觉已经很少拍了,今天不知道庆小兔为什么突然又要拍了。

庆小兔把奶瓶递给我,庆小兔就歪下头睡着了。

庆小兔屙巴巴有一点吃力了。

回到妈妈家庆小兔要屙巴巴。

庆小兔说:“不是稀巴巴。”

庆小兔用力地梗着巴巴,好容易庆小兔屙出一小坨巴巴,又过来好一会,我抱庆小兔的手都有一点酸了,庆小兔又屙出一小坨巴巴。

外婆在准备卷纸给甄庆小兔擦屁股。

庆小兔说:“我不要擦屁股。”

外婆说:“外婆只是准备好,外婆现在不给你擦。”

我的手实在吃不消了,庆小兔又屙出一坨巴巴,这一次的巴巴已经软了下来。

外婆说:“外公已经抱不动了,外婆抱着屙巴巴好不好?”

庆小兔说:“外公抱得动,外婆抱不动,外婆擦屁股。”

我说:“那个防止腹泻的奶粉不能再吃了,我最反对在食品里添加各种药物,本来没有病,吃了这些掺入药物的食品,反而让庆小兔遭罪,这种奶粉我宁愿倒进垃圾箱,我也不会让庆小兔喝的。”

外婆说:“等妈妈回来,我去跟妈妈说。”

妈妈回来了,外婆跟妈妈说了奶粉的事情。

妈妈说:“什么奶粉不上火呀?”

外婆说:“小九屙巴巴梗的多难受呀?”

妈妈说:“只要多喝水,多吃水果,就不会便秘了。”

外婆说:“像小九这样梗巴巴,弄不好又会把肛门梗破的。”

……。

吃药不是打防疫针,打防疫针是必须的,生病吃药天经地义,没有病吃药防病就有一点画蛇添足了。

《庆兔兔日记》2892不断地说,不停地动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