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之我见(九)

发布时间:2020-01-16 09:42 阅读量:3 日记本:《个人日记》

自2008年开始写博客,至今已十一载,约有三百余篇,记录了“文革十年”和“改革开放 四十年”我的亲身经历。现在读来有的文章粗浅直白的很,观点宜很幼稚,但却真实反映了我彼时的心境。近两年国内许多知名网站的博客、论坛都被取消了,因此想找自己的文章看看都如大海捞针,好不容易找到了,有的竟然不允许我登陆,有的文学网站将自己的博客结集成书,想看得先交钱。其实许多年前,大多网站对涉及敏感政治话题的博客就格杀勿论了,那怕有的博客中仅有几个敏感词,我的博客许多都显示被作者隐藏,就象如今微信显示“此文已被发布者删除”一般。有的网站平台还会设置种种理由让你文章难以上传,甚至会让你好不容易写完的博客凭空消失,后来写博客我都是写一段上传一段,仅管错过了灵感时段的文章有可能面目全非。

当下网上畅行无阻的多是持政者爱听的博客文章,粉丝众多的大V们也多是小骂大帮忙的文人,稍微观点尖锐些的博客文字几无生存之地。好在这两年有了手机微信这个暂时难已消除的语言形式,让众多博主终于有了倾泻心中“块垒”的又一途径。许多有识之士不畏风险勇于揭露社会的阴暗面、将众多官员的腐败行径和一些地方政府的胡作非为通过微信阳光化,并将西方民主社会的价值观具相给普通民众,使中国的老百姓因此知道了越来越多的国内外许多重大事件的真相,因此持政府近来对微信的监管力度愈来愈强也是必然。

当下微信群中的“挺毛派”与“贬毛派”的论战难分高下,对“文革十年”的功过争辩更是唇枪舌剑,关于中美“贸易战”的利弊分析也是壁垒分明,而对于美国总统特朗普刚刚斩首伊朗军界首领索拉巴尼,中美或俄美都必有一战等话题都兴致正酣,小小的手机屏幕中还真有些百家争鸣的气氛!其中自然不乏论断精辟、字子珠玑的有识之士,但也充斥着很多粗鄙、低俗、偏激之人;前者犀利刀刀见血,后者过激唯恐天下不乱。我曾生疑,在大众媒体一向只能说好不能言恶的政治语境下,微信开放争鸣内容之广是持政者广开言路?还是与平静处暗藏杀机?但我又确信民主法治是必由之路,言者无罪宜是人权之本,持政者日趋理性,微信之门难关网开一面也属自然。

微信中确有相当一部分人,坚持宣传欧美社会的宪政理念,攻击持政党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是万恶之源,不受法律监督的一党专权更是种种社会弊端的根。反驳这些人真不能一味的给持政党护短,更不能无视或否认持政党建国后走过的弯路、经历的教训和给中国人民带来的巨大灾难,更不可简单的妖魔化资本主义社会的民主理念和宪政体系,而应该从中国国情、文化理念、民族风俗和世界贸易体系等诸方面以理性回应。

比如当下中国是持政党管军、管政、管法,虽弊端很多但国内还没有与之匹敌的政治势力,即变允许其它政治派别生存尚须假以时日。持政党就是实行宪政、民主选举,大权也很难旁落;不容持政党参选,诺大中国不是弹丸之地的香港、台湾,势必如一盘散沙,内乱恐难避免,或如前苏联般完全解体;共产党更不可能将持政权拱手相让?因此中国的民主宪政派指望妖魔化持政党的治国体系就能通过民选获得持政权的可能微乎其微。

当下持政党确在医疗、教育、社会保障、舆论监督、民主人权等方面饱受诟病,但经四十年改革积聚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踪合国力已令世界各国不敢小觑,其军事、科技、航天、贸易等方面的强势发展更让欧美诸经济强国心生恐惧。中国这种全国一盘棋,党支部到连队、居民委员会的社会体制,使得14亿国民的中国极象一支训练有肃无坚不摧的军队。而且经过70年的政治教化,民众中普遍有着类似基督教、伊斯兰信徒般的对共产党主义的宗教情结,指望一旦中国实行民主选举持政党就会很快失去权力未免太天真。

美国频频以人权、宪政、法制、民主等普世价值责难中国,通过一次次贸易战扼制中国,联合周边国家围堵中国,就是怕中国发展迅速危及到自己的霸主地位,分享去发达国家过去独占的世界贸易红利。中国若四分五裂、战火纷纷,那才会真正成为世界贸易体系中最大的一快“肥肉”,这也是每一个中国人都不想看到的。

当下网络监管日甚一日,删贴、封号、封群常招众怒,其实微信群中真正敢痛陈时弊,勇于揭示社会上丑恶现象的人微乎其微,而且大多还是落魄、穷酸且被边缘化的文人学者。如今电脑和手机的普及,我们大家几无隐私可言,因此95%以上的公务员、垄断企事业员工对网络避之唯恐不及,许多单位甚至明确不得在微信中谈论任何政治话题,谁不惧因玩微信丢了“金饭碗”?而95%以上的吃瓜百姓微信群中也热传种种戒谈话题,许多人甚至连读那些深邃、尖锐些文章的勇气都没有,敢谈论“敏感”话题的微友不被踢也属“异类”被大家敬而远之,因此中国的“民主宪政派”人士指望似“法国大革命”般振臂一呼应者聚几无可能,不象鲁迅笔下的人物“吃着沾了你血的馍看杀你的头,还疯狂叫好”就阿弥陀佛了。

中国的互联网环境还未到杀罚无度或滥杀无辜的地步,许多观点犀利、还原史实或抨击持政党痛处的文章仍随处可见,而对于那些语言粗野,恶毒攻击、谩骂共产党和持政府的文章难容也在情理之中。任何党与政府都有自己的持政根基,你刨人祖坟人当然不干,你诅咒甚至欲颠覆其统治权,不判你刑杀你头就不错了,封你个号算什么?毕竟仅几十年前我们还是一个因几句话就会入狱掉脑袋的国度。我相信在微信中“童言无忌”的多是50岁之下的人,因为他们未经历过真实惨烈的“文革”;而对于那些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被整得家破人亡的人群,语言过激些也情有可原。

当下许多事件已解秘,人们知道了“四清”“反右”大跃进”等历次群众运动的真相和文革数十万人的非正常死亡,也对“抗美援朝”“苏联肃反”“红色高棉”等国际事件有了比较客观的认定,但大多数中国百姓依然会选择性失忆不将这些与毛泽东时代相联,他们宁愿相信如今的医保不保、教育唯钱,贪官众多、民生艰难就是没有听毛泽东的话走毛泽东的路。

因此中国的民主法治进程还真不是单纯推倒毛泽东这尊“神”,持政党不在一党专权这么简单。中国几千年的“君臣理念”“清官意识”也造就了老百姓没有神也要自己造个神去膜拜,“民主宪政派”指望否定了共产党一党持政就能在华夏大地搞民主选举那是异想天开。更何况在党内、军内、垄断国企、政府各级机关与事业单位,已经形成即得利益集团的命运共同体,人大、政协也多是这些即得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因此在中国推行任何体制性改革都会阻力重重。比如官员财产公示这是民主法制国家对公职人员的起吗要求,但在中国几十年了就是难以落实。这些人绝不甘心轻易放弃对权力和财富的掌控权,今后较长时期内,百姓还将是“盼明君”“盼清官”的状态,中国的民主法治过程依旧会“路漫漫其修远兮”。

仅管如此,谁当中国的掌舵人也都会明白“水能载舟宜可覆舟”的道理,加大医疗、教育、养老等民生保障都应是治国之本,渐次的由党治国向法治国过渡也是必经之路。但两种政治势力的搏弈将难以避免,但中国的老百姓还是希望双方都是理性的、平和的,不至于也不应该是刀光剑影、血雨腥风。中华民族是最富有智慧的民族,相信定能走出这个“怪圈”,保持我们国家的繁荣昌盛,给战乱、动荡的世界树一伟大典范。

2020年1月15日

博客之我见(九)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