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兔兔日记》2854白天不再兜尿不湿

发布时间:2019-12-29 17:22 阅读量:2 日记本:《个人日记》

2854-二零一九年四月八日星期一小雨30℃~14℃客厅早晨温度20℃ PM2.5-75

快八点钟了庆小兔还在睡觉,播放《双语不用教》,庆小兔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外婆把庆小兔抱起来,外婆说:“小九,太阳都晒到屁股了。”

庆小兔半睁着眼睛,庆小兔两个手抱着毛巾来到卫生间,庆小兔尿了一大泡尿。

庆小兔一边尿尿,庆小兔一边哼哼着,庆小兔用手指着雀雀说:“疼。”

外婆给庆小兔的雀雀抹了一点经常抹的油,反正我是不知道是什么油,都是外国字,庆小兔已经用了几年了。

外婆说:“小九昨天晚上洗澡就说雀雀疼,庆小兔的雀雀头里有一点红。”

播放《蓝猫幼教-数学》,今天看一二三集,是教孩子们1到10的阿拉伯数字。我们让庆小兔学1到10的阿拉伯数字,庆小兔几乎不愿意看,庆小兔今天看《蓝猫幼教-数学》,庆小兔却看得很仔细很认真。

当第三集播放完毕的时候,庆小兔还想继续看下去。

外婆说:“天热了,我们今天白天就不给兜尿不湿试试看。”

下楼就给庆小兔端尿。

庆小兔推着童车走,庆小兔一直推到小区侧门。

外婆说:“你雀雀疼,我们今天就坐车吧。”

小区的围墙立柱上都挂着文明市民的宣传广告。

庆小兔每一副图都要加以解读。

“警察阿姨。”

一个穿着警服戴着警察帽子的阿姨正在给大家讲解。

“大吊车,正在工作。”

一座大楼的旁边站立着一个高高的塔吊。

“火,失火了,消防车。”

一座大楼的窗户里冒出浓烟火苗,一辆消防车在开往出事地点。

进门庆小兔就来到电视机旁边,庆小兔轻轻地对我说:“看电视。”

我点点头,庆小兔把电视机打开了,庆小兔要看《宝宝巴士》。

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带着哭腔说:“疼。”

外婆给庆小兔雀雀抹了一点绿油膏,庆小兔也要自己抹绿油膏,庆小兔不是抹在雀雀上,庆小兔是抹在自己的脸上。

庆小兔穿好裤子,庆小兔半躺在沙发上,庆小兔用手拉着裤裆上边的裤子,庆小兔使劲地往下拽,庆小兔说:“盖上。”

我说:“这是开裆裤,今天不兜尿不湿,你要尿尿就可以直接尿了。”

庆小兔还是用劲拉扯着裤子。

我说:“我们出去玩吧。”

庆小兔马上就要往外走。

我问:“你不要扭扭车吗?”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你不愿意走的时候外公可以拉你呀。”

我提起扭扭车跟在后边,庆小兔过来拉扯扭扭车,庆小兔要我把扭扭车放回去。

临出门外婆想起来是不是要带水,天一天天热起来,每次出去都没有想起来带水出去,等庆小兔要喝水了又没有水。

这两天的温度突然升高,前天庆小兔在四期看见打篮球的哥哥在喝水,庆小兔这才想起来要喝水,我一样没有带水。

庆小兔要抱着出去,庆小兔说雀雀疼,我还是把庆小兔抱了起来。

我说:“出了小区,你就下来。”

站在小区门口,庆小兔一样不愿意下来。

我说:“过了马路我们下来。”

过了马路庆小兔还是不愿意下来。

就在这时候听见紫小兔的妈妈在喊:“小九,哥哥在这里。”

紫小兔的外婆扶着紫小兔站在一个景观石上玩,我要庆小兔下来,庆小兔还是搂着我的脖子。

紫小兔看见外婆手里提着的扭扭车,马上走过来要骑扭扭车。

看见紫小兔骑上扭扭车,庆小兔用手指着紫小兔说:“扭扭车。”

紫小兔外婆把紫小兔的滑板车推过来,紫小兔的滑板车没有庆小兔的漂亮,庆小兔还要自己的滑板车。

紫小兔妈妈拿出一个大橙子递给庆小兔,外婆拦着不要,在推推嚷嚷中外婆还是把橙子接到手中。

庆小兔下来了,庆小兔去追紫小兔,庆小兔并没有去抢扭扭车,庆小兔只是陪着扭扭车一路向前。

来到胭脂园,庆小兔拿出了小汽车,紫小兔看见小汽车,紫小兔伸出手来。

庆小兔把小汽车给了紫小兔,庆小兔拿出托马斯火车,紫小兔又要托马斯火车。

紫小兔妈妈要紫小兔把小汽车给庆小兔,紫小兔不想把玩具给庆小兔,庆小兔又拿出来小公鸡。

很快的石凳上放满了各种各样的玩具。

在这里有很多长方体的大理石石墩,可以供很多人在这里休息玩耍,甚至可以躺在上边睡觉。

这里已经来了好几个小男孩,都是一岁多的男孩,每一个男孩手里都有一样汽车。

庆小兔走过去,庆小兔伸出手做出想要的手势,这些男孩一色的都把玩具藏在背后。

紫小兔过来了,庆小兔看见放在那里的玩具,紫小兔马上就拿起来。

男孩随手就打了紫小兔一下。

紫小兔妈妈笑着说:“紫小兔没有还手。”

紫小兔对男孩说:“我没有还手哟。”

说着紫小兔用手在男孩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男孩的手更快,紧接着男孩的手就打在紫小兔的头上。

紫小兔妈妈给紫小兔端尿,紫小兔妈妈说:“我们昨天就没有兜尿不湿了。”

外婆也给庆小兔端尿,外婆说:“我们今天才没有兜尿不湿。”

紫小兔妈妈说:“我们今天已经尿湿两条裤子了。”

几个男孩都看中了庆小兔的玩具,一个个跑过来拿玩具玩,于是庆小兔就玩起他们的玩具来。

庆小兔在地上捡起一个玩具汽车的装饰,庆小兔举着汽车零件走到每一个大人面前让他们看,只有一个奶奶看了说:“是我们汽车上的,已经装不上去了。”

有一辆大一点的玩沙卡车,紫小兔拿着就往一条小路跑去,庆小兔也跟着跑了过去。

紫小兔妈妈跟着过去,我也来到庆小兔的旁边,玩具主人的奶奶也跟着小汽车跑了过来。

玩具的主人把小汽车拿了回来,紫小兔妈妈把紫小兔牵了回来,庆小兔却拐到另外一条路上跑了起来。

庆小兔爬上珍稀鱼类放流点的大石碑上,庆小兔走几步,庆小兔转身滑下来,其实也不是滑下来,庆小兔就是扭动屁股强行下来。

庆小兔突然说:“小朋友。”

庆小兔马上就跑了过去,一个三岁左右的男孩,面前的石墩上放着一辆挖掘机,还有一辆卡车,庆小兔站在玩具的前边。

男孩本能地把玩具抓了起来,庆小兔还是站在那里看着玩具,男孩举起挖掘机就打了过来,男孩的奶奶一把抓住男孩的手,男孩奶奶说:“你不给小弟弟玩,你也不要打小弟弟呀。”

庆小兔拿出自己的消防车,庆小兔把消防车递过去,男孩没有想到庆小兔会有玩具,男孩犹犹豫豫,男孩想接过消防车,男孩又把手缩了回去。

庆小兔把消防车往男孩面前一扔,消防车滚落在地上,男孩捡起消防车让奶奶看。

男孩奶奶说:“你玩弟弟的消防车,你把你的挖掘机给弟弟玩。”

我们已经在胭脂园的另一边,我这才想起来,今天出来没有带手机,我喊了无数声也没有听见外婆的回音。

男孩一会就不想玩消防车了,男孩要回自己的挖掘机,庆小兔又要拿玩具交换,我抱起庆小兔说:“已经不早了,外婆在那里还等着我们呢。”

回来,外婆把保温杯放在茶几上,庆小兔看见保温杯说:“喝水。”

庆小兔拧下保温杯的盖子,保温杯的盖子是一个杯子。

庆小兔按了一下保温杯上边的红色按钮,保温杯的出水口露了出来,庆小兔抱着保温杯往杯子里倒。

庆小兔一仰头把杯子里的水喝干净了,庆小兔又往杯子里倒水,庆小兔又把杯子里的水喝光了。

庆小兔没有再往杯子里倒水,庆小兔捧起保温杯对着嘴喝起来。

外婆说:“小九,你怎么喝水的,不是有杯子吗?”

庆小兔说:“好喝。”

庆小兔还是把保温杯里的水都喝完了。

庆小兔把空瓶子递给我,庆小兔说:“喝完了。”

我抱着庆小兔去卫生间尿尿。

我在上网传日记,庆小兔过来坐在我的身上,庆小兔说:“悟空识字。”

今天是《悟空识字》第四课,庆兔兔有时候跟着念,有时候庆小兔又只是看着,要庆小兔跟着念,庆小兔也是断断续续地念。

在复习前天第三课的内容,一二三四五十,当屏幕上出现一的时候,庆小兔伸出一个指头说:“一支铅笔。”

当在复习二的时候,庆小兔伸出两个指头说:“二支铅笔。”

我说:“两支铅笔,在这里说的是二支铅笔。”

外婆说:“这把我们都搞糊涂了,数数的时候说是二,说几个的时候又变成了两。”

我说:“好像二在数数的时候用,两好像后边都跟着量词,这个二两的用法是有一点问题。”

外婆说:“小九,吃饭了。”

庆小兔说:“不要。”

我把一碗面条端过来,我说:“庆小兔,外婆煮的面条哟。”

庆小兔马上跑到凳子跟前。

我给庆小兔拿兜兜,庆小兔端起面条碗说::“小九弄。”

我说:“你弄不好。”

庆小兔说:“小九弄得好。”

庆小兔把碗里面条往餐盒里倒,庆小兔用勺子往餐盒里拨。

面条不比其他饭菜,面条黏黏糊糊拖拖拉拉,餐盒外边又有了面条的踪迹。

庆小兔大口地吃着面条,庆小兔说:“面条好好吃。”

我们的饭一半都没有吃完,庆小兔的一碗面条已经吃的干干净净。

外婆抽了一张抽纸给庆小兔擦嘴,庆小兔把抽纸接过来说:“小九自己擦。”

外婆说:“你要把嘴好好的擦一遍。”

庆小兔拿着抽纸在嘴上擦着,庆小兔除了上下擦,庆小兔还拿着抽纸在嘴的四周在擦,庆小兔擦完了,庆小兔还到镜子跟前看了一眼,庆小兔说:“擦干净了。”

庆小兔来到电视机开关跟前,庆小兔用手指着开关说:“看电视。”

我还没有来得及答应,庆小兔伸出一个指头说:“看一集。”

当电视机屏幕上出现节目目录的时候,庆小兔说:“看飞侠。”

我刚刚洗完碗,外婆说:“小九,你尿尿怎么不说呀,你看把裤子都尿湿了。”

我说:“庆小兔刚刚不用尿不湿,庆小兔还有一点不习惯。”

我还在睡觉,我听见外婆在说:“小九,你怎么了,你怎么又尿裤子了。”

我马上起来,外婆说:“就那么一会的功夫,小九的尿就像漏了一样,小九尿了三次裤子。”

我说:“庆小兔回来就把保温瓶里的水都喝完了,吃完饭可能就一个多小时,也就是尿排泄的时候。过两天庆小兔慢慢地习惯了,庆小兔就会把握住尿,不会有尿就尿了。”

外婆把沙发上的垫子塞进洗衣机里,外婆说:“还好,你没有尿在沙发上,如果把沙发尿湿了,我看姨妈回来你怎么交代。”

要庆小兔睡觉,庆小兔马上就往卧室里跑。

十三点半庆小兔上床,庆小兔穿上尿不湿,庆小兔没有穿秋裤。

可能是天有一点热燥的缘故,庆小兔喝完奶,庆小兔在床上折腾过来,庆小兔又翻转过去。我用手去拍庆小兔,庆小兔也用手拍我,我不让庆小兔把手挥起来,庆小兔也挡住我的手拍下来。我要庆小兔闭上眼睛睡觉,庆小兔闭上眼睛几秒钟,庆小兔重新睁着眼睛看着我。

庆小兔一直一声不哈,庆小兔一个人在玩着,庆小兔一会把被子拉到身上,庆小兔一会把被子蹬到一旁,有时候庆小兔把腿放在外婆的身上,一会庆小兔把手放在外婆的脸上。

我装着生气说:“你不睡觉,我就出去了。”

我一边走,我一边回头看,庆小兔并没有想挽留我的意思。

我出来两分钟,我重新开门进去,庆小兔还在一个人静悄悄地玩。

我说:“我们睡觉吧,你看外婆都睡着了。”

庆小兔回头看看外婆,庆小兔把手放着外婆的脸上,庆小兔在看外婆的眼睛是不是闭上了。

我去拍庆小兔,庆小兔推开我的手,庆小兔不让我拍。

我说:“我走了。”

我没有出去,我在大床一头蹲下来,庆小兔往两边看看,庆小兔没有看见我,庆小兔起身往大床一头看,庆小兔看见了我,庆小兔没有叫,庆小兔只是向着我挥挥手。

我说:“你不睡觉,我真的出去了。”

庆小兔并没有说要我不走,我又担心庆小兔会把外婆弄醒,但是屋里安安静静,过来五分钟我再进去,庆小兔已经睡着了。

一个小时以后庆小兔才睡着。

今天写日记竟然忘记了时间,外婆喊了我,我才匆匆忙忙往学校赶,学校大门口几乎没有几个人在进了。

姨妈说:“小九,要吃饭哟。”

庆小兔抬起手拍旁边的书一下,姨妈说:“你还想打人呀?”

外婆说:“今天有藕哟。”

庆小兔说:“不要。”

庆小兔又在书上拍了一下,姨妈说:“你在这样,就要打手了。”

庆小兔又拍了一下书,姨妈过来说:“你是哪一个手在打书呀?”

庆小兔把右手慢慢的举起来。

姨妈说:“你还打不打了。”

庆小兔含着眼泪摇摇头。

庆小兔说:“屁股冷。”

外婆说:“什么屁股冷呀?”

我说:“小九的屁股挨着冷板凳了。”

姨妈说:“不要紧,一会就会把凳子捂热了。”

庆小兔说:“妈妈抱。”

妈妈说:“吃的好好的,怎么要抱呀?”

我说:“小九是穿的开裆裤,我们以后给庆小兔的凳子上垫一个垫子。”

妈妈说:“原来你是把妈妈的腿当做垫子了。”

庆兔兔在骑滑板车,庆小兔在骑扭扭车,但是今天庆小兔没有坐在扭扭车,庆小兔是在后边推着扭扭车在走。

妈妈说:“庆兔兔,你骑的速度要慢一点,你要和弟弟保持一定的距离。”

妈妈单位发来一套床上用品,庆小兔把包装袋放平在地板上,庆小兔猛地扑上去。

庆小兔把鞋脱了,庆小兔站在包装袋上边,庆小兔说:“蹦呀蹦,好舒服。”

庆小兔把抱枕也放在包装袋上边,庆小兔坐在抱枕上。庆小兔站起来,庆小兔站在抱枕上,庆小兔说:“好高。”

庆小兔把抱枕放在包装袋旁边的地板上,庆小兔想站在抱枕上。

我说:“抱枕是放在沙发上的,抱枕是让我们抱着睡觉的。”

庆小兔这才把抱枕放回沙发上。

庆兔兔很多冬天的衣服要带回家,童车上装的满满当当,庆小兔并不嫌弃童车的重量,庆小兔还是推着童车一路走过来。

庆小兔不推车了,我过去来推童车。

庆小兔拉着外婆说:“外婆推,外公走。”

外婆说:“小九,你推车子还要分人呀?”

庆小兔摆动双臂说:“齐步走。”

庆小兔望着我说:“外公走。”

庆小兔说:“立正,停下来。”

庆小兔慢慢的往后退,庆小兔一直退到童车的前边,庆小兔说:“挡住了。”

外婆说:“挡住了怎么办。”

庆小兔说:“绿灯行。”

庆小兔马上往前跑了几步,外婆还没有推多远,庆小兔就又遇见红灯停下来。

外婆说:“你怎么又停下来了。”

庆小兔说:“红灯。”

路上庆小兔看见一块石头,庆小兔捡起石头往回走,庆小兔走到原来积水的地方问:“怎么没有水了?”

我说:“这几天没有下雨,哪里会有水呀?”

庆小兔摆出一副跑步的架势,庆小兔说:“外公跑步。”

看见我跑起来,庆小兔也跑了起来,庆小兔很快跑到前边,庆小兔还不断地回头看我是不是在跑。

庆小兔说:“下雨了。”

外婆说:“是的,好像天在丢雨点了。”

妈妈回来的时候,妈妈已经打着伞了。

妈妈说:“小九,我们去不去拿快递呀?”

妈妈和庆小兔还没有走一分钟,一场瓢泼大雨倾泻下来,接着就是隆隆的雷声。

雨来的快,走的也快,可能就五六分钟,外边只能听见稀稀拉拉的雨点声音了,等庆小兔拿快递回来,雨已经悄悄地消失了。

庆小兔进门就说:“外婆,吃西瓜。”

外婆说:“这个季节怎么会有西瓜呀?”

庆小兔说:“有西瓜。”

妈妈说:“是买了一个小西瓜。”

其实西瓜并不很小,跟一般的麒麟瓜差不多大。

把西瓜切成两半,外婆说:“这个西瓜的皮怎么那么薄呀,第一次看见这么薄的西瓜皮。”

西瓜皮可能就两毫米那么厚。

庆小兔过来就要端西瓜,外婆说:“我们尿尿。”

庆小兔说:“不要尿。”

妈妈说:“你不尿尿,你今天就不要吃西瓜了。”

庆小兔马上就往外婆这里跑过来,庆小兔说:“尿尿。”

我鼓掌说:“庆小兔真行,知道尿尿了。”

庆小兔尿完尿洗完手。

庆小兔说:“两个西瓜。”

妈妈说:“两个半边西瓜。”

妈妈和庆小兔一个人拿着一把勺子在挖西瓜吃。

妈妈已经放下勺子,庆小兔还拿着勺子在挖,庆小兔舀起一些西瓜,庆小兔伸出舌头在西瓜上轻轻地舔了一下,庆小兔满怀喜悦地说:“好甜。”

半边西瓜慢慢的显现出白色,妈妈说:“没有了,不要再吃了。”

庆小兔用勺子指着西瓜说:“还有。”

庆小兔把剩下的西瓜一点点地刮下来,庆小兔把西瓜水舀进嘴里。

西瓜已经刮不下来了,但是勺子让红色的西瓜瓤挤出了西瓜水,庆小兔抱起半边西瓜,庆小兔仰起头把西瓜水喝的干干净净,庆小兔的胸前的衣服也都变成了红色。

庆小兔说:“湿了,换一个。”

庆小兔拉着我说:“躲猫猫。”

庆小兔把我拉到卧室,庆小兔说:“躲猫猫。”

庆小兔立刻跑了出去,我来到客厅,我发现妈妈晾晒的大衣在动,庆小兔躲在妈妈大衣的后边。

我说:“庆小兔去哪里了,怎么看不见。”

庆小兔没有出来,我对着庆小兔的方向说:“庆小兔怎么看不见呀?”

庆小兔探出头说:“在这里。”

庆小兔又把头缩了回去。

我说:“好像听到庆小兔说话了,怎么看不见呢?”

庆小兔一下子跑了出来,庆小兔说:“在这里。”

庆小兔挥着手说:“让开,躲猫猫。”

于是我又回到卧室里去,这一次真的没有看见庆小兔在哪里,我巡视四周也没有发现庆小兔在哪里。

我说:“唉,庆小兔在哪里,怎么看不见呀?”

庆小兔说:“在这里。”

听见庆小兔的说话声音从餐桌下边传出来,六把餐椅并排放着餐桌的两边,高高的椅背上套着椅套,庆小兔趴在靠里面的餐椅下边,我站在客厅里根本就看不见椅子下边的人。

我还是明白人装糊涂,我继续在问:“庆小兔,没看见。”

“庆小兔去哪里了?”

“庆小兔是不是出去了?”

庆小兔突然露出头说:“在这里。”

我说:“看见了,庆小兔在这里。”

庆小兔走过来马上哈哈大笑。

庆小兔指着卧室说:“躲猫猫。”

当我这一次出来,一眼就看见庆小兔躲在小房间的门后,小房间开着灯,小房间的门是玻璃拉门,玻璃是毛玻璃,但是毛玻璃挡不住庆小兔的身影。

我一直在喊:“庆小兔在哪里?”

“庆小兔找不到。”

“庆小兔看不见。”

庆小兔把玻璃门拉看一条缝,庆小兔偷偷地往外看,在我转身的时候,庆小兔说:“在这里。”

我把身子转回来,庆小兔已经把玻璃门关上了。

雨已经停下来了,可是轰隆隆的雷声却接连不断。

庆小兔问:“什么声音呀?”

我说:“打雷的声音。”

庆小兔两个胳膊互相抱着,庆小兔说:“怕。”

我说:“打雷有什么怕的。”

妈妈说:“打雷就是比较大的声音。”

雷声响起来了。

庆小兔说:“打雷了。”

雷声又响起来了。

庆小兔说:“又打雷了。”

接着雨又一次光临我们的头顶。

庆小兔说:“下雨了。”

《庆兔兔日记》2854白天不再兜尿不湿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