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记(一)

发布时间:2019-10-08 08:43 阅读量:2 日记本:《个人日记》

昨晚,儿子和儿媳妇及还有一个月即将要出生的小孙子,为我和夫人开始申请签证了,因机票在一月前就预定好了。从南京禄口机场飞,要飞五个多小时,去那个与我同龄的城市花园的岛国。

接到了儿子发来的微信,说把我们的身份证拍成照片传过去。从抽屉里,从皮夹里,把身份证取出,用最高的摄影技术,端端正正地拍了五六七八张。又仔细端祥了半天,认认真真地放大了看,否定了五六七张后,留下一张,心满意足地通过微信,发至五千公里外的那花园城市的岛国。

尽管中国媒体还在热乎中且洋洋得意地报道着,我们的国70年国庆,强大起来了,正逢盛世。尽管今夜北京鸟巢上空飘着几个疯子般的音乐人,在声嘶力竭地叫喊着。尽管我在的小城,除了电视里国旗招展,音乐激荡,整条街依然如故,只有出租车跑得欢,打开车门出来的乘客,十个有八个是踉踉跄跄的酒喝多者。

我没心情看那山寨版的“好声音”在鸟巢的狂欢夜盛会。发了照片后,却躺在床上了,连看的《日光流年》书也合上了,放在床头柜上,在幽暗的台灯灯光下,快昏昏欲睡了。

尽管此次将是我人生第一次出国门,更是第一次要坐大飞机,可是心里却莫明地惴惴不安。心想,人生半百了,若不是儿子们在那岛国,要不是我的桃宝孙子跟我们约定下月那日诞生要与爷奶见面,我与我夫人何年何月能坐上飞机,一飞就几个小时,一去将数天,且到当今世界上富甲前两三排位的岛国?

因为我们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人均GDP排名在近百名的“发展中的国家”。更因为我只是马路边摆地摊的小店业主,因无财也无能,所以潦困在这小城内大半辈子了,连国内的名山大川的游玩也在前两三年刚开始。

被风被雨被雪被霜,吹呀,淋呀,压呀,打呀,五十多年了,一直为活着有一口气而忍辱负重砺历前行并苟且偷生着。那有闲钱去他乡去异国游玩?只能仰望那些有权人,那些贪官们逃离至地球另一端天堂之国去潇潇洒洒。只叹国外的资本家们,雄心渤渤地准备着飞离地球,去天宫,去中国嫦娥住的地方,甚至去火星的计划都备好了。而我呢?中国最接地气的,最低层的贫苦大众,只能望而兴叹,望而却步,望而生畏!

卧室门动了,夫人看完那狂热的“好声音”电视现场直播,从客厅里来了。她也兴奋着,高兴地说:还是我看好的那小丫头拿到了冠军。

我依然没有说话,心里仍然在想,这丫头与我们有半毛钱关系吗?她从今夜飞黄腾达了,她只会带上她父母亲人周游世界,会带上我们吗?

我们还是欢天喜地准备去那岛国吧,因为我们的儿子和儿媳及孙子在那里伸出了双臂在欢迎着。

我终于露出了微笑,美美地把头贴在枕头上,甜甜地去睡觉了。

(期待着《出国记》<二,三>吧。)

出国记(一)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