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记:人生就是到此一游?

发布时间:2019-08-01 13:30 阅读量:3 日记本:《个人日记》

凌晨五点起床。貌似是我唤醒了这座全国百强县市排名第一的城市。奔驰在地铁建设中的前进路,没有感受到黎明前的宁静和希冀,更多的却是一天高温后的喘息。

取道苏州,载上公司网络编程总工,一路直奔目的地浙江奉化马头村。话说那里有开发民宿的广阔前景,由于多日“旷工”不曾上班,所以出发前也来不及做任何信息查询和准备,只知道,马头村是个古村,而且在“蒋委员长”出生地的辖区内。在此值得补充说明一下的是,开发民宿项目纯属业余,不过对于策划创意来说涉猎行业广泛一些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所以自始至终不拒绝也不承揽,就当做着玩儿。

上午近11点抵达宁波奉化,在当地一位赫赫有名收藏家的带领下,和杭州赶过来的民俗在营者方总一行汇合后前往马头古村。

到达村口,下车伊始,我特么的觉得“不伦不类”。其一,村庄的风格不伦不类,农村新型建筑和马头原有风貌格格不入,关键与我理解的新农村建设和古村落完全无法搭上边界,千丝万缕却没有一根毛可以扯上关系。其二,我们这么一群人高调介入不伦不类,烈日下的马头村近乎呼吸静止,我等却大呼小叫,肆意蹿串,与鬼子进村无异,弄得当地静心纳凉的老人惊慌失措。

如此温度,如此场景,谁能做到不流汗?

在马头村转了一大圈,并无实质性的收获,倒是对马头村在国民党时期出了多位高官和将领有些畅想,我在想,老蒋或许也是一个极有老乡观念的人,当然还可以做更多延伸,我自己在心里偷着好笑。

期间,在马头当地一户人家落座,热情好客的主人当即用盆是用盆哟,端出冰冻的自产无花果,肉鲜味美,大快朵颐。同行的方总随即还购买了一大箱,虽然储藏和保鲜是个难题,但是主人用冰袋和泡沫箱打包,话说就是发到北京也不会坏。从主人家出来时,看到院子里的无花果植物以及挂在上面的果实,不仅感叹,无花便有果,为什么就这么活生生的少了一个生命环节呢,大自然以及人生的奇妙真是无处不在。

在马头的上级行政管辖区域裘村镇吃午饭。席间,方总诚意邀请我个人去临安的心方向民宿小住几日,为心方向“策划策划”。我用呵呵取代回答。对于心方向,我有策划之名,并无策划之实,除了名字是我取的,其它的东东都是他们按照自己的想当然去“设计”的。当初,我是有建议和构思的,想以民俗文化结合地域风情让经营更有品味,同时注入一些延伸消费项目进去,可结果却大相径庭,很长一段时间我几乎不再过问。这不,方总感觉到普通的民宿经营并无亮点,虽然表面看似经营状况尚好,但是没有任何内容的营销终究经不起时间和市场的打磨,我为方总的认知感到欣慰,至于去与不去,两说。

话说奉化的水蜜桃特么的有名气,当然对于水果盲的我来说没有任何感觉,但是热情豪迈的方总却一再要求我们绕道奉化县城,花了一千多元为我等几人一人送了一提。传说中的特产经济大致就是这么形成的。我以为,特产也需要特有的消费群体,特别的产品,也需要特别的爱和喜欢才会有市场。如我一般,吃百家饭的人,就无所谓特产了,此处应该有呵呵渲染气氛。

下午四时许驱车往回赶,结果刚上高速不久,导航告知相当一部分路段封闭。只得怏怏的从就近的出口下来改走省道。少有行驶省道经验的同事一路喋喋叨叨......也难怪,当我们已经习惯于生活的某种舒适度之后,稍有改变,自然就会变得莫名其妙的狂躁。很多时候,很多事,很多能力,都是逼出来的。不无道理。

回到家,已是晚上九时许,特累。洗去一天的疲惫,躺下。这个时候,脑海里生物钟般地充斥着父亲的音容笑貌......我很奇怪,父亲在世的时候,为什么很难有这样的场景,而现在却挥之不去。父亲已然停留在昨日,为了爱我的人,也为了我爱的人,我需要的是振作,不能一味的生活在痛苦、愧疚和悔恨之中。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于是,在今日,作昨日记,曾经马头一游。

昨日记:人生就是到此一游?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