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乃器传】读书笔记(24)

发布时间:2019-04-26 07:55 阅读量:10 日记本:《个人日记》

1949年9月9月21日在北京召开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章乃器被选为主席团成员并参加了开国大典。中国人民政府成立后被任命为政务院委员和编制审查委员会主任和财经委员会委员。

1949年12月章乃器随同毛泽东、周恩来访问苏联,章乃器来到“世界和平堡垒和革命心脏”莫斯科,感觉整个身心和理念都得到了升华,飘忽到一个崇高无比的境界里,从此他开始学习、研究马列主义哲学、维物辨证法,甚至让自己的子女、妻子到华北大学学习革命理论。

与毛泽东访苏期间,章乃器还受到了斯大林的接见,回国后他写了许多篇赞颂中苏友谊的文章。1952年4月章乃器作为中国经济代表团成员再到苏联参加“莫斯科国际经济会议”,斯大林亲自帮助中国代表团审阅发言稿。

章乃器曾对毛泽东【论人民民主专政】中说的“一面倒”不理解,两次访问苏联使他改变了印象,认定中国民族工商业必须依靠苏联老大哥,但他也认为对苏联的东西不能都照搬硬抄,应根据我们的国情因地适宜灵活借鉴。他在多篇写的文章中借鉴了毛泽东的思想体系,说道:“外国的东西必须取其精华弃其糟粕,也不可以生吞活剥毫无批叛的吸收应用。”

1951年章乃器率领全国政协西南土改工作团20多人赴川东参加土改,期间国家的报刊社论一再强调的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很少有限制群众过火行为的文章。章乃器是固执的学者思维方式,很难理解“土改”的政治意义所在,曾在1950年6月22日的政协会上就曾发言“关于对土地改革的几点意见”,直言不讳矫枉过正的右倾思想,指出“应该禁止肉刑、乱打乱杀,更不可以有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报复行为,提倡应“和平土改”。章乃器虽然以前也读过毛泽东的【论人民民主专政】和【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也知道些“矫枉必须过正”的道理,但仍坚持“打人、吊人、肉刑的情况必须绝对禁止”。章乃器还把自己对土改的工作要求通报发给川南、川西、川北各地的土改工作组。(待续)

【章乃器传】读书笔记(24)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