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浅光阴,浅浅白

发布时间:2019-03-18 09:52 阅读量:5 日记本:《个人日记》

我在沉寂里待了很久,略过一切有着明艳色彩的季节,只停留在那片雪白之中。且待那绿意盎然的时刻,温煦的风悄悄吻过我的额头,将我从昏睡中唤醒。

当每一缕日光都充满了柔情蜜意,当寂然冬日里的植被再次冒出新芽儿时,我才忽而悟起,我所期待的,又一个春日已然来临了。

仿佛去岁的春日太过久远,久到我已经忘记了柳树婀娜的样子,和那些在它枝干上的鸟儿是如何地欢快雀跃。久到,一眼望去却忘记曾经内心的悸动该如何复燃?一阵清风吹来,吹散了薄雾的缭绕,吹醒了春天翕动的眉眼儿。这风,终于,不再那么刺骨了……

西风消弥,百花葱茏。淡紫、浅白、嫩黄、翠绿和火红……杏花疏影里,层层叠叠的万千颜色像是冰封了几个世纪的芬芳又依次活了过来。那里的一切都是崭新的,透着经久埋藏着的欲望勃发的力量,没有丝毫陈腐之气。

万物复苏,我也似乎应该揉揉眼睛,凝视被我搁浅的那颗裸露太久的灵魂,那上面已有浅浅的尘埃,散发着忧郁的味道。那里已经很久未嗅到春天的气息,亦没有日光慷慨的赠予,悄悄地,竟慢慢地萎靡起来……

她已在时光无尽的消磨中失掉热忱,更羞于比拟那初春的魅力--既有自己的柔情,亦有冬的风骨。既脉脉又凛冽。从容而来,潇洒而去,从未有过一丝迟疑与畏惧。来时带着光耀,去时亦带走繁华。

吾本凡俗,且因某种执念而痴缠不休。时而惆怅,无法安抚那满怀的不安躁动。时而畅想,愿饮下这一杯岁月精酿的酒,折枝为笔,大地为纸,画下这有血有肉的山河朗朗。鹤之轩逸,鹿之俏皮,白云的气定神闲,还有那层层葱郁叠翠……合十默愿,素念清欢。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外面的天空青蓝如许,只撩拨的人蠢蠢欲动,若是心无旁骛地游走于这世界,挣脱思想的禁锢放空所有,该是怎样的轻快和惬意?

无奈,心灵太轻,尘世太重。曾一度向往的山野悠居终难如愿,那么只好选择继续留在这片茫茫市井。愿此生再无迷途,静静地看尽冷暖百态,生于繁华,而赠于繁华。

浅浅光阴,浅浅白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