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腔杀机也

发布时间:2019-03-09 19:05 阅读量:14 日记本:《亓方文的片段》

最近单位里在搞事,哦,说错了,在重新核岗。

名义上是因为限产了,没有那么多的产量了,所以要按产量重新核所有岗位的工资薪酬。

名义上主要是辅助工,同时也包括一些一线操作工。

或许有道理,而且很对很必要,但,对于领导的次序我有意见。

以前的时候,只有一个人和一个部门出现多加工作量的情况,是这样安排的,这样上报的,这样被认可的,这样继续下来的;今天了,你们说这样不对,不应该加这些,说只有你是这么算的。

我们这样算已经二年了,你如果认为不对,需要调整,请明确指示,下条文,自下文之日起执行;不能对以前认可的一直在执行的方案忽然否决。

对某工序薪资核算,你们下通知让每班记录产量,却不认可数字的准确性,我解释说一供二用三方面数字都能对起来,你却说他们仨私下对好了的。我说其中一方数字是我计数记录的,不存在三方对数。还是说要等本工序设备上自身计长表为准。

我笑笑,如果满眼没好人的话,你的计长表也是可以做假的啊。

“闻人善则疑之,闻人恶则信之,此满腔杀机也!”

现在在查清洁,查现场,标准提高到做不出,还在强调比起别人来有差距——为什么不跟别人比其他的工作量?单单拿产量说事,产量等同于工作量吗?公司如果真穷到付不起应该付给员工工资了,那真没什么存活的意义了。已经低到连省最低工资水平以下了啊。已经到了怕员工去告,一告一个准了啊。

呵呵,不说了,学习强国去,政治任务。

不说了,两会期间,要稳定呢。

满腔杀机也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