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时期回乡探亲时在批斗大会上向历史反革命分子敬军礼

发布时间:2019-01-17 11:28 阅读量:6 日记本:《个人日记》

一九六七年秋,大学应征入伍七年后,终于得到部队批准回贵阳探亲。于是乎,-身戎装,一身硝烟,从中越边境马关县都龙开始1700公里路的回乡之旅。

搭乘的军车路经云南省开远县东山坡与一列出国车队会车时,竟然到一位去越南河内安沛机场的老战友,当他得知我要回贵阳时大声呼喊:"去看我爹,贵州省交通厅,罗镜明....."战时公路拥堵,不容我们停车多说一句话,匆匆就此告别。

回到贵阳次日去贵州省交通厅,正碰上厅机关开批斗大会,时任省厅总工程师的罗镜明身挂"反革命分子"黑牌站在台上,弯腰低头,形容枯槁。我脑海一片空白,不由思索大步走到台上,双足并立,收腹挺胸大声说道:"罗伯伯,我是罗飞豹战友,来看望你老人家!"随即"吧"的一声敬了一个军礼。批斗会场顿时大乱,"什么人?"主持大会的政工人员大声斥问。我也大声回答:"我是他儿子战友,不许可看一眼?"

"你知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历史反革命分子!你是解放军,你站在什么立场?"政工人员声嘶力竭,咄咄逼人。

"反革命分子的儿子无权与美帝国主义作战,你可以通知部队让他回国,要不要地址电话?昆明军区黄河台转7617部队,越南河内昆字9793信箱......"

批斗会场人声鼎沸:"散会算了,人家儿子战友来一趟不容易......","让人家回家说说话,大小也是个军属......"

会场自动散会。我搀扶着年事已高的罗工程师步出批斗会场,感到身后有人投来敬佩目光,不用猜,我坚信。

越战时期回乡探亲时在批斗大会上向历史反革命分子敬军礼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