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燃黑夜》33:美国法官之子揭秘美国政府的弥天大谎

发布时间:2018-11-30 10:37 阅读量:3 日记本:《个人日记》

33

碰壁首饰店的老板鲍比,住在该店楼上的一间小小的公寓里,那里有一样雨彩等人所没有的东西:电视!雨彩已经数月没看电视,也并没想着什么节目一定要看,但今天例外:今天是宇航员预定踏上月球的日子!于是她甜言蜜语恳求鲍比搞一个“月球聚会”,经不住软磨硬泡,鲍比终于同意了。于是,凯西从月宫中餐馆买了一些食物带来——也只适合带那儿卖的东西;雨彩带了苏打水和葡萄酒;泰迪带来了一些大麻香烟。

下午,除了佩顿,他们全都坐在了鲍比客厅里,观看着模糊不清的黑白电视节目,只见两个看上去很像是米其林轮胎先生的男子在乱石嶙峋的地上跳来跳去。

“幻想无极限。”凯西的两眼眯成了一条缝(他已经吸完了一只大麻)。

“二十多万英里,太他妈远了!”鲍比声音沙哑地说道。

雨彩放低了照相机,斜着眼睛看着电视;她不仅照了几张大家看电视的样子,而且抓拍了电视转播的一些画面。“看那样子,他们就像是在玩弹簧高跳。”

达尔笑了起来,跟着他们来的比利也笑了;尽管在富乐顿医院遭遇了不爽,但抗生素似乎真的有了效果,他的咳嗽似乎减轻了不少。

与前几个星期相比,亚力克诗显得无忧无虑轻松自在。“这些画面真令人吃惊……来自月球……实况转播!是怎么做到的啊?”

“科技进步的奇迹!”凯西说道,同时瞥了一眼泰迪和达尔。

“进步?嗯?”达尔对着凯西,一笑了之。“我们需要佩顿时,他在哪儿呢?”

泰迪眉头一皱:“怎么啦?”

“还记得我们在威斯康星对于‘进步’的讨论吗?”凯西说道,“佩顿试图说服你父亲:社会最感兴趣的并非进步。”

泰迪摇了摇手腕;他那刻了名字的手链顿时叮当作响。

“嗯,呃……请回答一下这个问题:我们怎么知道这是真的?”他指着电视屏幕。

“怎么?”凯西问道。

“假如我们此刻所看到的是好莱坞搞出来的呢?就为了让我们认为是在月球上发生的?”

“你是怎么想的?”雨彩问道。

“政府不想让我们质疑战争,就制作了这个宇航员登月的电视节目来转移民众的注意力。然而事实上只是一群演员加上一些道具在好莱坞的露天片场搞出来的。当然我们并不知道真相,于是对于国家的‘进步’都非常兴奋激动……”他瞥了一眼凯西,说道,“这样就忘记了屠杀、轰炸、镇压等等一切。”

“你是说这一切只是一个巨大的阴谋?”

“完全有可能。”

雨彩翻了个白眼。“你知道吗,泰迪?你说对了!其实,我敢打赌这就是肯尼迪家族搞出来的;你知道的,就是想摆脱玛丽·乔·科佩奇尼[1]之死给他们的压力。”科佩奇尼的尸体两天以前才在参议员肯尼迪的轿车里找到,就在麻州查帕奎迪克岛附近。

泰迪严肃地点了点头。“我自己也很纳闷。”

雨彩瞪着他:“天哪,泰迪!瞧你那一副严肃的样子!”

泰迪耸了耸肩,掏出一支万宝路。雨彩看着他划燃一根火柴,点燃香烟,吸了一口。

雨彩又看着他吐出了一口烟子:“你变得怪怪的了,你知道吗?”

“你和那些不三不四的家伙混在了一起,马克汉姆,”凯西接着说,“你的脑子成了一包糨糊。”

鲍比伸手拿起了一个蛋卷,再分成两半,把其中一半扔进了嘴里。“你们觉得这会是他政治生涯的结束吗?”

“肯尼迪的政治生涯?”达尔问道。“我可不知道。不过,我可以保证,你们见不到他竞选总统了。”

“这恐怕并非坏事,”凯西说道。“人们说,他就是那个愚蠢的弟弟[2]。”

“这就是他在参议院还混得下去的原因。”

泰迪双唇紧闭,只是把手镯弄得叮当作响。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的闲聊。

“哦,忘了给你们说,我另外还邀请了几个人来。”鲍比起身走去开门。

“琳达和唐娜?”亚力克诗问道。

鲍比摇了摇头,但他的表情引起了雨彩的警觉。与此同时,鲍比开了门,进来一个男子,穿着T恤衫、毛边裤、拖鞋。鲍比做了介绍,但雨彩没听清他的名字。他端着一个盘子,盘子里是糖醋鸡、蛋卷和米饭。等鲍比坐回到地板上,雨彩就说:“嘿,鲍比,唐娜和琳达好吗?一切顺利吗?”

这一次,鲍比脸红了,左顾右盼,就是不看雨彩。

“到底怎么啦?她俩分手了吗?”

“也不完全是……”

感觉到还有名堂,雨彩身子前倾:“怎么?”

“这事儿……太复杂了,”鲍比说,看着比利。

达尔起身。“嘿,比利!跟我去厨房,我需要你帮忙。”

“等一下吧,他要说的指不定很好听耶。”比利说。

“比利!”达尔的语气严厉起来。

“有好听的就从不让我听!”大家都笑了,但比利还是勉强站了起来,跟着达尔出了客厅。

“可以说了吧?”他们一走,雨彩就问道。

“你们都知道琳达和唐娜是怎样……成为情侣的,对吧?”雨彩点了点头。“不过,情况并非一直如此。”鲍比抓住双腿,上身在地板上前后摇晃。“听着,唐娜曾经叫作‘堂[3]。’”

雨彩屏住呼吸,亚力克诗张开了嘴。

“当时他正在努力变成女人:注射荷尔蒙,开始穿裙子,模仿女人的种种情态,只是还没做手术。”鲍比犹豫了一下。“可就在那时他/她遇见了琳达。”

“哎呀,天哪!”亚力克诗说道。“可别告诉我,他最终还是决定做一个男人?”

“完全正确!他们去了加州的一个地方就是要让唐娜可以变回堂。”

现在轮到雨彩嘴巴大张了;一时间,她和亚力克诗都没说话。

亚力克诗先回过神来:“等一下!琳达对此感受如何?她是个同性恋者吗?”

“她倒是正常的,”鲍比摊开双手,手心向上。“他们相爱了。”

雨彩双手捂脸,摇摇头;亚力克诗茫然若失,然后绽放出满面笑容,进而咯咯咯地笑了起来;雨彩也发出了笑声。鲍比看着她俩,接着也笑了起来。不久,这三人狂笑不止,凯西,泰迪和鲍比的朋友也跟着礼貌地微笑,但主要是困惑不解的神色,就连达尔也从厨房里探出头来。

“一切都还好吧?”

亚力克诗笑得说不出话,雨彩只好挥一下手表示他们很好:“帮帮我,我喘不过气来了!”

“我也是。”亚力克诗喘着气说。

比利出来看着他们,皱了皱眉,很快又回到了厨房里。

笑声终于平息下来,他们精疲力竭地坐在地板上,但很开心——就是那种朋友们分享了某种能让人关系密切的东西之后的样子。鲍比抬起下巴朝向厨房:“那孩子怎么样了?”

“好得多了,我看就是支气管炎,”亚力克诗说。

鲍比的朋友本来吃着盘子里的东西,这时抬起头来:“他什么情况?”

“他咳嗽有血;几周以前我带他去了富乐顿医院,开了些抗生素。”

“咳嗽有血?”见亚力克诗点头,他接着问道,“拍了胸部的X光片子?还是做了肺结核检查?”

“没有啊。为什么要检查肺结核?”

“印第安人保留地的肺结核发病率非常之高。”

亚力克诗顿时一脸关切:“我还以为肺结核早就消除了呢。”

男子摇摇头。“政府就是要你那样想,可是在某些地方,肺结核依然猖獗——当然啦,没人谈论这个问题。”

“肺结核是传染病,会蔓延的,对吗?”雨彩问道。

他点了点头。

“比利不是肺结核,”亚力克诗说道,“你看,他很好。”

“有时候你感染了肺结核,但没到急性期,可能就不知道自己感染了。”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啊?”亚力克诗紧张起来,伸手梳过头发。

“我读的是医学院,”他接着吃盘子里的食物。“嘿,别着急,很可能没事儿。不过,如果咳嗽再起,记住去找医生。”

比利蹦蹦跳跳地回到了客厅,满面春风:“嘿,凯西!我告诉达尔,你最新的《怪猫菲力兹》[4]到了,他说我可以看。”

“放在公寓里的。”凯西说道。

“我可以回去拿过来吗?” 比利恳求道,“求你啦!”

亚力克诗微笑着朝向比利,然后转向鲍比那位朋友:“谢谢你的建议!不过,他还需要去医院呀?我可不大相信!”

雨彩躺在沙发上看书,亚力克诗已经去睡了,凯西还在上班,泰迪和佩顿不知跑哪儿去了,达尔在打扫厨房。这四个男人之中,他最愿意帮着干这些“女人的活儿。”打扫完毕,他放好扫帚和畚箕就去了客厅,雨彩让开一点儿让他坐在沙发上。他双手放在脑后闭上眼睛。

“累了吧?”雨彩问道。

“不见得,只是在想。”

“想什么?”

“人生、爱情、宇宙,一切的一切。”他睁开眼。

雨彩合上书。“一切都在变化,对吗?”

达尔的脑袋倾斜了一下。

“全都乱七八糟,而且丑陋不堪。”

“你的意思是……”

“全都变了:你变了,凯西也是;而且哪,泰迪变得连我都认不出了!”

“我注意到了。”

“他整天和佩顿混在一块儿的时间太多了!”

“也许他变得更加坚定了。不同的时代总会发现不同的自我。”

雨彩捻弄着一绺头发。“我不懂。还记得吗,我和泰迪一起上的中学?他……呃……总是进入他那个阶层的圈子:网球队、辩论俱乐部等等。他总是属于‘特权阶层’那一伙。对于受压迫者的关心从来都不是他的首选。”

“这也说明不了什么。艾比·霍夫曼[5]毕业于伍斯特[6],而凯茜·布丁[7]上的是预备学校。有时候,特权反而会发展成为强烈的公平正义感。”

“或者是内疚感。”

达尔看了她一眼,眼神锋利。

“多年来,富裕的美国白人剥削了许许多多的劳工大众。”她说。

“你参加运动的原因也许是内疚,但我不是,以我的判断,泰迪也不是。”

“那么,他为什么要参加?”

“不知道。”

“这就是我的想法……”她坚持道,“我们不知道他的动机,尽管到了现在我们应该知道。你说说看——你们到威斯康星他家里去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什么也没发生。为什么问这个?”

“他就是从那时开始变化的。”雨彩停止捻弄头发。“听着……我不想当偏执狂,可你想过没有他有可能是告密者?”

达尔看了她一眼,目光尖锐。“你是说他是FBI的卧底?”

“就是那一类的。”

“简直是开玩笑,绝不可能!”

雨彩摇了摇头:“他父亲是法官,他的社会关系非常复杂;也许他父亲已经说服了他。”

“毫无道理!你为什么会这样想呢?”

“我也不知道。”雨彩说道,“一个人为什么会突然转变?也许……”

达尔立即打断了她的话:“不行!你不能这样,雨彩!不能挖空心思去责备人,尤其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

“我一直都在观察他,达尔。有好些事情……呃……真的很奇怪。就像今天关于登月阴谋论的那整个儿的说辞。”

“你认为他是在掩盖自己的真面目?”

“很有可能。这一段时间他完全消失了,有时候长达几个小时,没人知道他去了哪儿;而且,他从不主动提出要干什么事情。”

沉默了片刻之后,达尔柔声说道:“别再这样想了,雨彩。”

她感到一阵刺痛:“我只是想保护我们,万一……”她看到达尔的表情。“哦,别介意。”接着拿起相机走到窗前,滑开窗子,看着那些路灯之间的地面,那儿拥挤着肥厚的影子。“7月7号就是林戈[8]的生日,你知道的。”

“嗯哼?”

她捕捉到了一个镜头。“我读初中时,常常和一个好友谈起披头士,一谈就是几小时。我们当时……哦……大约14岁吧,常常电话交谈几个小时;她喜欢保罗[9],我喜欢林戈;凡是能找到的八卦消息我们都疯狂阅读,了解他们的一切:保罗的生日是6月18日,林戈的是7月7日。”她又对着窗外拍了一张。“我们常常幻想着去听他们的音乐会,自以为我俩是全场唯一不会尖叫的女孩儿,想着披头士当然会注意到我们,会邀请我们演出结束后去后台与他们相见。”

她转过身来面向达尔:“那时候啊,我们是如此地天真,也许可以说是傻得可爱。可是现在,披头士可能要解散了,佩顿和泰迪干着天知道的玩意儿,而你和亚力克诗……”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达尔低头看着她:“我和亚力克诗怎么了?”

“你俩的心思都在比利身上……好像你们是一家人的样子。”

“有什么不对吗?”

雨彩关上窗子,放下相机,回到沙发旁边。“我只是不……我问你,”她坐了下来。“你能肯定亚力克诗爱你正如你爱她一样吗?她总是想要和你相伴吗?”

“我当然能肯定!”达尔两眼喷火,“为什么会这样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也不知道。只是她的家庭背景……价值观……和你的大不相同呀!”

“错!我们有很多共同点。不管怎么说,这儿才是最重要的。”他拍着胸部说道。“而不是这儿!”他拍着额头。

雨彩脑袋一歪:“你当然知道,凯西爱上了她。”

“什么?”

“难道你没看见凯西看着她那个样子、以为没人注意他的时候?不知道凯西总是帮她做这做那的?就像你不在时带比利上医院?保证帮她搞到做首饰所需的原材料?给比利买连环漫画?不知道她有了些微笑凯西就显得多么开心?不知道凯西就像一条狗等着骨头那样等着哄亚力克诗开心?”

达尔双臂交叉:“凯西是我最亲密的朋友,而亚力克诗是……我的灵魂伴侣。这永远都不会改变。”

“你确定吗,达尔?你确定她会永远和你相伴?”

达尔眯起眼睛。

“可我会!”雨彩柔声说道。

达尔看着雨彩;他的表情显出已然知道雨彩的心意,但又像是在斟酌如何回答。

雨彩立即后悔刚才的话;本来她常常强调隐藏真实感情,但不知刚才为什么会脱口而出!更糟的是,达尔如此之久都没回答证实了她的担忧。我真是愚不可及!她试图挽回:“当然啦,作为朋友!”

达尔没吭声,但眼睛里有着某种意味。

“别往心里去。”雨彩站起来,走向收音机,啪的一下拧开了。播音员还在谈论登月者。“让我们再听听人类的巨大步子[10],怎么样?当然啦,他应该说‘整个人类’。你们怎么看?至少应该说‘男人和女人’吧?”

[1] 玛丽·乔·科佩奇尼(1940—1969):美国教师,秘书,政治竞选专家,1969年7月18日死于查帕奎迪克岛的一场车祸,而驾车人正是美国著名政治家,参议员爱德华·肯尼迪(1932—2009)。

[2] 美国第35任总统约翰·肯尼迪有两个弟弟,都是著名的政治人物:罗伯特·肯尼迪(1925—1968)和爱德华·肯尼迪(1932—2009)。

[3] 唐娜是女子的名字,‘堂’是对男子的称呼。

[4] 《怪猫菲力兹》罗伯特·克鲁伯创作的连环漫画,首发于1965年;同名动画片于1972年上映。

[5] 艾比·霍夫曼(1936—1989):美国政治与社会活动家,革命者,反战运动和反文化时代的偶像人物。

[6] 伍斯特:伍斯特理工学院,美国私立名校,受欢迎程度仅次于麻省理工学院。

[7] 凯茜·布丁(1943—):地下气象员派成员,曾被宣判犯有重罪谋杀罪;2003年出狱后担任哥伦比亚大学兼职教授。

[8] 林戈·斯塔尔(1940—):英国披头士乐队的鼓手,本名为理查德·斯塔基。

[9] 詹姆斯·保罗·麦卡特尼(1942—):英国披头士乐队歌手。

[10] “人类的巨大步子”:1969年7月21日,宇航员尼尔·阿姆斯特朗(1930—2012)登月行走,并说道:“对于个人是一小步,对于人类却是一大步。”原话是:"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mankind本来也表示人类,但有人认为应该用humankind;因为从构词法上看,这个词是man(男人)+kind(种类)组成,有歧视女性的嫌疑。用 humankind 则无此嫌疑。当然此处是主持人故意这样以引起笑声和关注,当然也是玩弄文字游戏。

《点燃黑夜》33:美国法官之子揭秘美国政府的弥天大谎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