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者且偷生

发布时间:2018-10-31 01:47 阅读量:3 日记本:《亓方文的片段》

凌晨,看到不算新的新闻,金庸病逝,94岁。

今年是灾年啊,很多我喜欢的人死掉了,李敖、金庸、朱旭、沙叶新、方成、单田芳等,更多的说相声的啊,常宝华、师胜杰、丁广泉、刘文步、吴兆南、张文霞……而且,重要的是还有六分之一没有过完啊,还有机会,不是么?

昨天李咏死去的消息传来,有朋友就说才50岁,好可惜什么的,我说想想我们的三先生,已经过去5年多了啊。

我的同学们,这一伙那一伙都有不在的了,最晚的这一群已经有三个丧偶的,只等着死本主了。

也许就是我吧,无所谓。

晚上八点多,忽然接到一条短信:“您的好友(132*********)正在使用滴滴出租车,车牌:*******,车主:房师傅……”

嗯嗯,知道了,安全第一。

重庆一辆公交车跌落120米,下桥跳江,车上15人;印尼一架飞机13分钟坠海,机上189人;西藏雅鲁藏布江又滑坡了,堰塞湖了,不知道死没死人,死多少人……

死者长已矣,我们存者且偷生吧。

下午一上班,说子亮父亲不在了,问有过儿吧,没。

说早上开会没几个人,程九十多的老母住院,刚离婚的那位“家里有事”,昨天就没上,安排好几个人帮着摁指模打卡签到。

那俩同事还是互相瞧不起,告白着对方的不是。

残月当空,风清月明。

没有南瓜灯。

晚安,我的世界。

存者且偷生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