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鞋

发布时间:2018-10-22 14:50 阅读量:3 日记本:《我的笔记》

文/冷月

又是一年深秋到,今年大概又是一个冷冬吧,早早地就感觉到脚巴凉巴凉 ,于是从柜中翻出多年来穿过的棉鞋。

这是一双纯手工做的老式棉鞋,纯棉布鞋底都是一针一线缝制而成,鞋跟的缝线小有裂开,灰白的灯芯绒鞋面一看就知道是许多年前的旧物,而我却一直舍不得丢掉,春天过后我便会小心地拾掇好放在柜子里面,每年冬天又翻出来穿在脚上,感觉异常温暖。

这双纯手工棉鞋已经记不起是哪年婆婆给我做的,那个时候的婆婆还算年轻,至少还可以拿针捏线缝制衣物 ,因我一直脚凉,婆婆就会在冬天给我做棉布鞋穿,春秋也会给我做单布鞋,她说:“布鞋吸汗,不至于脚掌老感觉湿凉”,那个时候,心里装的并不是婆婆的关爱,而是因为她是母亲,似乎这些都是应该做的。

初家到婆家时,她还是年富力强的母亲,家里的田地大都由她耕种,平日还要承担洗衣做饭、喂猪、打扫院子等家务,同时每逢双日还要将家里种的各种农作物拿到集镇上去“赶场”,家里每每来了客人,她除了做饭还要陪客喝酒,婆婆花钱也算一把“好手”,只要手头上有钱,她必会变着花样把钱花出去,似乎从来都没有存钱的心思,对于同样在农村长大的我来说,总觉得婆婆不够节俭,不过打心里还是认为婆婆是家里的顶梁柱,公公反倒没给我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

年轻时跟婆婆的关系不好不坏,闲暇的时间也会和婆婆拉家常。所谓拉家常无非是听婆婆多年来搁在心里的唠叨而已,比如公公不怎么顾家,还经常在家发火骂她、打她之类,而我觉得男女是平等的,婆婆做了这么多还遭公公的打骂显然是公公不对,于是就怂恿婆婆还手,有一次婆婆真的用家里的笤帚打了公公,之后还兴致勃勃地讲给我和爱人听。那时候爱人还惊讶多年来从不还手的母亲怎么突然跟父亲对着干,大概他不知道我才是婆婆背后的怂恿者吧。

听爱人讲,婆婆原是大户之女,李家是当年的望族,而外公是李家族长,想必婆婆作为长女,也是不乏大家之气吧,所以做针线、干农活、做家务、之人待客包括“大手笔”的花钱也是在婆婆年轻时养成的,以至于到了耋耋之年消费意识也不逊于年轻人,她常说:“挣钱就是为了花钱”,很多时候和婆婆相比我还真觉得汗颜。

随着年岁的增长,我也渐渐成了婆婆当年的模样,再次穿着这双棉鞋,心里突然感觉异常温暖,原来这是一种沉积多年的爱,在不断变迁的岁月中逐渐成长为深深的感动,这种感动是来自心底最初的爱和关怀。

棉鞋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