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今后的每一天

发布时间:2018-07-04 23:37 阅读量:8 日记本:《亓方文的片段》

今天,今后的每一天。

一样,偶尔也不一样。

今天下班跟儿子说,今天不能带你去了,虽然我请客;因为你已经毕业了,而且没稳定下来,问问答答的不好,儿子说知道,主动提前去奶奶家了——而且我们提前打过招呼的。

今天是我自己送我们单位主管,他辞职了。

官方原因是身体——的确,他上个月或者更早住过医院,因为他的糖尿病。当他出院上班以后,也就是六月初发微信朋友圈他抽的六月签是“放下”时我忍不住评论道:“怎么那么巧”,他回一句“天意”,我就知道了所谓“流言不虚”。

本来任何一位这种级别的同事离职必然有官方的送别宴的,但昨天开会时候已经说过,因为查党建,所以迎来送往要稍微滞后,让我们等通知。

我就知道,我不必等了。

我昨天打电话给正主,问有没有安排,我要请客聚会。

先是下意识的推脱:不行,近期查得狠;我笑了,只我们几个人,谁查谁?查得着么?等我说明参加人员后,马上回道,今天不行,明天吧。

好的。

于是,就今天了。

他是六十年代的,那三位陪客是五十年代的,我是七十年代的,今天没有儿子,没有九十年代的儿子。

因为——我跟儿子说了,你已经毕业了,却没有安排或定向,问问答答的没什么意思。

其实,我也怕正主放不开。

下午,我先去接大哥,不在家;嫂子说在公园,告诉了我具体位置,我寻到了,看他打完一圈牌(打百分),喊他直接去饭店。

大哥要回家拿酒,我说没必要。

说说闲话。

正主给我一些建议:别傻干,先把困难说给他们,即使同样是自己解决,至少让领导知道。

我笑回一句,以前之所以一直这么做,是因为——在座的那两位是我的直属领导啊,领导对我怎样,我有数;我怎么做,领导也是明白的。

嗯嗯,但,现在,换领导了。

而且,这领导换的,还很好玩。

先是放权给了某二官,他许了某人;但上级大官压下来,换了人选了。

他许的那人被晃点了,他也被晃点了。

唯有我们,涛声依旧。

今天,今后的每一天。

说以后越来越不好干,说现在急流勇退是明智的。

说我们单位顶多撑三两年。

差不多吧。

看吧。

且行且珍惜,咱不急。

今天,今后的每一天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