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江青罕见的4篇文章:谈自由,谈演戏,谈鲁迅,谈西医

发布时间:2018-04-10 13:48 阅读量:11 日记本:《个人日记》

江青罕见的4篇文章:谈自由,谈演戏,谈鲁迅,谈西医

2018-01-20 写手

为自由而战牺牲

蓝苹

真是怪事!世界上没有一样有生气的东西是不喜欢自由的。尤其是称为万能的人类,有时竟为争自由牺牲了性命。

在我很小的时候,那好象是一个五月天气。舅舅特地从乡下赶来,送给我一个很美丽,名字叫做金铃的小雀子,因为那种雀子叫起来象铃一样的清脆动听。我快活的不知怎么样才好,忙着弄这个,弄那个给它吃,可是这个可爱的小东西不但不吃,而且满笼子飞扑。母亲等舅舅走后,逼着我放它。不过那时候我任性的很,哭着、闹着不许放。可怜的小东西,在我家过了一夜就死了,连水都没有喝一口。现在回想起来,我那时太残忍了。剥掉了它的自由,最后逼它走上死路。

一个雀子尚且为求自由死了,那么人,尤其是受着重重的束缚的妇女,当然更应该勇敢地去争取自由了! 自由神可以说是我们妇女争自由的一段纪录。在那里边我扮演一个女兵,她就是为争自由而牺牲了。但是这种牺牲并不是个人的,无目底的,而是世界上所有妇女的牺牲。牺牲的代价一一最后得到真正的自由了!

美国有一位历史家房龙先生,他写过一本名叫人类自由思想发达史的书。他似乎把历史看成了一部自由思想发达史似的。虽然他的见解有些片面,但是大体上我认为是对的。因为过去的许多事实,已经很清楚的告诉我们一一人类的历史,实在就是一部争自由的纪录!

自由神,不过是这大部的记录中的一小页而已。

(原载一九三五年八月一日《电通》画报第六期)

随笔之类

蓝苹

在我童年的时候,每当听见人家说到“天才”二字,不知怎的,就会莫名其妙的竦然起敬!不过,在那个小小的,简单的头脑里,却又时常起伏着以下的疑问:天才?天才是甚么呀?难道是天给的才?那么,天又是谁给的才呢?

最近和朋友们重又谈到了“天才”的问题,争辩所得的结论是:一一认为“天才”是不存在的,只是在人的本质上分着高低而已,光靠着先天的赋与是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演员的!

很明显的例子:何如让一个生活在洋楼,出坐汽车,对于下级生活一点儿也不熟悉的小姐去扮演一个女工,试问能够成功吗?但是我并不是说小姐不能扮演女工,这只是说决定她的成功或失败的,是她的生活经验和她对于社会的理解,而不是所谓的天才!

因此,一个人如果专靠着美貌,或是一点儿聪明去做一个演员,那是危险的!

一个成功的艺术家,一个成功的演员,他不但要有丰富的生活经验,以及对于社会深刻的认识,而且他还需要许多工具一一各种艺术理论、文学、科学等书籍,这些东西可以帮助他更加深刻的去解剖并认识他周围的现象!

同时,一个演员,更应该尽量的使自己成为一个多方面的演员,决不要把自己封锁在一个狭窄的圈圈里!因为一个演员要是只能扮演那种比较适合自己的角色,那就谈不到演技,那只是一种自我的表现而已!

(原载一九三六年一月一日《大晚报》副刊《火炬》《剪影》合刊)

再睁一下眼睛吧,鲁迅!

蓝苹

一个挨着一个,静默地向前移动着。

当我挨到了棺材前的时候,突然一种遏止不住的悲酸,使得我的泪水涌满了眼眶,同时从深心里喊出:

“鲁迅,你再睁一下眼睛吧!只睁一会儿,不,只睁那么一下”!我张大了眼睛期待着。但是他没有理睬我,仍旧那么安静的睡在那儿,象是在轻轻的告诉我;“孩子,别吵了,让我安静一下,我太疲倦了!”于是我带着两汪泪水,一颗悲痛的心,悄悄的离开了他,攒进了那个广大的行列。

这种难以言喻的哀痛,在不久以前曾经苦恼过我一次:在看复仇艳遇的新闻片里,我看到另外一位斗争到死的伟人一一高尔基。我看到高尔基生长的地方,又看到他老年来那种刻苦的精神,最后那个占领全银幕的,紧闭着眼睛的头,使我象今天一样的噙着眼泪恳求着:“高尔基!再睁一下眼睛吧,那怕只睁一下!”但是……。

我象一个小孩似的,在戏院里哭了。

由千万个人组成的那个行列一一那个铁链一般的行列,迈着沉重的,统一的大步走着。无数颗跳跃的心,熔成一个庞大而坚强的意志一一我们要继续鲁迅先生的事业,我们要为整个民族的存亡流最后一淌血!太阳象是不能再忍受这个哀痛似的,把脸扭转在西山的背后。当人们低沉的哀歌着“请安息”的当儿,那个傻而执拗的念头又在捉弄我:

“复活了吧,鲁迅!我们,全中国的大众需要你呀!”

没有一点儿应声,只听见那刚劲而悲愤的疾风,在奏着前夜之光。

黑暗吞没了大地,吞没了我们的导师。每个人象是失去了灵魂似的,拖着滞重的脚步,跨上了归途。

但在每个心头都燃烧着一个愤怒!

(原载一九三六年十一月十五日《绸缪》月刊第三卷第三期)

家庭里的事

蓝苹

新家庭幸福的起点在那里?有的人说,有了钱万事满足,也有人说,生了优秀的儿女,家庭才有幸福,这话自有相当的道理,但金钱未必是家庭的幸福,有时因金钱作祟反而造成黑暗恐怖的事变,可见金钱是靠不住的。我以为康健生活才是快乐与幸福的起点,无论那一家,男女老幼,你伤我病,终年与药石为伍,这是最最痛苦的,反之一家人个个身强力壮,做事的努力做事,读书的奋发用功,内外一元化的为事业前途发展。这个家庭,我觉得是最快乐而幸福的。讲到这个问题,可算是最难办到,不论父母子女,每个人都要讲求清洁,注重卫生,这句话大家会说,但怎样去做呢?恐非经医生指导不可。这里记一点下来,可供一般主妇们参考。

第一点对于医药方面的观感,我自己却不愿奢谈医药事业,因为国人迷信太多,缺乏医药常识,对新医没有彻底的了解与认识。一个人生了病,请了医生,往往不听医生的指挥,出了事,便埋怨医生不尽责,这是多么冤枉的事!在医生方面,很少能研究病家的心理,彼此不相体念,也是失败之因。新医还是萌芽的时期,除都市外,农村里至今还没有受到新医的恩惠,大概也有几项原因:(一)新医人数太少,不够分配,(二)内地生活极苦,交通阻梗,便是有医生,病家总经不起远道求医,(三)农人积财不易,看钱自然很重,不知西药之贵。譬如值五元的药,要他三元,还以为太贵,巴不得医药费全免,但事实上怎能办到呢?所以我相信我国社会,必须运用政治的力量,推广农村的公共卫生,奖励科学的新医,转移人民的心理,新医前途才有可为。

第二点是妇女卫生,卫生两个字,绝不易谈,必先有了钱,才能讲卫生。你想人生四大需要,衣食住行,不都是须有充分经济,才能讲究么?现在大多数人生活也不易维持,那里还谈得上卫生?都市里如此,农村不言而喻了。卫生无论男女,照理都要讲究,可是我国的女人,数千年来受一切不平等的束缚,一向过牛马式的生活,还配谈到卫生?到了现在,妇女界智识已开,所处地位较好,才知道卫生是必须注意的。女子身体的构造,于男子有许多差別,故操劳不及男子耐久,这是天然吃亏的地方。又如缠足束胸,都是女子最苦痛的事,然而现在内地农村,尚有未曾完全革除的,此种陋俗,予女子终生的痛苦,谅其实质,比杀人更惨,这是妇女最不幸最不卫生的事。妇女的卫生说来很简单,我觉得比这更重要的,是家庭的幸福问题。一个家庭要上下一体的相亲相爱相谅解,然目前最普通弊病,是夫妇间不相关切,无爱情可言。有的因经济贫困而夫妇反目,这是最可惜的。应该愈贫困愈要谅解,才有改善生活的可能。

第三是家庭的卫生常识,同样一个家庭,城市与农村有许多不同的地方,日常生活,我以为农村比城市优美得多,譬如农村里虽住的是茅屋,四周空气新鲜,阳光充足,小孩每天受到十余小时的阳光,而都市居民,蜗居鸽棚式的房子,阳光是不易射到的。吃是一家营养最重要的,农人有新鲜的果子,菜蔬,维生素是最丰富的,而都市中人,平日所吃,大都不甚清新,家庭卫生,原以饮食为最要,居食衣着次之。我国人的习惯,适得其反,常见市内的儿童,很多患脚气及佝偻病的(即软骨病),小孩如此,成人可以想见,这便是饮食不卫生的佐证,一个主妇,对饮食先不讲究,还谈得到什么儿童教养么?

第四是儿童卫生,儿童应听其天然发展,过分管束,反而不行,但他们一切生活所需,当然以清洁为第一要义,可惜一般人家太不注意清洁,最好使小儿不与细菌接近,不过一遇了细菌,即生疾病,好像花房中的花草,平素不见日光,一见日光,立呈枯萎,而适应天然的环境的小儿,反有抵抗细菌的能力,但后者死亡率究比前者为高,所以折衷办法,儿童不能过分管束,亦不能随便放任。清洁卫生,是必须讲究的。都市里中上级家庭,喜燃强烈的电灯,小孩睡了,依然电灯通明,殊不知强烈电灯,有伤小孩目光,甚至伤及神经,而有神经错乱的危险,这些都不能大意忽略的。

(原载1936年11月17日上海《大沪晚报》,藏近代史研究所图书馆)

转江青罕见的4篇文章:谈自由,谈演戏,谈鲁迅,谈西医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