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酒

发布时间:2018-03-27 17:46 阅读量:30 日记本:《个人日记》

喝过陕西的西凤酒和山西的汾酒酒。西凤酒前味绵软微辣,但后劲力道一度强过一度,就像一个功力深厚的高手,内力修为极高极深,你和他对掌,开始还在发力,到后来没啥感觉不知不觉就被击倒了。

山西的汾酒倒是入口苦咧,后味却不足。但醉人毫不含糊,不可小觑。两个地方的醋也是一个道理,陕西臊子面的浇汤里的醋越烧越香,山西的醋却可以当佐料,直接用饺子蘸着吃,寇莱公把它装葫芦里当可口可乐,陕西醋这样喝几口,一上午心都酸。

然而青稞酒于二者又迥乎不同,入口清香,不苦不咧。不辣不绵,后劲适当,轻呡一小口,青稞的清香溢于唇齿之间,神清气爽。青稞酒一样,随着量的增加,准会醉倒没商量,不过这个醉不是十分难受的醉。不像有的酒,头疼头晕,喝醉了把肠子差点都吐出来。酒是品的,不是拼的,拼酒量无异于二师兄吃人参果,切勿勉强人喝酒,特别是还要开车的人,最好还要防止阻止开车的人喝酒。武松18碗那是唐传奇在小说里留存的豪侠之气。

饮酒是一种心境,东篱之下,南山之前,一杯清水何尝不令人欲辩忘言。

也说酒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