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花小姐

发布时间:2018-02-10 11:32 阅读量:12 日记本:《个人日记》

大约半个时辰前,还有细碎的阳光,洒在书桌上。托腮发呆,思绪和日头走远。那杯冷却的茶随着记忆的苏醒,又重新滚烫起来,倾杯饮尽,烫了心头,烫了舌尖。 熟识时我用很多个称呼喊你,周艳艳,周杰杰……可是今天,四年未见的今天,我想称呼你为豆腐花小姐。我的豆腐花姑娘。 近些年来,我不再频繁联系同学,朋友。无线网传来的信息,真假难辨。面对面的视屏,都挡不住陌生。如今的日子过得很快,五分钟的问候都成了奢侈,而我恰恰极其怕敷衍。友人发来信息,他说:“出来聚聚吧,太久没见”我泪目……却又数次推掉,早已改变,又何必再见,这么些年来,旧友仿佛是我于陈年酿下的酒,孤独,想念,全是我一个人的。可是豆腐花姑娘,我想你很多遍,今天我们聊聊天可好? 你还记得我们的同桌—阿平,那个死倔死倔的女孩么?最近老是想起你,记起她。我知道有些再见既是永别,当真,她再也不愿见我们,她数次提起:“我的联系人不会超过5个”,所以当她把我QQ号拉近黑名单时,我早已预料得到,却依旧很恼怒,同桌一年的情谊,她说不要就真的不要了。可以说我怨了她三年,也是最近才觉释然,不过是迟早要离散的可怜人儿,多少情谊徒留时光践踏,你看,她早就明白的道理,你说我当初怎么楞是不明白呢?她活得洒脱,可我们终究不是她,即使明白,我的联系人里也不会少于5个人。她是无需人情喂养的精灵,而我们则是贪恋世间温暖的俗子。 当年的你,泼辣,暴力,看着你揪着老贾的耳朵瞠目结舌,也罢,周瑜打黄盖么,我不好说什么,却在心里庆幸,幸好我的性别是你还算颇为客气对待的女性,撒欢无赖的是你,在初三,极其宝贵的课间,厕所从不缺席的也是你,我数次埋汰你:“周艳杰,能不能少喝点水” 。“谁知道你膀胱这么大,真能憋” 让我在卫衣口袋里暖手的是你,喊我徐等等的是你,给我抄作业的依旧是你……你看你在我的记忆里,仍鲜活的存在,好似我们还在坐在一起,相爱相杀。 至于我为什么叫你豆腐花,忍住笑。那天我们聊到高中三年喜欢的人,我颇为伤感的说:“雨后初晴,斜阳若影,他就这么逆光而来,眉目晴朗,我的心……突然慢了半拍” 。好一番伤情,结果就看到你发:“放学餐厅里吃胡辣汤里的豆腐皮,然后一抬头我们对视了,我的心就被他充满了” 。原谅我,不厚道的笑的肚子疼,乐不可支。你依旧逗比一只,哈哈…… 豆腐花,香而不腻,豆腐花姑娘,粗而不砺。 豆腐花,回味无穷,豆腐花姑娘,秀外慧中。

豆腐花小姐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