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是司令

发布时间:2018-01-31 10:52 阅读量:4 日记本:《个人日记》

俺是司令

文/曲阜市实验小学王生

和朋友聊天,谈起来当“官”这个话题。让我想起来,在聊城做报告的时候,我的开场白:我是一名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老师,在坐的有的是校长、主任、教研组长,在我办公室里,有三名数学老师,一名正组长,一名副组长,我是组员。我的同学、亲戚、朋友,都笑话我:王老师怎么混的呀?教了几十年的学了,连个主任都没当上?面对这些质疑,我会风趣地说:不会教学的老师,都当官了。

教学几十年,我最大的官是班主任,说起班主任,还闹一个笑话:有一次聚会,同事调侃:“王主任……”,把班主任的班去掉了,这个称呼让在坐的表哥听到了,无巧不成书,一段时间后,表哥去学校找我,表哥是个虚荣心比较强的人,来到学校见人就问:“王主任在哪个办公室?”一个同事说:我们学校主任中没有姓王的,只有一个王校长,你要找的这个主任叫什么名字?表哥一说我的名字,人家笑着告诉了他,事后,同事对我说:是不是王老师在外面吹湖自已是主任呀?

从小受父亲的教育和影响,也可能是父亲右派期间,被批斗的原因,不让自已的孩子当官了。

说句心里话,我还是挺有当官的潜质的,因为我小的时候,就已经是“司令”了。那个时候应该是六、七十年代,父亲由于历史问题,下放到农村,父亲接受改造,学习班学习等,我们全家受到了牵连,生产队不分给粮食,过年不分给猪肉,姐姐们不让上高中,那时候兴推荐上学,讲究的是家庭出身,像我爸爸这种情况,连毛主席纪念章都不发给,别说入团、三好学生的也事了,明显就是低人一等。可是性格耿直的母亲,一生正直、刚强,为了家庭生活和姐弟的学习,我母亲就到学校找校长去讨个说法,过年生产队杀猪分肉,没有我们的份,母亲找生产队长评理,或许也是我受到母亲的影响,我从小刚强不畏强暴,谁看不起我们,谁欺负我们,我就打他家的孩子,堵他家的烟囱,摘他家的石榴……

慢慢地,周围的小伙伴们,都害怕我,谁也不敢再欺负我们了,并且拜在我的“门下”,当了我的兵,就连比我大三到五岁的大伙伴,也在我的“领导”下,他们称我为“司令”,我手下已经有二十多个人的队伍了,晚上,我们一起“打仗”、捉迷藏、摔跤等,一切听从我的指挥,白天,一早上学去,就有好几个“警卫员”在我家大门口等我了,他们不敢进我家,困为我妈妈不让我和他们一起玩,怕我学坏,他们悄悄地趴在我家门外的土啦堆下等我,我出来后,他们就给我背着书包,一起去上学,还有的从家里偷来的花生米等好吃的贿赂我,放学后,他们又在我的教室门口候我了,然后背上我的书包,送我回家,我的队伍中还有很多“侦查员”向我汇报:谁家的杏熟了,谁家的梨能吃了,谁骂我父亲是“特务”了,谁又欺负的弟弟了……只要我这个司令一声令下,战绩辉煌,当一切凯旋,各自回家的时候,我的家中早已经有家长去找我妈妈告状了。

妈妈经常给我说的一句话:“上等人用话教,下等人用棍教”,妈妈很懂教育,也会教育,既用话教我,又用棍教我,我小时候,没少挨了妈妈的揍。后来才知道,妈妈每次打完我,都心疼的掉泪。不过,我的悟性还是挺高的,现在的一些谚语格言等,都是从妈妈那里学来的。

我虽然很顽,但还是比较听父母的话,家里那么穷,可妈妈不让我拾柴、拾粪、放羊等,妈妈那个时候,就想着要让我做一个“上等”人。爸爸不让我当官,至今连个主任都没混上。

【作者简介】王生,曲阜实验小学教师,山东省远程研修课程专家;山东省基础教育教师培训专家库成员;国培计划2013专家志愿者;发表论文260余篇。指导学生写的《数学日记》发表80多篇;应邀到曲师大教科院、菏泽、济南、聊城、泰安、邹城、曲阜教师培训中心、曲阜师范学校等做专题讲座50余场。《考试与评价》杂志2015年第6期作封面人物,对其教学方法及教育理念作专题推荐报道。

地 址: 山东省曲阜市实验小学

姓 名: 王 生

邮 编: 273100

电 话: 13188827333

邮 箱: qfwsheng@163.com

QQ:728751017

博客:http://blog.sina.com.cn/qfwsheng

俺是司令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