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兔兔日记》2320外公你的字念错了

发布时间:2018-01-10 06:26 阅读量:2 日记本:《个人日记》

2320十月二十一日星期六多云23℃~12℃客厅早晨温度18℃ PM2.5-60

庆兔兔说:“外公你的字念错了。”,一本书念下来这种声音就会一直响在我的耳边。小时候,庆兔兔两岁多的时候,外婆给庆兔兔念书,庆兔兔会经常给外婆纠正读音,现在又轮到我开始学习汉字语音语法了。接连几天庆兔兔晚上念书都成了我的工作,每天两到三本书,这个是庆兔兔小时候养成的习惯,以前晚上睡觉前读书都是由妈妈负责,庆兔兔在姨妈家睡觉由姨妈给庆兔兔念书,我和外婆负责其他时间给庆兔兔念书。

我那个年代还算一个知识分子,在现在我只能算一个半文盲。外婆由于父亲早逝,早早地就离开了学堂,外婆初中一年级都没有读完,外婆只能是一个认识几个字的扫盲对象。外婆的普通话只有当地人知道,自然外婆念书很多字读音不准,很多字都带有地方方言。我念书就是一个蹩脚的普通话,虽然只要不是不常用十分孤僻的字一般我还是念的,再说这么多年的电脑操作也让我对汉字有了一定的了解。

汉字认识不会念是很多现代人的通病,书顺着看下去能够读完一个故事,真正的要去念,很多字就成了拦路虎挡在眼前。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要想把所有的字都认识,把所有的字都理解,真的为难了很多人。

庆兔兔给我纠正的大部分是读音,很多是重音音调出现偏差,妈妈和姨妈都是知识分子,他们的学识我无法去比拟,庆兔兔是继承了她们的衣钵,我只是一个不合格的补课老师,是要学生帮助我才能够讲课的老师,应该不是讲课就只是一个朗读者。

七点多听见庆小兔的说话声音,外婆把庆小兔抱出来,外婆给庆小兔洗脸,庆小兔用手拉着毛巾不让擦。给庆小兔拆尿不湿,庆小兔的一泡尿就尿了出来。外婆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外婆给庆小兔脸上抹香香,等外婆转过身,庆小兔已经坐起来,接着庆小兔扶着栏杆站起来了。

外边已经阳光灿烂,太阳刚刚升起来,房子的影像还长长地留在地面上,太阳底下热情洋溢,树荫底下凉气飕飕。

休息日的马路市场分外热闹,不管马路旁边有多么宽敞,都不会留下一点空隙,除了必须要走人的地方,都会有一堆小商小贩在忙碌着。庆小兔尽管天天都在看,庆小兔没有看腻的时候,庆小兔对买卖双方的讨价还价十分上心,看见活蹦乱跳的鸡鸭鱼虾就不想在移动步子。

摇摇车庆小兔还坐,但是昔日黄花不再,《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明日黄花蝶也愁。》,庆小兔一个摇摇车最多坐一分钟,就连庆小兔最喜欢的摇摇车,也已经失去庆小兔的宠幸。

瑞丰超市的电梯还要坐,上下的楼梯庆小兔还要爬。

八点五十分庆小兔回到家,庆兔兔已经不在床上了,我问:“庆兔兔呢?”,外婆说:“庆兔兔去妈妈房间了。”。

外婆又在给庆小兔喂药,庆小兔的发烧已经好了一个星期了,还要给庆小兔喂药,现在我是不能说了,但是不说也不好,好在这不是西药,中药和食物同源,中药可能毒性相对小一点。

庆小兔坐在泡沫塑料垫上玩玩具,庆小兔还不时地抬起手去按一下游戏桌的按钮,让游戏桌唱起来。我打开电视,我把庆小兔放在沙发上,我让庆小兔看识字大卡。

九点钟,庆兔兔和妈妈从房间里走出来。

庆兔兔在喊妈妈,庆小兔听见妈妈两个字马上也跟着喊妈妈,庆小兔喊着喊着就哭了起来,妈妈过来说:“妈妈抱你一会。”。

庆兔兔在刷牙,妈妈对庆小兔说:“Look at his brother. He's brushing his teeth。”,庆兔兔说:“应该是Look at my brother. I'm brushing my teeth。”,妈妈说:“看哥哥他在刷牙。”,庆兔兔说:“看哥哥我在刷牙。”。

妈妈洗脸刷牙,庆小兔重新回到我的手里。

我让庆小兔看CCTV9记录频道《熊世界》,庆小兔看到熊的时候就和看到小狗一样叽哩哇啦乱叫。这是一个棕熊妈妈带着两个熊宝宝的故事,画面上虽然有解说,但是看不到其他类似纪录片上人的身影,解说词很多就是以熊的第一人称解说的,这个对庆小兔来说是一个绝佳的画面,庆小兔可以学习到很多自然界的知识。

庆小兔要睡觉了,庆小兔有一点瞌睡了,平时这时候庆小兔就会乖乖的睡着了。这一会妈妈在家里,庆小兔一个劲地喊着妈妈,庆小兔的喊声中含着哭腔。外婆说:“是不是要给小九喂一点奶?”,妈妈说:“早上起来已经喂过奶了。”,我说:“现在几点了,马上就要十点钟了。”。庆小兔哭哭兮兮地喊着妈妈,妈妈不紧不慢慢条斯理地整理着庆兔兔要去练跆拳道的道具,其实外婆已经给庆兔兔准备好了。

外婆给庆小兔冲了米糊,庆小兔犟着身体坚决不张开嘴吃米糊,外婆跟妈妈说:“还是给小九喂一点奶,好让他睡觉吧。”,妈妈这才过来给庆小兔喂奶,其实庆小兔并不要喝奶,庆小兔只是想要妈妈抱一下,庆小兔只喝了两口奶,庆小兔就不怎么动了,妈妈说:“你又不想喝奶,闹什么闹呀。”,我接过庆小兔,庆小兔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

外婆说:“也不知道都在忙什么了,起来那么长时间,结果早饭还没有吃就走了。”,我说:“只能说,时间去哪了?”,时间就在我们的身旁,是我们不知不觉的把时间流逝了。

庆兔兔和妈妈走了,庆小兔就和我一起出去玩。

蓝蓝的天上蒙着一层薄薄的雾气,太阳神气地挂在天上,多日没有上班的太阳还没有恢复元气,照在身上还没有那么灼热照人。

从小区门口的摇摇车跟前走过,摇摇车上已经有一个小朋友在晃动着,庆小兔只是用眼睛瞄了一下,庆小兔并没有要去坐的意思。庆小兔好像已经知道菜场的位置,还没有走到菜场门口,庆小兔的身子已经提前到达了。菜场里已经没有早上那么红火,买菜的人还有,但是买菜的人还没有卖菜的人多。上楼就是走马观花,远远地沿着各个摊位旁边经过。下楼庆小兔又拽着我要去看卖鸡的摊位,一条五六家卖鸡的摊位走道是在一个封闭的走廊里,好容易看见一个人进来,却不是买鸡的财神爷确实让小老板们不爽,于是我没有听从庆小兔的指挥,我们没有去看活禽摊位,我们从水产摊位跟前走过。

庆兔兔小时候也喜欢看卖鸡卖鸭的摊位,那时候的这些商贩都是散落在菜场外边随便看随便瞧,现在是在一道狭窄的走道里,每一个摊位跟前就是一个鸡老板站在门口,我们不是买家我们不能搅乱鸡老板的好心情。

庆小兔我是带他到五一广场看鸽子,到水族馆看小白兔小松鼠虎皮鹦鹉,到饭店门口看准备做菜的鱼缸里看鱼。

听着庆小兔在打屁,于是带着庆小兔回来,庆小兔不知道是在看什么,趴在我的胳膊上低着头往地下看,弄得我整个身体都倾斜过来,我问:“小九,你在干什么呀,地上有什么看的呀?”,庆小兔马上就把身体立起来,接着庆小兔重新趴在我的胳膊上,我往地面看,地面上什么都没有,甚至连一块石头一片树叶也没有看到。

回到家打开庆小兔的尿不湿,庆小兔没有屙巴巴,给庆小兔端巴巴,庆小兔屙了很多巴巴,外婆说:“小九已经两天没有屙巴巴了。”。

电视上正在播放《棉花糖和云朵妈妈》,《棉花糖和云朵妈妈》讲述的是日常生活中的故事,《棉花糖和云朵妈妈》没有什么说教,就是用一些故事给父母以启发。

比如当《棉花糖》对外星人感兴趣时,云朵妈妈没有认为棉花糖是在异想天开,云朵妈妈没有用话去搪塞。爸爸给棉花糖寄来望远镜,云朵妈妈帮棉花糖查资料。帮助棉花糖认识了许多星星。

其实教育孩子并不是一定要老师,要培训班,家长就是孩子的启蒙老师,妈妈爸爸就是孩子一辈子的老师,家长的一言一行浇灌了孩子的一生,家长的行为准则就是孩子的道德规范,这是孩子一辈子不会忘记的。

《棉花糖和云朵妈妈》是一部很好的孩子教育的动画片,是孩子上学前的老师,甚至我认为《棉花糖和云朵妈妈》要比《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还要好,《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多多少少还有一点不是孩子们应该知道的事情。

耀眼的阳光阻止了庆小兔的行程,庆小兔也没有提出要出去的申请,庆小兔就是坐在沙发上一个人在玩,只要能够拿到的玩具都玩了,今天庆小兔玩玩具很少往地下扔,但是庆小兔用嘴品尝物品又比昨天多了一些。

十四点钟外婆午睡起来,外婆说:“怎么把这些玩具给他玩呢?”,这是我花十几块钱给庆小兔买的便宜玩具,是一些软塑料的小熊小狗青蛙,外婆嫌弃这些东西太便宜了,外婆怕这些东西颜色鲜艳有有害成分。颜色鲜艳的玩具也可能有害成分多一些。至于在大商场在小商店和地摊上的东西,到底哪一些没有问题谁也说不清,家长只能根据爱好需要印象买东西,每一个家长不可能都变成专家,至于是不是能够给孩子玩,那是质检工商部门管理的事情。

一样的东西,放在不同的位置销售就会有不同的价位,商店里卖的东西不仅仅是一个商品本来价值,商店还出卖一个服务,一种品味。地摊只赚一个差价,商店还要抵消门面工作人员的费用。有地位有头有脸的人是不会在地摊上露面的,他们要买的是一个脸面,一个与其身份相一致的氛围。

外婆给庆小兔喂稀饭,庆小兔吃稀饭快人快语,外婆说:“小九吃饭真的很好,要是小九不生病就好了。”,我说:“人吃五谷杂粮,没有一个人隔离世界而不生病的,生病看病,只要不出现不可能治愈的疾病就是不幸中的大幸。”。

我让庆小兔看硬盘里的纯英语动画片,先看了一会《Thomas and his friends》,中文名是《托马斯和他的朋友们》,想想还是看《Mickey Mouse Clubhouse》就是《米奇妙妙屋》,我觉得《Mickey Mouse Clubhouse》动画更加生动,更加适合庆小兔这个年龄看。庆小兔看动画片津津有味,庆小兔看的一动不动地,庆小兔偶尔还会扭过头看我一眼。

因为电视是固定焦距,所以我要不停地把庆小兔抱前抱后,抱左抱右。

十五点钟外婆说:“快一点来喝药。”,我抱出庆小兔问:“这个药什么时候才喝完了?”,外婆说:“就是最后一顿了。”,哭声中庆小兔喝完最后一顿药。我这不是秀才碰见兵,我这是一个打工仔碰见一个秀才,一个高级知识分子,碰见一个几十年的老经验。原来妈妈有事无事就要我们带着庆兔兔到医院去看病,其实就是咳嗽了两声,大部分都被我悄悄地拦截了。小时候庆兔兔除了一次皮肤过敏外,就一次咳嗽比较厉害打过两次吊针,庆小兔好像对疾病的抵抗能力不如庆兔兔,这一次庆小兔的连续发烧,彻底让我失去对庆小兔的控制力,外婆完全倒向了妈妈一边,外婆怕庆小兔的生病被我耽误了。

喝完药庆小兔就要睡觉了,这时候大门被打开,庆兔兔进门就喊:“小九,哥哥回来了。”,庆小兔就像注射了兴奋剂,马上立起身体转向门口向着庆兔兔笑起来。看见后边跟着的妈妈,庆小兔脸色马上变了,庆小兔哭兮兮地喊着妈妈。

十七点钟庆兔兔跟着姨妈去吃宴席了,庆小兔醒了,庆小兔的任务就是外出视察。

刚刚走出小区,几块刺眼的灯光就映入眼帘,这是演出用的彩色照明灯,一个幕布遮挡住小广场的人们。一个小小的临时搭建的舞台,舞台一侧放着一台三角钢琴,舞台幕布上写着《聆听爱的声音》,这是小区天天向上的琴行举行的推介活动。两个支架落地升降照明灯分别立在舞台的两边,几十个塑料凳子上坐着可能是演出的小朋友的家长,广场上跑动着许多化了妆穿着艳丽衣裙的孩子,舞台的钢琴旁边也挤着好几个小朋友迫不及待地在弹奏着钢琴。

庆小兔现在对这样的场景喜爱有加,调音台在调试音响,震耳的咿咿呀呀的声音让我不敢走近。但是庆小兔并没有想离开的意思,其实我只是想让庆小兔远一点站着。庆小兔并不是在欣赏这不是音乐的声音,庆小兔是想看着那么多奔跑的小朋友。

对面马路边有一只大狗朝着我们走了过去,还没有等庆小兔去看大狗,旁边门面的装修的声音传到庆小兔的耳朵里,庆小兔狗也不看了,庆小兔去看装修工人切割金属,看装修工人在用电钻在打孔。这里的声音暂停了,庆小兔又去看水果店门口叽叽喳喳的人群在购买甘蔗。

我让庆小兔坐摇摇车,庆小兔坐进摇摇车,庆小兔一个手扶着摇摇车边框,一个手让方向盘转起来,接着庆小兔站起来要我把他抱出来,就是说庆小兔已经对摇摇车逐渐的失去兴趣。

听见狗叫,我们来到宠物店看笼子里的许多小狗。

广场上的歌声起来,庆小兔要回到广场上,广场上播放的音乐震耳欲聋,这种歌声让人无法忍受,这个不叫音乐,这个只能说是一种气氛。

庆小兔还是愿意离开,我说:“现在这里太吵了,晚上我们再来看姐姐哥哥们表演节目。”。

妈妈跟外婆说:“庆兔兔昨天做数学作业,庆兔兔一会就做了出来。我问,庆兔兔你已经做完了吗,庆兔兔说做完了,我拿来本子一看,庆兔兔已经做完了。”,外婆说:“前几天就听外公说,庆兔兔的加减法已经大有提高。”,妈妈说:“庆兔兔不是笨,庆兔兔是比别人慢一点,庆兔兔要按照的思路去学习,旁边如果老是有人说这说那,庆兔兔就会糊涂了,庆兔兔就不知道怎么弄了。”。

回来庆小兔吃了稀饭,妈妈系上腰凳抱着庆小兔说:“拜拜。”,庆小兔对着外婆也说了一声极其相似的拜拜,外婆妈妈都笑了。妈妈要庆小兔和我拜拜,庆小兔也说了,但是这一次庆小兔说的不是很像,庆小兔还是摆了手。

庆小兔和妈妈去小广场倾听美妙的钢琴演奏了,外婆洗完澡也跟着去欣赏钢琴表演,十九点五十分庆小兔回来了,妈妈说:“这个哪里是音乐呀,完全就是一个噪音大合唱。”。

妈妈洗澡,我带庆小兔继续去欣赏音乐,庆小兔对钢琴不感兴趣,庆小兔感兴趣的是叽叽喳喳的小朋友,

回来外婆又要庆小兔喝中药,我要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才是头,外婆说:“最后一顿了,以后就不喝了。”,这个话我好像听了好几次了,现在喝药不像是治病,倒像是完成一种义务。

妈妈还在忙,庆小兔看见妈妈又想要妈妈,我于是又抱着庆小兔去小广场。小广场已经人去楼空,剩下的就是几个演出公司的员工在拆卸舞台音响和照明,所有的电线打成捆,所有的照明灯拆成单,舞台上的地毯卷成卷,一直到看热闹的小朋友也渐渐地散去我们才回来,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二十一点十五分了。

《庆兔兔日记》2320外公你的字念错了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