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兔兔日记》2318小九知道害怕

发布时间:2018-01-08 06:25 阅读量:2 日记本:《个人日记》

2318十月十九日星期四多云18℃~22℃客厅早晨温度18℃ PM2.5-38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那么准时,夜里几乎就是一个小时醒来一次,起来也不觉得睏的不行,反正爬起来就往庆兔兔房间跑。庆兔兔没有睡在被子外边,也可能天气寒冷的缘故,庆兔兔始终裹得紧紧的,庆兔兔就一个脸露在外边。我把床上所有的被子枕头都堆砌在庆兔兔的两边,这样庆兔兔的活动空间就变得狭小了,有东西遮挡庆兔兔的四周的温度也不会流失的太快。

没有听见下雨的声音,可是远处光滑的大理石表面的反光却不知不觉地暴露了雨的踪迹来。

庆兔兔拿着毛巾问:“外公,外边下雨没有?”,我说:“好像这一会没有下雨。”,庆兔兔说:“外公,你还是到楼下感受一下是不是下雨了。”。

很快好消息告诉了庆兔兔,庆兔兔的速度明显加快,我还没有准备好,庆兔兔已经在楼梯上等着我了。自行车像箭一样地发射出去,很快自行车又反转回来。“壮兔兔。”庆兔兔在喊壮兔兔,壮兔兔跟着妈妈刚从大门里走出来。自行车又调头离开壮兔兔,壮兔兔妈妈昨天夜里上夜班,今天早上早早地赶回来送壮兔兔上学。

庆兔兔的自行车又来到壮兔兔的跟前,我说:“庆兔兔要走了。”,我把手一挥,庆兔兔的自行车从壮兔兔的身后转一圈离开了小区。

壮兔兔在上幼儿园的时候,每天都是车来车去,一会是自行车,一会又变成滑板车,要不平衡车也成了壮兔兔的代步工具。现在上学了,上学的距离远了,壮兔兔再也没有骑过自行车上学了。

庆兔兔的自行车在两个人身后停下来,路还有那么宽,等那两个人走远了,庆兔兔的自行车才重新启动,只听见咣啷一声,庆兔兔的自行车在窨井盖上弹跳了一下骑了过去。一个被拆卸的路灯基座,庆兔兔从上边骑了过去,庆兔兔还自豪地说:“外公,我从上边骑过去了。”,我说:“庆兔兔,你不要在这个上边骑过去,很危险的。”,路灯基座就紧挨着马路,万一自行车滑倒了,自行车有可能倒在马路上。

东方的云彩多了一点光亮,云不再是铁板一块,云变得层次分明,暗的就像浓墨重彩,亮的变成一颗洁白的玉石。长江对岸的青山也变得清晰了许多,虽然云压山,山插进云中,山下的景物已经清晰可见。

八点三十五分听到庆小兔在哼哼,庆小兔头朝外躺着,庆小兔向外仰着头看着我。今天庆小兔洗脸洗屁股还是乖乖的。

中药庆小兔还是继续地喝,庆小兔还是不情愿地在喝药。九点半还不见外婆要出去,我问外婆:“怎么现在还不出去呀?”,外婆说:“家里有菜,我没有打算出去买菜。”,我说:“那我们自己出去了。”,外婆说:“要不就跟你们出去一趟。”。

太阳已经露出了灿烂的笑脸,远处的大山没有早上那么青青的了,整个山头已经披上白色的婚纱。

负责扫地的奶奶对面走来,庆小兔多远就朝着奶奶在笑,庆小兔伸出手要奶奶抱。

外婆还是在买菜,庆小兔就看小狗,庆小兔对狗热情有加,小狗并不知道庆小兔的热情,没有一会功夫小狗从围墙栏杆钻进小区里。庆小兔看卖鸡卖鸭子,我又不想影响摊贩的好心情,你站在跟前,摊贩以为又来了财神,我要走开,庆小兔还没有过完眼瘾,我就抱着庆小兔看鱼看虾看青蛙。

外婆回家了,我带庆小兔去对面小区坐摇摇车,刚刚把庆小兔放坐下来,我发现摇摇车里很多水,我连忙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的袜子已经浸透了水,于是只好打马回家。

外婆说:“已经十点二十分了,该吃饭了。”。

十一点半庆小兔咕唧了两声就趴在我的身上睡着了。

姨爹回来吃饭,进门就在问:“小九呢?小九去哪里了?”,我说:“小九睡觉了。”,姨爹看了庆小兔一眼说:“小九,睁着眼睛呢?”。

吃完饭我要午睡了,姨爹也要走了,庆小兔也要跟着走,没有办法外婆抱着庆小兔到楼下转了一圈。

妈妈采购的一箱零食到了,妈妈打开一袋麻糖,妈妈拿了一块麻糖在吃,庆小兔伸出手也要吃,妈妈说:“小孩子吃糖不好,妈妈给你剥橘子。”。妈妈给庆小兔剥桔子,庆兔兔就看着外婆吃麻糖,庆小兔还是向着外婆伸出手,外婆一样没有把麻糖给庆小兔,庆小兔不愿意了,一直到妈妈的橘子塞进嘴里。

庆小兔在家里也玩,玩一会庆小兔就哼哼一声,外婆说:“小九,你怎么了?那么喜欢发脾气呀。”,我说:“小九不愿意在家里呆着,小九,我们还是出去散散心吧。”,庆小兔伸出手要我抱,外婆跟庆小兔挥手再见,庆小兔笑着就转身往外走。

蓝天白云,久违了的好天气,蓝天还没有全部占领天空,白云一朵一朵飘浮在蓝天上。阳光已经在大地上留下灿烂的身影,前几天阴冷阴晦的天气顿时变得热燥起来,不是温度太高而是人们还没有从深秋中醒悟过来。

我还是把羊毛衫毛背心脱了,大街上出现那么多人胳膊上挎着衣服在走路,更多的人已经身着单衣在太阳底下漫步。

庆小兔的眼睛没有空闲过,庆小兔的手一样忙忙碌碌,路上的树叶一片一片成为庆小兔的牺牲品。

小区门口的摇摇车是庆小兔的第一个目标,庆小兔只是在里面转动一会方向盘,庆小兔就开始按按钮。“爸爸我要玩。”“小帅哥快来玩呀。”“小美女来摇呀。”“请投币。”,庆小兔每按一下就朝着我看一眼,我说:“按几下就可以了。”,庆小兔继续按,我把庆小兔的手从按钮上拿下来,庆小兔又把手放上去,庆小兔干脆手放在上边不拿下来了,自然摇摇车的声音不绝于耳。老板娘听见外边摇摇车一直在响,又一直没有在唱歌,老板娘出来看怎么回事,庆小兔就对着老板娘笑,老板娘尴尬地笑了一下又进去了,庆小兔的按钮又开始工作,没有办法我只好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还不愿意起来,我说:“我们回来再玩好不好。”。

一辆硬轮子的拖车在马路上拖着,咕噜噜的声音传得很响很远,庆小兔看着这辆拖车,庆小兔跟着这辆拖车,一直到这里拖车拐进路口看不见了,庆小兔这才离开。庆兔兔在喊:“哎哎,啊啊。”,庆小兔伸出手,庆小兔看见卖气球的小贩,我说:“我们家有气球,我们回家再玩。”。一条狗坐在路当中,庆小兔也伸出手叫道:“哎哎。”,也是等小狗离开了,庆小兔这才选择了离开。

配钥匙摊位正在配钥匙,庆小兔也停下来看,钥匙加工完一面,庆小兔也看了一面,钥匙翻了一个面,庆小兔一直到钥匙交给配钥匙的人,庆小兔这才愿意离开这里。

一个时髦的女子坐在马路旁的椅子上擦皮鞋,一个中年妇女埋着头卖劲地擦着皮鞋,庆小兔也探过头去看,庆小兔一直看到时髦女郎穿着铮亮的皮鞋站起来。

遇见大树,庆小兔就伸出手去摸树干,碰见栏杆庆兔兔就去摸一摸,前边有一个广告牌,庆小兔一样没有放过。

在离水族馆不远的地方,庆小兔伸出手哎哎地叫,庆小兔要我往水族馆的方向去,不知道庆小兔是不是真的是想去水族馆,庆小兔手指的方向就是水族馆,因为水族馆不是在路边,而是水族馆要拐进去。

看见小朋友在吹泡泡,庆小兔也不走了。尽管我把外套也脱了,我还是觉得很热燥,我说:“小九,外边也太热了,我们回家吧。”,我们回到家的时候才十四点半。

喝药,庆小兔只要看见外婆端着中药杯子过来,庆小兔马上就开始哭起来,庆小兔用劲地往后仰着头。我一个手抱着庆小兔,一个手在庆小兔脖子下边用旧布托着下巴,外婆的中药吸管伸过来,庆小兔眼睛看着吸管,庆小兔的嘴里哼哼着,庆小兔的嘴紧紧地闭着,外婆拿着吸管,庆小兔就是不张嘴,外婆等不及了,外婆就用手想把庆小兔的嘴扒开,庆小兔根本就不吃那一套。外婆腰受不了,庆小兔的嘴也坚持不了很长时间,庆小兔的嘴刚刚裂开一条缝,外婆的中药吸管就塞进庆小兔的嘴里,药并不能顺利流进庆小兔的嘴里,深褐色的药液顺着庆小兔的嘴角流了出来。一管一管的药液送进庆小兔的嘴里,药液也流到庆小兔下边的旧布上边,外婆看着剩下的中药说:“只要能够喝进五毫升就够了。”。

药喝完了,庆小兔喝的满头大汗,外婆两个手捂着后腰脸上显出痛苦的神色。外婆给庆小兔擦汗,我给庆小兔脱衣服,庆小兔很快就睡着了。

十七点钟庆小兔醒了,外婆给庆小兔喂饭。

庆小兔看见茶几上的橘子,庆小兔拿起一个橘子就啃,外婆说:“这个怎么让小九啃呀,这个橘子皮上边多脏呀。”,我说:“就那么回事,我本来就没有打算把橘子洗一下。”。于是我剥橘子给庆小兔吃,橘子庆小兔吃的津津有味,当手上的橘子只剩下一点点的时候,我把剩下的橘子塞进嘴里,没有想到橘子那么酸,于是我没有继续给庆小兔喂橘子,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哭了,我说:“橘子有一点酸,我们吃葡萄吧。”。庆小兔吃了几颗葡萄,接着庆小兔要冬枣,今天的冬枣个头不是很大,庆小兔吃起冬枣熟练的很,很快冬枣被啃下很多,我怕庆小兔把冬枣无意中吞下去,我把冬枣从庆小兔的手里拿了下来。这一下激怒了我们的庆小兔,庆小兔开始又哭又闹。

我说:“外公给你弄枣子吃。”,我用勺子给庆小兔刮了一小片冬枣,放进庆小兔的嘴里,庆小兔还有一点不舒服,庆小兔没有板牙没有办法把冬枣嚼碎,庆小兔的脸胀的通红,我只好把庆小兔嘴里的冬枣弄出来。

为了减少庆小兔对水果的依赖,我带庆小兔去小广场去玩。小广场很多幼儿园放学的孩子,还有一些小一点会走路的孩子,小孩子庆小兔看不上眼,庆小兔就跟着大一点的小朋友后边跑,庆小兔一边跑一边大喊大叫。

庆兔兔回来了,我说:“我们的猴子回来了。”,庆兔兔说:“我又不是猴子。”,我说:“你不是齐天大圣吗?齐天大圣就是猴子。”,庆兔兔说:“我古代的时候是猴子,后来很早以前我就由猴子变成人了。”。

庆兔兔张开嘴用手指着舌头尖说:“外公,我跟你说,我这里是感觉甜味的。”,庆兔兔又用手指着舌头两边说:“舌头这里是感觉咸淡的。”,庆兔兔扒开自己的嘴,庆兔兔用手指着自己的嘴里面说:“最里面是尝是不是苦味的东西。”,外婆问:“这是老师在学校讲的吗?”,庆兔兔说:“不是的,这是我从书上看到的。”,外婆问:“什么书上写了这个的?”,庆兔兔说:“这是神奇校车里面讲的。”,外婆用手指着自己的舌头尖说:“这个是舌尖,那个是舌根。所以说,你经常读书,你就可以学会很多知识的。”。

外婆说:“庆兔兔,你怎么没有穿背心呀?”,庆兔兔说:“背心我穿了,穿着背心我很热,我又把背心脱了。”,外婆检查书包问:“你的背心怎么没有在书包里,你把背心放在哪里了?”,妈妈说:“他把背心放在书包那个大一点的间隔里了。”。

妈妈今天把庆兔兔的棉校服换了,昨天妈妈领回来的棉校服是一三零的,庆兔兔穿在身上感觉有一点正正好,庆兔兔这个年龄正是长个子的时候,现在庆兔兔穿着正正好,明年弄不好就穿不上了。

妈妈说:“庆兔兔,你试一试行不行?”,庆兔兔穿好棉校服说:“这个就像裙子一样了。”,妈妈说:“这是长款,今年你穿一四零的,是稍微有一点大,明年弄不好就会变得紧一点的,我们争取一套校服能够穿上三年,实在不行的话,最起码也要穿一个两年,然后我们再买新校服。”。

姨妈的快递昨天放在小区门口的小超市里了,妈妈说:“我去小超市去拿一下快递。”,很快妈妈回来了,庆兔兔说:“妈妈,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妈妈说:“小超市又不远。”,庆兔兔说:“妈妈,你不是走路像一个蜗牛一样慢吗?”,妈妈说:“你说妈妈是蜗牛,那你就是蜗牛的儿子了。”。

妈妈和庆兔兔进屋里复习功课,我和外婆给庆小兔洗澡,然后我带着庆小兔出去。在小广场许许多多小朋友在跑,庆小兔看见小朋友在跑,庆小兔手舞足蹈地在喊,没有小朋友知道庆小兔在喊他们。有小朋友在击打捐赠箱,庆小兔也过去拍打捐赠箱,庆小兔自己拍完,庆小兔再去看那几个小朋友在哪里。

看见小朋友的扭扭车庆小兔要摸,我说:“我们家不是也有扭扭车吗?”,庆小兔还是要摸,于是蹲下来让庆小兔去摸扭扭车。

鹏兔兔喊:“庆兔兔爷爷,庆兔兔呢?”,我说:“庆兔兔在家里复习功课。”,鹏兔兔说:“我的功课已经复习完了。”。杨小跳跟着爸爸过来了,杨小跳问:“庆兔兔呢?”,我说:“庆兔兔在家里做作业呢。”。

我带庆小兔去坐摇摇车,可能是天黑的缘故,庆小兔总是一个手拉着我,一个手在转方向盘,庆小兔显得小心翼翼,每一个摇摇车庆小兔都只玩一会。

当我们回到我们楼下的时候,庆兔兔和妈妈正在楼下跳绳,杨小跳也站在一旁看着庆兔兔跳绳,余坤灿说:“我今天一次跳了二十个。”,杨小跳说:“我还不是,现在一次也能跳很多了。”。

妈妈要庆兔兔洗澡,庆兔兔说:“妈妈先洗澡。”,妈妈说:“妈妈要先喂小九。”,庆兔兔说:“我要先削铅笔。”。

今天庆兔兔自己用机器人铅笔刀削铅笔,庆小兔就在一旁拉着庆兔兔的衣服,庆兔兔拉开机器人的前边的挡板,机器人上边的板腱就打不开。前边的挡板是推动铅笔往前移动的,板腱是夹紧铅笔使铅笔不会转动。庆兔兔拉开挡板,扳动板腱,就没有手把铅笔塞进中间的孔洞里。庆兔兔要我帮着扳动板腱,庆兔兔这才把铅笔插进去。

庆兔兔摇动手柄,只摇动几圈,一根漂漂亮亮的铅笔就削好了。

庆兔兔在看《白色的小猫头鹰》,庆小兔也用手在书上拍,庆兔兔说:“小九,你在打鼓呀?”,庆小兔看看庆兔兔,庆小兔继续拍打图书。庆兔兔要翻书,庆小兔干脆趴在书上,我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身子往后一仰就哼哼起来。

今天发现庆小兔要是达不到要求,庆小兔就会哭,庆小兔就会犟,庆小兔一般就是哼哼两声就不做声了。

庆兔兔去洗澡,很快听见庆兔兔说:“妈妈,我不是有意的。”,妈妈说:“妈妈知道你不是有意的,你去找夹子把梳子夹出来。”,庆兔兔把梳子掉在厕所里了。

妈妈给庆兔兔念《神奇校车-地球内部探秘》。

《庆兔兔日记》2318小九知道害怕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