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

发布时间:2017-11-10 15:14 阅读量:7 日记本:《个人文章》

锣鼓敲得咚咚响,大戏咿咿呀呀。年的味道是越来越浓!

大街上到处都有卖春联、窗花、灯笼、福字、喜字的摊位,红红绿绿照得人心暖暖的。

行人一下子从地下冒出来的了,商场人山人海、街道拥挤不堪。桥头上还有书法家在义写春联,更是围得水泄不通。

时时都会看见青年男女走在大街上,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东,男的喜气洋洋,女的羞羞答答,非常甜蜜,一看就知道是在置办结婚用品。

有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站在步行街的中央,把手机贴在右耳朵上,女的双手勾着男人的脖子,踮着脚尖把左耳朵贴在男人右耳,两个旁若无人嘻哈大笑,煞是有趣!最最愉快的要数小孩子,买了甩炮冷不丁甩一个在行人脚下,“啪”的一声吓得人家哇哇大叫:这是哪家的鬼猴儿,淘气!!!

在中国古老的传说中, “年”是一种怪兽,每到除夕之夜“年”都会来到村子里伤害人命。为了驱赶它,人们就燃放起了爆竹焰火。动画片《年》的最后人们发现年兽每年除夕来到村子里的目的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孩子“小年”看到人们燃放的焰火。故事的结尾是很温馨的,所以过年就让人感到温暖、快乐。

想起小时候在川中地区乡下,最盼望的就是过年。

过年有肉吃,要做一身新花布衣服,还要做一双新花布鞋子,有时候父母长辈还要发压岁钱,拿着那一分、两分、五分、最多一角的压岁钱,欢天喜地!

在乡下,入冬以后农闲,人们就开始准备过年要烧的柴禾。上山挖枯树桩、砍柏树桠枝、砍黄荆子等,然后打成捆子扛回家,放在屋后檐下风干待用。刚进入腊月就开始杀年猪,当然不是每户人家都有猪可杀。那时候是不能私自杀猪的,必须把猪送到公社食品站去统一宰杀,按比例交国家剩下的才能拿回家自己吃。于是“送肥猪”又是一道风景了。一大清早天还没亮,母亲就把我叫起床。这个时候舅舅已经到我们家来帮我们送肥猪了。我们吃了早饭,母亲让肥猪吃了它一生中最后的一餐。舅舅揹上背篼牵上肥猪,我拿了一根竹子桠枝跟在后面,刚走到屋前田坎上,母亲就在家门口吆喝:猪儿啰啰……,意思就是,猪不要走,祝愿来年又喂一条大肥猪。

这个时候最忙的要数媒婆,他们走了东家串西家,不是说东家的女儿长的好,就是说西家的小伙有好标。不知什么原因,小孩子对媒人没有好感,可能是一起玩耍的大姐经他们一说就出嫁走了舍不得吧;家里特别穷的人家,跟儿子娶不起媳妇,只有用自己的女儿去换亲。女儿肯定不愿意,家里父母又要同意,弄得哭哭啼啼的好伤人哟。记得最清楚的是一个专门做媒的姓蒋的五十多岁的老头。有一次几个小娃娃在屋后坡的垭口上碰上蒋老头,义愤填膺齐声高呼:打倒媒贩子,打倒媒贩子。蒋老头气得哇哇乱叫,做出要打人的样子,孩子们一窝蜂跑了,感到特别解气。

但是,只要有媒人进村子,娃娃们就要去看稀奇,今天撵这家去看新姑娘,明天跑那家去观新姑爷,又巴巴地望着好事能成。成了就要送期书,那是算命先生根据新娘新郎的生辰八字卜算的结婚的吉庆日期。还要到城里去买新衣服、新铺盖、新蚊帐、新洗脸盆、新热水瓶等等,总之,连梳头的梳子扎头发的绳子都要新的。有时候母亲会同意我跟着一起去赶场。我们几个小屁孩跟在后面这个商店进,那个店铺出,看着新姑娘的妈妈指着这件好,买!又拿着那件行,要!弄得新姑爷的手死死攥着衣袋,生怕这借来结婚的钱一下子就用光了,脸红脖子粗又不敢出声,求救地望着新姑娘。新姑娘就羞羞答答地说:妈,我不要了。这下当妈的就不高兴了:死猴儿,你现在还没过门(结婚)都不多要点儿,过了门想要都要不成。哼!以后有你的好日子过,懒得管你。这时候媒婆就要出来打圆场:哎呀,我说亲家妈妈哟,你看咱家姑娘乖得像朵花似的,又很能干,以后过了门,这个家还不是她来当啊,她想买啥就买啥了。再说现在的东西一年一个新样子,买多了还没来得及穿上身就过时了,你说是不是啊?哈哈哈……直到把妈妈说笑了为止。

接着就是办喜事,要热闹几天呢。新娘子还要哭嫁。小孩最关心的是吃喜糖,听新姑爷或新娘子唱歌。院子里最年长的女性长辈要为新娘唱嫁歌。现在对嫁歌还有一点印象: 黄角(树)落叶一地飞,我陪新姐出绣帷。朱红蜡儿点一对,

众位姊妹两边陪。一陪新姐嗦发嗦,梳油头哟芙蓉花儿哟,新姐出绣阁。二陪新姐嗦发嗦,穿新衣哟芙蓉花儿哟新姐出绣阁。三陪新姐……

从梳头、更衣、换鞋一直要唱到出朝门、慢慢走为止,好好玩哟。我们还要数一数有好多台嫁妆,一台、二台、三台……现在是有好多辆婚车哈,嘿嘿嘿!

转瞬间就到了腊月初八煮腊八粥。我们那时的腊八粥是用大米、黄豆、豌豆、小麦等五谷杂粮,青菜、牛皮菜、萝卜等各种小菜,预示来年五谷丰登。小孩子最关心的、也是最重要的,是要加上腊肉丁。吃了腊八粥就开始清洗床上用品,今天洗一件,明天洗两件。只要天不下雨,村子里田坎上的桑树就挂满了各式各样洗干净的床单、枕套、衣服,弄得上沟下沟都花花绿绿的。到了腊月二十四这天,就要砍一把竹子桠枝,扎在一根长长的竹竿上,打扫房梁上的扬尘,然后清洗蚊帐。到此为止,一年一次的大清洗就结束了。

接着,开始泡黄豆磨豆腐、磨糯米粉子、磨米豆腐,全是手工制作。孩子们嘴里天天都在唱:红罗卜抿抿甜,盼着盼着要过年……呵呵,腊月三十过年了,要煮猪头肉和猪尾肉,喻示有头有尾。猪头上有很多毛,搬几块石头架个灶专烧猪头上的毛。这一天我就成了杨八姐——烧火丫头。

吃年饭的时候,先要请老人,就是把筷子一双一双地放在菜盘上,嘴里叫着祖啊、婆啊、爷啊反正就是家里面的先人们,请他们先吃年饭。然后一家人再分长幼按次序坐了开始吃饭。饭后还要给院子里面那棵核桃树喂年饭。用刀在树身上砍许多小口子,然后把米饭一颗一颗地往里面塞,祈求来年多结核桃。第二年的核桃是结的很多,但不知道跟喂年饭有没有关系。

下午,各家的长辈都要带领家族的大大小小上坟祭祖。村子里的人全部都从屋里出来了,漫山遍野一大路一小路。上坟要用刀头——祭品。那时候乡下没有水果,刀头就是煮熟的半块砖头大小的腊肉。到了墓地,把蜡插在刀头上,全部都围过来撕纸钱。再烧纸钱,然后磕头。磕头的人越多越好,后继有人,老老少少跪一大片,那景象实实在在有点壮观。

除夕晚上,那时还没有电视可看,小孩子就去摇嫩竹。找小竹子边摇边唱:三十夜,摇嫩竹,嫩竹长我也长,我跟嫩竹一起长……为了让自己长得高,使劲地唱了一遍又一遍。

正月初一早晨要吃元宵,预示家人团圆、诸事圆满。有时候大人要在元宵里包上一分或两分的硬币,谁吃到硬币这一年的运气就好。每个孩子都在心里祈求好运降到自己头上。

过年的欢乐氛围要一直延续过了正月十五才结束。

不但人要过年,家禽动物也是要过年的。从初一到初十大致是这样的:一鸡二犬、三猪四羊、五牛六马、七人八蚕、九猫十耗(老鼠)。正月十四晚上还要送蜞蚂(青蛙)。午饭后,各家各户就开始制作蜞蚂灯。砍了竹子,把顶端一节等分划破撑起来,里面放上蜡烛,外面糊上五颜六色的纸就成蜞蚂灯。晚饭后点亮蜡烛,大人小孩都从家里出来,在田坎上游走,边走边唱:十四夜,送蜞蚂,别在我门前叽里咕噜,送到外婆那里去吃酸醪糟。蜞蚂公,蜞蚂婆,我把蜞蚂赶下河。春天气候转暖,青蛙夜夜呱呱鸣叫,容易患流感,人们称之为“蜞蚂瘟”。送蜞蚂就是把瘟疫送走。现在,“送蜞蚂”活动已申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正月十五元宵节一过,年就过完了。一年之计在于春,人们满怀希望播下种子。勤奋耕耘,等待丰收。

小时候过年的喜悦心情,是长大以后任何时候都不能相比的!

现在过年的气氛还是很热烈的。尤其是金融危机那年,回乡的人很多,好多外出打工的人几年都没回家了,自然要请亲朋好友聚一聚,或是到各个亲戚家去走一走,大家欢天喜地。那些当老板的,不管是大老板还是小老板,过年了他们的心最忙、最急。要忙着为工人筹集工资,工人们有了钱年过好了,他们的年也过安稳了。看来金融危机没有影响到年味。但人们的心情还是相对平静的,不信你问一问:过年了,高兴吗?人家会说:有什么高兴不高兴的,天天都在过年呢!

是啊,现在过年要吃的、要穿的、要用的,都是平常有的,那么过年的味道是不是就淡了呢?

我想,年的味道是散淡到我们所经历的每一个日子里去了。

年味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