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兔兔日记》2263难熬的一天

发布时间:2017-10-13 08:05 阅读量:3 日记本:《个人日记》

2263八月二十五日星期五多云30℃~22℃客厅最高温度27℃ PM2.5-51

庆小兔的发烧全家人折腾了一夜,这一次没有那次打防疫针那么幸运,已经折腾一天一夜了,昨天晚上更加变本加厉。

我还在睡梦里,朦朦胧胧觉得外婆起来了,外婆也睡得迷迷糊糊,坐在床上来回转了两圈,我问:“你在干什么?”,外婆说:“我在找蚊帐门,我要起来。”,外婆睡觉突然换了方向,外婆朦胧中眼前一片黢黑,外婆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了。我问:“怎么了?”,外婆说:“小九发烧了。”,这时候我才发现妈妈抱着庆小兔站在门口。我说:“我来吧。”,外婆说:“我已经起来了。”,这时候还没有到深夜十二点钟。

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测量体温,庆小兔烧的温度更加高了,庆小兔已经烧到三十九度二了,洗澡换衣服喝药贴退烧贴。

妈妈给庆小兔喂水,我们刚刚各自回屋,妈妈突然说:“小九屙巴巴了。”,我连忙爬起来,打开庆小兔的尿不湿,庆小兔的巴巴已经糊满了整个尿不湿。

好像我还没有睡熟,耳边响起刺耳的哭声,这一次我没有等外婆反应过来,我立即翻身下床冲到妈妈房间,妈妈正抱着庆小兔在屋里转圈,庆小兔不要命地大哭。妈妈说:“小九又烧了。”,我赶紧拿来温度计测量体温,庆小兔的体温是三十八度八。妈妈打来一盆温水,妈妈用毛巾给庆小兔浑身上下擦拭一遍,妈妈说:“给他散散热,不然他会被烧坏的。”,又给庆小兔喝了美林,给庆小兔额头贴上退烧贴。

妈妈过来接庆小兔,我说:“你明天还要上班。”,妈妈说:“你们明天白天还不是要带小九。”,我说:“我不要紧,只要小九能够早一点好就行。”,妈妈还是把小九接了过去,妈妈说:“我给他喂一点奶让他睡吧。”。晚上一次次的折腾,睡梦里也是庆小兔悲惨的呻吟声音,庆小兔脸上的痛苦表情就好像就在我的眼前。我躺在床上却睡不着了,闭着眼睛就看见庆小兔就在我的面前。

很快我又听见庆小兔在大哭,而且是不要命地大哭,外婆一下子坐起来说:“小九哭了,是不是小九又发烧了。”,我连忙说:“还是我来吧,反正我现在也睡不着觉。”。我抱着庆小兔在屋里转,妈妈很快就发出轻微的呼噜声,庆小兔虽然是不舒服,庆小兔只是轻轻地在哼哼。庆小兔睡着了,我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庆小兔就躺在我的怀抱里,庆小兔的后脑勺紧紧地挨着我的胳膊,我的胳膊感到非常热,我怕太热了对庆小兔的大脑不好,等了十分钟我把庆小兔放到床上,没想到刚刚放到床上庆小兔就醒了,庆小兔马上嚎啕大哭。妈妈醒了,妈妈说:“你还是回去睡觉吧。”,我说:“马上就要天亮了,我也睡不着。”,妈妈还是把庆小兔抱起来。

六点半妈妈把庆小兔抱出来,妈妈回屋继续睡觉。庆小兔屙了巴巴,庆小兔洗完澡,外婆拿出一件连衣裤,我说:“小九发烧那么厉害,怎么还要穿连衣裤呀?”,外婆说:“外边是什么天呀?”,妈妈说:“就穿连衣裤吧。”,妈妈同意,自然庆小兔就穿了连衣裤。

庆小兔出去还没有到七点钟,在瑞丰超市门口,冬兔兔奶奶连跑直跑,几大步赶到庆小兔跟前了,冬兔兔奶奶伸出手就抱过庆小兔,冬兔兔奶奶说:“几天没有看见,把奶奶想死了,多远就看见我们的小帅哥我就跑过来。”。

冬兔兔奶奶抱起庆小兔,庆小兔也在笑,庆小兔眼睛回顾自己四周的人。今天庆小兔身体不舒服,庆小兔没有怎么动,庆小兔两个手紧紧地抓住冬兔兔的衣服。冬兔兔说:“你们看,他抱着我那么紧。”,旁边的奶奶说:“你不要吓着我们的宝贝。”,冬兔兔奶奶的话果真灵验,庆小兔马上哭丧着脸呜咽起来,冬兔兔奶奶说:“我们乖乖怎么了,今天怎么哭了,好了你不要哭了,以后奶奶经常来抱你。”,我说:“我们小九昨天发烧了。”,冬兔兔奶奶说:“难怪我们小九那么伤心,来,奶奶紧紧地抱着我们的宝贝。”。

有缘千里来相会,等我们转一圈准备回家的时候再次碰见冬兔兔奶奶,还遇见朱小宝的奶奶,冬兔兔奶奶马上又兴奋起来,几步冲过来拉起庆小兔的脚就亲吻起来,冬兔兔奶奶说:“我们还是非常有缘的,转一圈我们又见面了。我最喜欢我们的小帅哥了。”,宝兔兔奶奶说:“他没有他哥哥漂亮,他哥哥长得才叫标致。”,冬兔兔奶奶又亲吻了庆小兔的脚几下说:“谁说我们小帅哥不漂亮呀,我们和哥哥长得一样帅。我们怎么不帅了,我还是觉得他长得好看一点,我们比哥哥还要帅是不是呀?”。

七点四十分就到家了,路上庆小兔就不怎么精神,打开楼下大门庆小兔睁开眼睛看了一眼马上又闭上眼睛,进到屋里庆小兔也是四周环顾一下又睡着了,虽然庆小兔模模糊糊地似睡非睡,放在小床上外婆拍了几下就睡着了。

八点钟庆兔兔回来了,外婆问:“你自己回来的吗?”,庆兔兔说:“是的,外婆,我在姨妈家没有看电视。”,外婆说:“没有看电视,你就看电视吧。”。

八点二十分庆小兔醒了,庆小兔没有哭,突然看见外婆从厨房过来,庆小兔的脸马上变成一副委屈的面孔,外婆说:“外婆来抱。”。外婆抱着庆小兔去卫生间,庆小兔并不是很愿意,外婆说:“你又没有兜尿不湿,我们还是尿尿吧。”,盆子接在下边,庆小兔的尿却飞向侧面,向着左侧水平飞向飞去。

在家里站了一会,我说:“庆兔兔,你和弟弟一起出去玩吧。”,听说出去玩,庆兔兔马上推着自行车就出来了,外婆说:“你推自行车,外公抱着小九,怎么帮你拿自行车吧。”,我说:“就让他骑一下吧。”。我抱着庆小兔,一个手提着自行车下楼了,庆小兔现在已经能够紧紧地抱着我的胳膊,万一庆小兔松开手我可以把自行车扔下地的。

和庆兔兔一样大的双胞胎姐妹两个正在小广场上玩,两个人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小乌龟,可能就板栗那么大。我问:“你们在玩小乌龟呀?”,妹妹说:“这不是小乌龟,这是巴西龟。”,我问双胞胎的奶奶:“这个要一块钱吧?”,双胞胎奶奶说:“一块钱,三块钱一个,她们已经买了七八个了,弄丢了,死了,就再买一个。”。旁边一个奶奶说:“当心不要被咬着了?”,我说:“乌龟是会咬人的,但是这个乌龟太小了,嘴还张不大。”。

庆兔兔说:“把你的乌龟给我玩一会。”,双胞胎姐姐把乌龟递给庆兔兔,庆兔兔拿着小乌龟还没有一会功夫,庆兔兔说:“它咬我了。”,小乌龟一下子被甩到地上。可能是小乌龟的爪子抓了庆兔兔的手,双胞胎姐姐连忙把小乌龟捡起来拍拍乌龟身上的灰说:“你把我的小乌龟摔伤了。”,双胞胎妹妹说:“它们不咬人。”,说着,双胞胎妹妹拿着自己的小乌龟在庆兔兔的手上胳膊上碰,双胞胎妹妹说着:“咬你,咬你。”。

双胞胎奶奶接过庆小兔抱在怀里,双胞胎奶奶说:“他不认生嘛。”,我说:“他和他哥哥一样不认生,他不过比他哥哥爱笑,比他哥哥爱动。”。双胞胎奶奶问姐姐:“你要不要弟弟呀,我们把弟弟抱回家好不好?”,双胞胎姐姐把两个手一背说:“我不要。”,双胞胎妹妹跑过来说:“我要,我要把弟弟抱回家。”,说着双胞胎妹妹就伸出两个手过来抱庆小兔。

两个脸很熟的奶奶从旁边经过,奶奶问:“这是的老二吗?”,我说:“是的。”,奶奶说:“小姑娘长得好漂亮好秀气。”,我说:“我们不是小姑娘,我们是男子汉。”,我也不知道怎么所有人都说庆小兔像小姑娘,如果说庆兔兔像小姑娘我觉得还可能,庆小兔在我的眼里就是一个小伙子。

梓兔兔出现在庆兔兔面前,一身粉红色的连衣裙,梓兔兔小时候很清高,很少和庆兔兔玩,现在今非昔比,梓兔兔主动来找庆兔兔玩。庆兔兔虽然是一个外向的孩子,庆兔兔的语言表达能力还要有待开发,和梓兔兔相比就是一个小巫见大巫了。

只看见梓兔兔的小嘴没有一刻会停歇下来,庆兔兔只是听客,庆兔兔只是偶然插上两句不痛不痒的话语。接着梓兔兔开始唱歌,梓兔兔的歌就像一条永不停息的山泉,就像潺潺溪流不停地流淌。不过梓兔兔的歌声并不怎么悠扬宛转,甚至还有一点尖锐刺耳。庆兔兔并没有说什么,庆兔兔一个手一个手指头堵住自己的耳朵,庆兔兔就是静静地看着梓兔兔在唱歌。同样,梓兔兔明明看见庆兔兔堵着耳朵还是在努力忘情的高唱。

梓兔兔的歌一首接着一首,也不知道梓兔兔有那么大的干劲,梓兔兔就是一个不知道疲倦的黄鹂鸟。我问:“贝贝,你是在哪里学的歌呀,是妈妈教你的吗?”,梓兔兔用手指着不远处的琴行说:“我是在那里学的。”。梓兔兔的说话就是口若悬河,梓兔兔讲了一大堆歌曲的名字,也讲了一大堆歌唱家的名字,我是搞不清楚,同样庆兔兔也是一头雾水。

庆兔兔问:“外公,你带钱没有?我想买水。”,我连想都没有想一下说:“要喝水回家喝。”,天稍微热一点我出来都要带水,在外边买水我根本就没有想过,一个是没有必要,一个是我也舍不得。只要妈妈在,只要姨妈跟着,庆兔兔这样的要求百分之百答应,不是矿泉水好喝一些,庆兔兔要的是喝饮料的神气。

九点四十分回来,庆兔兔看电视《汪汪队》。我给庆小兔测量耳温,庆小兔的高烧退了下来,测量两次,一次三十七度二,三十七度四,为了准确起见,我特地又测量一次,还是三十七度二。

给庆小兔喂了一点水,外婆给庆小兔冲了米糊,看见米糊庆小兔两眼发光,外婆说:“小九这一点好,发烧不影响吃饭。”,我说:“我还不是这样,不管发烧多高,也不管发烧多长时间,我该吃饭吃饭,到时间就躺下睡觉。”。

“呿呿呿,呿呿呿。”庆兔兔的手表响了,庆兔兔拿起手表说:“妈妈。”,妈妈说:“庆兔兔你现在在哪里?”,庆兔兔说:“我在家里呀。”,妈妈问:“小九呢?”,庆兔兔说:“小九还在家里。”,妈妈问:“小九好一点没有?”,庆兔兔:“小九好了一点了。”,妈妈问:“小九还发烧不发烧?”,庆兔兔说:“我不知道。”,妈妈说:“你把电话给外婆。”。

十点十分庆小兔在几句轻轻地哭声中睡着了。

庆兔兔拨通了妈妈的电话,庆兔兔问:“妈妈,你在哪里?”,妈妈说:“妈妈现在在路上,小九好一点没有?”庆兔兔说:“小九现在在睡觉。”。

十点五十分妈妈回来就进屋睡觉了。

庆小兔醒了,庆小兔还是有一点烧。

十一点半庆小兔突然放声大哭,外婆问妈妈:“是不是小九饿了。”,妈妈说:“就喂一下吧。”。

今天庆小兔经常用右手挠头,我想可能庆小兔的头很疼。

十一点四十分测量庆小兔的耳温三十八度七。

我抱着庆小兔只好了一会功夫,庆小兔就一个劲地大哭,哭了有十分钟,妈妈接过庆小兔,庆小兔马上就不哭了,庆兔兔过去和庆小兔一起玩。

一点二十分妈妈的闹钟响了,外婆说:“你该上班了。”,妈妈说:“小九又烧了。”,量了一下体温是三十八度六。外婆问:“要不要吃药呀?”,妈妈说:“过一会再看,如果还烧就要喝药了,我说如果小九还是烧的话就去医院看了,每天晚上这样我真的有一点受不了了。”。

庆小兔一直在哭,睡着了,不能放下,一旦放下抱起来就要哭很长时间。抱着庆小兔可能有半个小时才把庆小兔哄睡着。电话铃声把庆小兔惊醒,庆小兔又开始大哭。好容易把庆小兔哄睡着了,电话铃再次响起,庆小兔又开始大哭起来。实在不忍心看着庆小兔哭,庆小兔浑身上下滚烫,看着庆小兔一脸难受的表情我也有一点受不了。发烧本来就不舒服,头会剧烈疼痛,浑身酸痛,庆小兔又是一个不会说话的小朋友。

两点五十分点钟测量体温三十九度二,不能不喝药了,外婆给庆小兔喝了美林。

我把庆小兔的上衣撸起来,好让庆小兔散热,这时候我才想起来庆小兔还兜着尿不湿,打开尿不湿庆小兔的雀雀睾卵热的烫手,我真的怕庆小兔的睾卵会不会发热出现毛病,说真的,我宁可让庆小兔尿在我身上,我也不想让庆小兔遭罪。

三点钟妈妈回来,刚刚停止哭泣的庆小兔,看见妈妈马上就变成一副哭相,妈妈说:“我们去医院看病去。”,妈妈进屋说:“庆兔兔,起来了,小九要去医院看病。”,庆兔兔翻了一个身,又趴在那里睡了,妈妈说:“庆兔兔,我们去医院,你是不是一个人呆在家里呀?”,庆兔兔一咕噜爬起来。

雨还在继续地下,雨并不能阻碍我们去医院的步伐,雨对庆小兔没有任何意义,庆小兔只要从家里出来,就是再不舒服,马上就会摆脱痛苦的表情。

姨妈已经早早地等在那里,专家门诊,很快就检查完毕开了药方。医生说:“有可能是感冒引起,也有可能是出疹子。”,医生开了《磷酸奥司他韦颗粒》《小儿解感颗粒》。回来我在网上查询一下,《小儿解感颗粒》清热解表,消炎止咳。用于感冒发烧、头痛鼻塞、咳嗽喷嚏、咽喉肿痛。《磷酸奥司他韦颗粒》适应症为成人和一岁及一岁以上儿童的甲型和乙型流感治疗。

妈妈抱着庆小兔,外婆给庆小兔喂药,打开的是《小儿解感颗粒》,外婆给庆小兔喝第一勺子药,庆小兔一点都没有喝进去,药从庆小兔的嘴角全流了出来,外婆拿美林的吸管喂庆小兔。

妈妈睡觉,庆小兔已经不是那么热了,庆小兔坐在那里自己玩,庆小兔已经知道一个手拿着汽车,一个手去拨汽车轮子旋转了。

姨妈下班回来了,听到庆兔兔喊姨妈,庆小兔回过头嘴里发出“啃啃”的声音,看见姨妈望着自己,庆小兔马上手伸向姨妈。姨妈抱着庆小兔说:“外边就没有下雨了,庆兔兔,你出去不出去玩呀。”,庆兔兔说:“我出去,也算我一个。”。

六点钟庆小兔静悄悄地睡着了,爸爸的视频来了,庆兔兔说:“爸爸,小九生病了,小九发烧了。”,妈妈说:“小九已经烧了好几天了,最高烧到三十九度二,今天下午去医院看了一下。”,爸爸问:“要紧不要紧。”,妈妈说:“不要紧,反正要有一个过程,最起码也要发烧三天,明天就第三天了。”,庆兔兔说:“爸爸,我喂了一只狗。”,爸爸问:“你喂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狗?”,庆兔兔说:“我的狗叫大毛。”,庆兔兔压低声音说:“爸爸,我告诉你,大毛那一天在阳台上屙了巴巴。”,妈妈问:“你有没有把狗巴巴打扫干净呀?”,庆兔兔说:“我弄了的,不过狗巴巴是很臭的。”。

七点钟给庆小兔喂米糊,没有吃米糊的时候庆小兔没有哭,给他喂米糊,庆小兔不吃米糊反而哭了起来。

于是给庆小兔喂《磷酸奥司他韦颗粒》,庆小兔就一直哭哭兮兮,药喂完,妈妈抱起庆小兔,庆小兔这才不哭。

八点钟庆小兔吐了许多白色粘稠液体,刚刚给庆小兔擦洗干净,妈妈大声喊:“小九又吐了,小九从鼻孔了流出来了。”,我连忙过去,看见庆小兔的两个鼻孔都流出那种粘稠的白色液体,庆小兔大哭。

我说:“《磷酸奥司他韦颗粒》是一岁以上孩子吃的药而且不是中药。”,妈妈说:“看病医生已经是那么多年的门诊医生,他开的药会有问题吗?”,我说:“小九喝了美林,接着就是《小儿解感颗粒》,没有一会功夫又是《磷酸奥司他韦颗粒》,小九那么小,他的胃能够受得了吗?”,外婆说:“肯定是肚子受凉了。”,妈妈说:“医生说了可以这样吃的。”,都说到这个份上,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妈妈决定带庆小兔去医院看病,我说:“发烧已经两天了,可能再烧一天就会慢慢地痊愈的,你这样今天看明天看,弄不好没有病看出病,小病看成大病。”。

路上妈妈一个劲地向姨爹强调庆小兔病的严重性,姨爹说:“发烧有一个过程,吃药还要有一个时间,不可能吃了药马上就会好的。”,我说:“小九那么小,你一下子要小九吃那么多药,而且《磷酸奥司他韦颗粒》是一岁以后大孩子吃的药。”,妈妈回头说:“你说什么说。”,我非常生气地说:“你有本事自己去弄啥,你不把他们折腾出来一点病你不会甘心。”,妈妈转身伸出手把庆小兔接过去,我也就转身回来了。

父母心疼儿女是人之常情的事情,孩子生病父母心急如焚也是理所当然。饿了吃饭,瞌睡了睡觉,有病看病,也天经地义。但是什么事情再急也不能乱了章程,人还需要一个清醒的头脑,就是人急了一时糊涂,在别人的告知下也应该冷静一下,把自己的思路整理一下。有病乱投医会把好事变成坏事,头脑混沌的情况下会做出不应该做的事情,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吃的。何况庆小兔还是一个不到一岁的孩子,我不想看到庆兔兔庆小兔在妈妈复杂的情绪里有什么不好。

回来我又查询了不止《磷酸奥司他韦颗粒》适应症为用于成人和一岁及一岁以上儿童的甲型和乙型流感治疗。自磷酸奥司他韦上市后,陆续收到流感患者使用磷酸奥司他韦治疗发生自我伤害和谵妄事件的报告,大部分报告来自日本,主要是儿科患者,看来《磷酸奥司他韦颗粒》根本就不适应庆小兔吃。

外婆说:“他们的事情你不要管。”,我说:“他们大人的事情我肯定不会管,我也不想管,但是我不愿意看见两个小家伙的不舒服。”。

外婆不放心,外婆去了医院。

十点十分外婆妈妈庆小兔才回来,十点四十分姨妈陪着妈妈夜里照看庆小兔。

《庆兔兔日记》2263难熬的一天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