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文章

发布时间:2017-11-08 13:49 阅读量:5 日记本:《个人日记》

--------------------------------------------------

抚摸密密麻麻的汉字

干燥的目光沉重

试图在纹路纵横的墙壁上

找到那颗已经锈迹斑斑的钉子

悬挂一个

突如其来的念头

/

日子开始有着大段的空白

思虑的面容堆挤在热的缝隙里

直到大雨倾盆

瞬间成熟

6

因为距离雨季遥远

燥热的天气

使我找不到一种与你无关的表达方式

面对质询

我伸出空荡荡的掌心

指骨削瘦

7

为了接近灵魂的终极

简朴的行走是一件很朴素的事件

七月

在大星渐渐西沉的时候

安祥的站起身来

我继续上路

起风时一晃而过的念头

/

褐色快活的鸟群掠过蓝色的天空

想象着山间流动的白云和溪流

我觉得自己是一棵心静如水的幽兰

有时在深夜里睁开双眼

目的是为了衰老

/

事实上只有非常偶然的因素

才会让我想起出门

他们都说我已经是一块好钢

因为我已经有了如此坚韧的弹性

而且默/不作声,成稳厚重

/

我的身影从一个瞳孔晃进另一个瞳孔

迈出的脚尖犹豫地

在一弓一曲的道路上

印着别人的脚印

尽量踩稳每一个完好无缺的日子

/

时常静静的坐在一旁抽着烟

耐心的看着一只蚂蚁

漫步从容的走过墙上雪白的日历

我想有时脚也会流泪的

当疲惫的声音来自你的体内

/

一只鸟试图在起风的时候起飞

我的目光还是忍不住在风里变换一下方向

甚至想到了微微一笑

/

一种不合时宜的感觉

/

屋外只有一棵有气无力的树

上面的鸣蝉有一声

无一声的

和倾斜的耳朵擦身而过

一道古人灯下曾经隐秘的寂寞

秋水一般的沿着蜿蜒的脊骨

冰凉的潺潺流动

/

潮湿的水汽刚刚离开空荡荡的屋子

午后的空虚就倏然出手

断然击碎暗色花瓶里

那枝去年岭上采撷归来的腊梅

渐渐擅长沉冥于体内的聆听

忍不住惊座而起

/

抽出一本唐人的诗集

略为翻动的刹那

册页里夹着的一声幽远跌落尘埃

坠落的过程感觉很痛

于是又慢慢的把书收回书架

其实在把书插回去的时候

我已经不会假装抽着烟感受忧伤了

任几个流放着平仄的汉字

竟这样沉沉的压住了我的眉际

/

这种在夏季悄然出现在身边的孤独

不宜于一个完全真实的年龄

但我依然没有找人交谈的欲望

因为屋外那棵树的缘故

一种格外清静的预感

使我想到夏天就要渐渐远去

杳不可闻

面对夏天

/

一场黑压压的雨不由分说的淹没了七月

清爽午后的凉意

静静的落在那排梧桐树的枝头

寂静对视的时刻

一只蝴蝶从目光深处翩翩飞起

蕉叶扇动一帘幽梦

/

这不知是不是真实的一瞬间

我决定慢慢的说话

慢慢的记忆

尽量希望这个夏天就这样弯着腰

像冰凉的水里一条滑溜的鱼

轻轻一跃

无声无息的一泻千里

/

我坚信当我听到了那个声音的时候

我的行走正在途中

我遇到过饱满的江河和干净的溪流

知道女人的眼泪常常流在脸上

男人的泪水只会淌在心间

可今天仅仅一滴窗外透明的雨水

这个夏天独特的流泪方式

让我异乎寻常的想到了遥远的故乡

多雨的时候就说说七月的日子

/

除了抚摸和谛听以外

用沉默的方式

能不能知道远方一个人存在的方式

因为活着不得不继续的思考

我变得有些消瘦

在你默默注视的目光里

我一贯透明的笑容

在细雨中显得朦胧恍惚起来

不,即便这样

你也什么不要说

/

黄昏的暮色贴近心跳

呼吸不可思议的

在时光里走来走去

当落叶滑过我的胸口

我确信心头那一下褐色的颤栗

就是一个关于你和我

心头存在着一条隐秘联系的

毫不犹豫的肯定

像草丛下润物无声的流水

款款婉转

/

昨夜我真的走进你一直没有睡眠的眼睛

我们在里面互握对方的手

平静的相对而坐

谈起多年以后就在此刻

正在发生

即将发生的往事

--------------------

我的灵魂走不出您的村庄

午夜

我用目光拥抱了您的原野

我像土地里满溢理想的红薯

在拔节的岁月里,抱紧亲情

于是

您欣喜的眼泪

在风的脊梁上日夜歌唱

我扎根于这泪水

我挣脱了这土地

我来到了这城市

……

我的爱

却荒弃成一副曾经沧海的风骨

人生,流动

岁月,流动

您的爱却以固执的名义守候一路沧桑

而我拎着爱的空空皮囊,瘦得像失水的芦苇

在一个个失落的黄昏

踏上征途

噢,妈妈

我丢掉了廉价的忧伤

可我瘦弱苍白的人生

怎样才能为您送出一仓的报答

自从我懂事的那个早晨

我就发誓

给您宽慰的生活

于是我努力地用生命营造华丽

可总把天空涂抹成您粗布衣的浑黄颜色——

我生命热烈而持久地拥抱着的——

您的颜色——

母爱的颜色

(二)

您的原野

蚯蚓把土壤奔跑成一朵朵花

我卑微的灵魂

却开不出灼灼的艳丽

我想起了那个摇动的严冬

我没完没了的哀号

却留不住滑过流年的她

从此

无论季节的主题如何繁华与清瘦

一棵庄稼终以死亡的姿势在您的土地站成永恒

……

我一生的情感镀上黑色的忧郁

噢,妈妈

我总想以傲骨的姿态

找到生命的高度

却一次次被语言砸伤

我只有头枕在您的心坎

期盼

爱和庄稼一起默默生长

/

----------------

1 从不敢抱怨光阴太短

因为始终陪伴我的

日月星辰都不曾远走

也从不会怪罪命运的安排

因为我一直感受得到

人间里真爱的温暖

如果我即将死去

我想我也不会有任何遗憾

我只希望世间不再有死亡

我希望和平会来得更加长久

我希望人间不会再有痛苦与疾病

如果我即将死亡

我希望每一个人的梦想都不再是梦想

如果就这样死去

我希望能看得到

人心与道德的相交

正义与公平的共存

可不可以用我这样一个

不在心跳的心房

去温暖一下那些不曾得到温暖的人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序曲 除夕将近的空中, 飞来飞去的一对凤凰, 唱着哀哀的歌声飞去, 衔着枝枝的香木飞来, 飞来在丹穴山上。 山右有枯槁了的梧桐, 山左有消歇了的醴泉, 山前有浩茫茫的大海, 山后有阴莽莽的平原, 山上是寒风凛冽的冰天。 天色昏黄了, 香木集高了, 凤已飞倦了, 凰已飞倦了, 他们的死期将近了。 凤啄香木, 一星星的火点迸飞。 凰扇火星, 一缕缕的香烟上腾。 凤又啄, 凰又扇, 山上的香烟弥散, 山上的火光弥满。 夜色已深了, 香木已燃了, 凤已啄倦了, 凰已扇倦了, 他们的死期已近了。 啊啊! 哀哀的凤凰! 凤起舞,低昂! 凰唱歌,悲壮! 凤又舞, 凰又唱, 一群的凡鸟, 自天外飞来观葬

文/清影

笔尖迟钝,语言苍白

或许,这个时候我想到了天堂

虚掩的门被冷风吹开

复活的纠缠,回到水里

熟悉的或者陌生的

一并隐居,一并融入浩大的轮回

在野草被踩下前

最后的路,还是一无所有

尘归尘,土归土

干裂的诗行最终成为复制的标本

永远平静

//

#笃信

异乡的夜,闪着冷冰的目光

麻雀,饿死在路边

迟来的落叶遮住了曾经的青黄

地平线留下虚无、寂静

而我却与死亡如此接近

妖和人都戴着面具行走

黑色是完全的,而江湖是忠诚的

某些传说正在演绎一场所谓的误会

界碑明显,桥也奈何

许多故事都己不是自己的描写

他们告诉我,这里不收留写诗的人

一声叹息,或许我真的会遗忘

—— 2017.09.29

---------------

一切因为思念的缘故。

阴云密布,波涛如怒。

黄土飞扬,洒泪两行。

今天,我头顶阴云,脚踩黄土,

携一陶罐,盛满令人回忆的骨灰。

就此躺下,埋葬。

立一石碑,刻下几字:

远方的远方,是坟场。

------------

躺在医院的病床

等待,等待死亡

接近了,接近了

没有愿望和奢求

只有风的呜咽和云的低泣

什么、、、

你争我夺

你的天下,我的地盘

私利的膨胀,巧取豪夺

这些,都不重要

眼就要闭上了

金山,银山

你又能拿走多少

也许

能够带走

去,想去的地方购物,挥霍

迷离,迷离中还会想起

生活的维艰

梦的破碎

衣衫的褴褛和生活的拮据

来不及了,来不及

最后一口气就要断去



转载文章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