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兔兔日记》2204幼儿园不准带手表

发布时间:2017-08-13 06:59 阅读量:0 日记本:《个人日记》

2204星期二阴天转晴天32℃~20℃客厅最高温度28℃ PM2.5-66

蔚蓝色的天上漂浮着一层薄薄的白色,像云,像雾,也可能是霾,似有,似无。太阳像有又像还没有上班,可是太阳光又透过云层投射下来,照在高楼上的太阳光却没有显示出太阳路过的痕迹。

我刚刚起来就看见妈妈把庆小兔抱进卫生间,外婆问:“小九,你怎么起得这么早呀?”,庆小兔回头望着外婆在笑,妈妈说:“他在床上翻过来折过去,我想他可能要屙巴巴了。”。外婆给庆小兔端巴巴,庆小兔就开始梗巴巴,庆小兔嘴里发出梗巴巴的声音在整个屋子里回响。

世界名曲的悠扬歌声,外婆帮着余承泽梗巴巴的声音,余承泽稚嫩的梗巴巴和声,连同巴巴屙进盆子里的声音汇集在一起,盆子水里已经留下一层庆小兔的排泄物。洗完屁股,妈妈说:“小九过来,我们来按摩。”,外婆说:“我们小九还要做早操。”。屋子里传来英语歌声,妈妈喊着号子给庆小兔做早操。庆小兔躺在床上任由妈妈给自己按摩,我过去给庆小兔拍照,庆小兔就对着我笑,庆小兔还不好意思地扭转身体。

七点五十分庆小兔的早上的功课结束,妈妈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换衣服准备出去,庆小兔不愿意一个人躺在那里看天花板,庆小兔嘴里哼哼哼唧唧唧地发出声响,庆小兔不愿意地用力扭动身体,庆小兔的脸阴沉下来,庆小兔的嘴一瘪就想哭,我给庆小兔拍了几张照片就把庆小兔抱起来。

外婆说:“庆兔兔现在喜欢跟小姑娘玩了。”,我说:“庆兔兔这学期是和小姑娘玩的次数多了起来,不过庆兔兔有男小朋友还是会先跟男小朋友一起玩的。”,外婆说:“昨天晚上在小广场,庆兔兔和四个小姑娘一起玩,杨小跳奇兔兔怎么喊他,庆兔兔都没有过去。”,我说:“这样的事情有,但是不是很多。”,外婆说:“庆兔兔到小广场杨小跳乖乖兔同时喊他,庆兔兔没有和杨小跳一起玩,而是跑去跟乖乖兔玩了。有一个小姑娘有一点暴力,庆兔兔拿着矿泉水瓶子在小姑娘身上捣了一下,小姑娘马上拿起矿泉水瓶在庆兔兔身上乱打起来。”。

刚刚还没有睡醒的太阳,一个大大的哈欠又伸一个懒腰,太阳又精神马上抖擞起来。

下楼的声音还没有听清楚,庆兔兔已经来到门外,庆兔兔举起手让我看他的手表手机说:“外公,我今天是它把我叫起来的。”,庆兔兔端起胳膊看了一眼手表说:“外公,现在七点三十三分。”。

庆兔兔弯下腰用手指着地上说:“外公,这里有一只西瓜虫。”,庆兔兔打开手表手机,把手表放在西瓜虫的上边说:“你听听,这里有一个好听的故事哟。”,我说:“你想让西瓜虫听你的故事吗?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庆兔兔说:“这是一个森林里的故事。”,我问:“故事都是讲什么呀?”,庆兔兔说:“这个故事里有九十九只猴子,还有老虎和兔子,还有一个象宝宝。”,我问:“你手表里有多少故事呀?”,庆兔兔说:“妈妈就给我下了一个故事。”。庆兔兔举起手让我听故事,我说:“回来再听吧,在路上不宜做其他事情。”。

我问:“庆兔兔,你今天是走路还是坐车?”,庆兔兔说:“我要坐不挤的车。”,我说:“早上上班上学,哪里会有不挤公交车。”,庆兔兔说:“那好吧,我就坐公交车上学。”。

公交站上宝宝贝贝两个双胞胎也在等车,他们两个从来不愿意跟别人说话,庆兔兔来到跟前也没有理睬他们。双胞胎爷爷就是另外一番景象,双胞胎爷爷的话就像机关炮一样哗啦啦地从嘴里喷射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双胞胎爷爷的话没有传个两个孩子。

我问:“你怎么今天一个人带他们两个,他们的奶奶呢?”,双胞胎爷爷说:“他奶奶去招呼上高中的孩子去了,现在就我一个人接送两个小的,我在小区连着拦了几辆出租车都不愿意走,我只好带着两个人来坐公交车。”,去幼儿园的路程短又不是去闹市区,没有几个出租车愿意浪费这个行程,因为早上正是出租车最有机会挣钱的时候。我说:“公交车怎么不行呢,你们原来不是一直也坐公交车吗?”,双胞胎爷爷说:“原来我是和奶奶两个人呀,现在我一个人怎么能够照顾过来呢?”,我说:“他们都那么大了,今年和庆兔兔一样都要上学了,应该不要紧了。”,双胞胎爷爷说:“我是一个人带两个呀?”,我说:“孩子终归要长大成人,你不可能一直把他们栓在自己的裤腰带上,庆兔兔上大班的时候我接送庆兔兔基本上我都不怎么管了,我只要余坤灿在我的视线以内就不管不问。”,双胞胎爷爷说:“可是我们家的两个有一点顽皮呀,万一在外边出了什么事情,我们怎么跟他们爸爸妈妈交代呀。”,我说:“你这两个孩子那么内向,内向的孩子是比较温顺安稳的。”,双胞胎爷爷说:“他们两个跟别的小孩没有话说,可是他们两个之间喜欢打打闹闹。”,我说:“你这是想多了,带孩子肯定会有一些意料不到的危险,这个不是可以当做你不放开手的理由。你不可能跟着他们一辈子,你也会有走不动的那一天,到那时候你不能动了,你怎么照看上小学上中学的两个孩子呢,你管多了,孩子长大了会感到无依无靠,他们就不容易融入社会,那时候他们有可能去投靠可能给他们小恩小惠的人,也可能为了有人保护自己而走上一条不应该走的路。”。双胞胎爷爷不再说话了,因为他本身就是一名教育工作者,这些道理要比我明白的多的多,只不过是因为血缘关系让自己的大脑发生了短路,教育别人和教育自己的血肉完全就是两回事。

公交车来了,双胞胎爷爷抱着宝宝上车,我则抱起贝贝上了汽车,庆兔兔自己上车我没有管。安兔兔也在这辆车上,安兔兔站在后门喊庆兔兔,庆兔兔却看中了汽车门跟前的一个空位子,庆兔兔钻到跟前就往椅子上一趴,一个体态丰满的中年妇女挤过来,中年妇女用屁股一摆,把庆兔兔从椅子上挤下来,自己一屁股坐了下来。庆兔兔用手指着椅子说:“这是我先看见的。”,那个中年妇女没有说话,再看看旁边位子上的人都在看自己,中年妇女不好意思地只好站了起来。这时候在后边位子上一个年轻妈妈喊:“小朋友,这里还有位子。”,庆兔兔转身就去了后边那个位置上。

下车,安兔兔喊庆兔兔,庆兔兔正在过马路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安兔兔,庆兔兔没有跟安兔兔说话。过来马路,旭兔兔在喊:“庆兔兔。”,庆兔兔三步并两步地走到旭兔兔跟前。安兔兔跑过来在后边喊:“庆兔兔。”,庆兔兔只顾着和旭兔兔说话忘了背后的安兔兔。安兔兔有一点生气了,汽车上叫庆兔兔,庆兔兔跑到后边去坐了,下了车喊庆兔兔,庆兔兔在过马路,过了马路喊庆兔兔,庆兔兔又有新欢,安兔兔仰起头气呼呼地拉着外婆的手,急匆匆地往幼儿园门口走去。

庆兔兔说:“旭兔兔,我这个是手表电话。”,旭兔兔说:“我还不是有一个手表电话。”,庆兔兔说:“我的手表还可以聊天。”,旭兔兔说:“我的手表还可以发微信。”,庆兔兔楞了一下,因为庆兔兔不知道微信是何方神圣,就连我这个几十岁人一样没有用过微信。庆兔兔说:“我的手表还可以听故事。”,旭兔兔说:“我的还可以听笑话呢。”。

回家的公交车上,一个时髦的大妈上车就在门口转弯处站着,司机说:“这位大妈,你是不是往里面移一下,好让车下的人上来。”,这位大妈说:“能够进去我还不进吗?”,司机用手一指说:“你看后边还有那么多地方,你往前走几步后边的人就能上来了。”。后边上车的一个男子还站在台阶上,男子侧身从这位大妈身体后边挤了过去,这位大妈马上恶狠狠地说:“你挤什么挤,你把我要挤倒了。”,男子没有理睬这位大妈,于是我也跟着这个男子过去了,里面的过道还比较宽敞,很快车下的五六个人也尾随上来,一直到我下车,那位大妈还是跟一颗钉子一样插在那里。

公交车的突然一个急刹车,人们不由自主地向前倒去,我面前站着的一个估计一个不到六十岁的一个老头,他被后边的人撞了一下,老头头也没有抬一下说:“你撞什么撞,你要是把我这个老头撞成残疾人了,你陪得起吗?”,听听后边没有人搭话,显然这个老头生气了,老头回过头说:“你撞了人了…。”,老头话音未落,老头转过脸来才发现后边的人比自己高一头,而且是一个年纪更大的老者,我想没有八十岁也要超过七十五岁,老头的声音就像卡住一样噎了回去。

回到家,我准备把小床拉到我们房间,这才发现庆小兔已经在小床上睡着了,外婆说:“小九可能早上醒的早,小九从外边回来跟我笑一笑,就趴在我身上就睡着了,他睡的时候一声都没有啃一下。”,我说:“小九该睡觉他就会睡觉,你基本上只要大概哄一下他就能睡,不能他不想睡那么非要认为他要睡了。”,外婆说:“可是小九是在哼哼呀。”,我说:“不高兴的哼哼和想睡觉时候的哼哼是不一样的,他不想睡觉你怎么哄也没有用,小九只会哭的更伤心。”。

八点半外婆喊:“外公,我们小九要你。”,庆小兔抱着枕巾在啃,庆小兔两条腿在空中不断地划动着,我说:“小九,这个枕巾就那么好吃吗?”。外婆冲了四十毫升牛奶喂庆小兔,妈妈做完瑜伽问:“小九牛奶喝了没有。”,外婆说:“喝了,就剩下一点点,可能喝了三十毫升。”。接着妈妈又给庆小兔喂了奶。

发现庆小兔精神还很好,九点不到带庆小兔出去,我伸手要庆小兔过来,庆小兔马上伏过身子要我抱,妈妈说:“你们看,小九听说要出去笑的嘴都合不拢了。”。妈妈跟庆小兔挥挥手说:“再见,拜拜。”,我拉着庆小兔的手跟妈妈挥手说:“再见,拜拜,妈妈再见。”。庆兔兔小时候就是这样,我不管庆兔兔懂不懂,只要遇见人就让他和别人打招呼,离开就和别人说再见,尽管不是庆兔兔自己所为,但是庆兔兔已经牢记心头,所以庆兔兔现在能够礼貌待人。

早上还是不卑不亢的太阳,现在已经劲头十足,灼热的阳光直射下来。地面的温度还没有起来,站在阴凉处也没有感到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阳光把路上的人都逼进阴凉处,卖菜的农民也都躲进角角落落可以藏身的阴影里,拆迁房子搭建的临时围墙成了小商小贩的天堂,反正站在大路上看不见,工商管理也睁一个眼闭一个眼当做没有看见。这里一样也是庆小兔的视觉盛宴,熙熙攘攘的叫卖声,挤过来挤过去的买菜人。看着一个个头发花白的爷爷奶奶坐在地上等待下一个买菜的人,他们年龄应该是享受天伦之乐年代,可是他们还起早摸黑伺弄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早早地起来坐在马路边希望自己的菜能够卖一个好价钱。

希望他们的下一代再年老体衰的时候,不要再像他们的父辈一样那样艰辛,我也相信中国的强大也意味着贫苦的人会越来越少,人们的日子会越过越幸福。

瑞丰超市是我们这一片最大的超市,也是唯一一个有一点规模的超市,只要白天的气温不是那么灼灼逼人,我每天都会带庆小兔来这里一趟。

外边虽然艳阳高照,超市里面是有空调使得到处凉爽宜人。小商店里抱着庆小兔进去,马上就会有服务员满面笑容地询问要买什么东西,庆小兔是看客,庆小兔是来欣赏琳琅满目的商品的,庆小兔还没有想买什么东西的打算。老板满心喜欢来了一个财神爷,没想到这个小财神爷只想看,并不想往外掏钱。我们一样尴尬,我们这里参观了那么长时间,没有给他们的热情留下一块铜板。大超市不一样,随便看随便瞧,你就是用手去摸也没有人管你。

九点四十五分,一泡尿尿在楼下的草地上,拿出门卡开门,我说:“这是门卡是用来开门的。”,这是庆小兔每次开门关门必须演练的节目,我把门卡让庆小兔握住,在门禁上靠一下,门禁嘀地响了一下,大门咔啦一声解锁了,我说:“大门打开了。”。庆小兔并不关心大门是不是开了,庆小兔拿着门卡就往嘴里送。

外婆烧饭,我在写日记,妈妈抱着庆小兔也不知道怎么好,一会唱歌一会播放音乐,一会给庆小兔玩玩具。十点二十分庆小兔哼哼起来,妈妈就抱着庆小兔在屋子里转,妈妈说:“你想睡觉,就睡觉,不要这样哼哼唧唧的。”,我把庆小兔抱过来,庆小兔趴在我的身上很快就睡着了。

十二点十分庆小兔醒了,妈妈给庆小兔喂奶,庆小兔不喝奶,转过头一直看着外婆吃西瓜,妈妈说:“西瓜就那么好吃呀?我们还是喝奶吧。”,妈妈让庆小兔继续喝奶,庆小兔根本就不张嘴,调转整个身体对着外婆看着外婆吃西瓜,外婆只好拿着西瓜去了厨房去吃。

一点半我午睡起来,妈妈抱着庆小兔在屋里转圈,这时候的太阳像一个刚刚醒来的雄狮大发雄威,站在客厅的最里面就会感到一股热浪袭来,妈妈说:“太热了,还是把空调打开吧。”。

我抱出庆小兔,庆小兔很快就闭上眼睛,外边已经不能睡觉,回来庆小兔跟妈妈在空调房里睡觉。

两点半庆小兔从屋里抱出来,出来庆小兔就咕咕唧唧的,关键庆小兔还带着哭腔,我抱着庆小兔来到窗户跟前,我说:“小九,你看外边多热呀,今天太阳公公特别卖劲,把外边变得那么热。”,庆小兔根本就不看外边,就是闭着眼睛哭。外婆看我哄不住,把庆小兔接了过去。三点钟了庆小兔还是没有睁开眼睛在哼哼,妈妈说:“现在就想喝奶呀,是不是早一点了?”,外婆说:“他一直就这样哼哼唧唧的,可能他是饿了。”,妈妈把庆小兔抱回房间喂奶。

庆兔兔今天下午要架子鼓考级,三点半还是我去接庆兔兔。

今天的太阳着实让人不爽,几乎到了不打伞就出不了门一样。

门卫去接庆兔兔,徐老师跟着一起出来了,徐老师手里拿着庆兔兔的手表电话,徐老师说:“幼儿园上课是不允许带手表的,明天上学就不要带了,他们带了这些上课就不好好听课了。”。徐老师拿着一摞表格纸说:“庆兔兔外公,这是教育局要家长填写的暑期安全责任书。”,我想马上就要放假了,放假了庆兔兔这些大班的孩子就和现在的幼儿园脱离了关系,怎么会还要给幼儿园签什么安全责任书。签字,我只看到下边签字的横格,至于上边都写了一些什么我也没有要求过目,写上庆兔兔的名字和我的名字,反正是例行公事每个家长都要尽的义务。

接连两次去接庆兔兔我都没有带架子鼓的包包,老板娘在喊:“张老师,庆兔兔架子鼓还有一节课没有上。”,庆兔兔说:“张老师,我的书没有带来,我的架子鼓鼓槌也没有带来。”,张老师笑着说:“不要紧,老师这里都有。”。

回到家,我把手表手机从书包里拿出来,我说:“徐老师说,幼儿园不准带手表去上学。”,妈妈说:“我们跟庆兔兔说没有用,只有让他自己带去,老师看见了自然会说他,他下次就不会再要求带手表手机了。”。

妈妈去接庆兔兔回来,外婆给庆小兔喂苹果,现在的电视机庆小兔已经开始感兴趣,庆小兔一边吃着苹果,一边歪着头看电视节目。

五点钟带庆小兔出去,夏天的天说变就变,接庆兔兔的时候还是艳阳高照,这一会庆小兔出去已经是浓云密布了。

因为是放学时间,碰见的熟人就多一些,庆小兔彰显其个人魅力,不管别人是不是跟自己说话,只要别人看着他,庆小兔马上就会笑容满面,看见的人都喜欢逗他:“小九,你那么喜欢笑呀。”“你是不是喜欢奶奶呀?”“你跟着奶奶走好不好呀?”“小九你到我们家好不好?”,庆小兔马上就会伸出手要他们抱。

五点四十分回来,外婆今天蒸了一些胡萝卜,外婆把胡萝卜碾成糊糊和米粉喂庆小兔,庆小兔还非常喜欢吃。

姨妈说:“昨天晚上向新月给庆兔兔来电话聊天,庆兔兔那时候已经睡着了。”,外婆问:“他们怎么知道庆兔兔有电话了?”,妈妈说:“这个还不容易,庆兔兔喜欢炫耀,别的小朋友喜欢传播,一个传两个,两个传四个,很快满天下都会知道庆兔兔的电话号码。”。

六点四十分妈妈抱着庆小兔出去玩。

《庆兔兔日记》2204幼儿园不准带手表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