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

发布时间:2017-08-12 09:50 阅读量:6 日记本:《个人日记》

201605

五月寄语:人生有无数个等不起,就好像夏天里拿出冰柜的哈根达斯,冬天里刚捞出油锅的油条;或者是浇上了盖头的红油小面,被堵在路上的飞机票;或者是海誓山盟却又和别人登记结婚的爱人,几十年后重逢几乎不敢相认的同学;也许是好久没去探望、却又垂垂老矣的父母,还有说好要去却总是没去的地方;更有那些逢年过节连电话也懒得打的朋友,总挂在嘴边却从不付诸行动的梦想……因为四月末的一次难得的老友相聚。谈得投机,酒也喝得舒服,不禁感慨万千。都说是人生百年,只有共同走过一个甲子再回头看曾经走过的岁月,才会为等不起而唏嘘不已。

3日,只要两三天不见,小小的王钰涵总会给人带来很大的惊喜,今天就是如此:我们老两口在床上和小丫头玩耍,她奶奶指着我说:“去揪你爷爷的耳朵。”小丫头望望我,只是欢笑却不行动;她奶奶就捏着她的手作了一下示范,再次发出指令,我的小孙女就会先爬到我身边,再爬到我身上,先使用小手摸摸我的耳朵,然后就用小嘴去碰我的耳朵,能感觉到她的小牙齿在咬,还有小舌头在舔,虽然被王钰涵弄得满脸唾沫,心里却幸福的一塌糊涂,不仅是小丫头第一次用这种方式和我表示亲近,也是第一次明确的能正确理解她奶奶的话。

5日,脱掉了厚厚的冬装和裹得紧紧的春装以后,换上了精干而又简洁、连体的爬行服的王钰涵可以很高兴的在她的爷爷奶奶的床上做各种动作,也可以和她爷爷一样,坐在那间连通阳台和餐厅的卧室的木地板上,背靠着那张双人床的尾板很惬意的靠着;不过那个小丫头更喜欢的还是在地板上爬行,她可以爬到纱窗门前好奇的望着外面满阳台的花花草草,也可以爬到通往餐厅的门前,借助一把木椅颤颤悠悠的站起来;或者爬到床边,先用膝盖跪在地上,伸手抓住床板,一用力就可以站起来,还可以胆大包天的走上一两步,她最喜欢她爷爷放在枕头边的手机和书籍,那可是百玩不厌。

8日,接连好几天因为落雨没有外出,市府大门架起了施工用的脚手架开始维修,而市府大门街对面封闭了好久的小广场的施工已经完工了,将原来的那一排商业门面拆了,显得宽敞了些的地面铺装了既防滑又好看的灰色的地砖,自然耳目一新;南榭也经过整修,粉刷了花廊,重铺了地面,水池里倾倒了些泥土,使得变浅了些,据说有利于荷花生长,不过现在时候还早,看不见“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样子。

从滨江公园双亭广场到胜利三路的沿江步行道也已经完工了,也就是拆掉了原来的石板砖,简单地铺上一层红色塑胶跑道,喷上一些跑步的标识;一马路江边被拆掉的六个大型灯柱还躺在新铺装的草坪上,当年可是好好地被吹捧过,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一个老人正将腿搁在江边的石栏上锻炼,收音机里居然放的是那首太俗不过的男女声对唱:“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悠悠地唱着最炫的民族风,让爱卷走所有的尘埃。”

胜利三路江边可能是这次滨江公园改造变化最大之处,原来的绿化树被伐去不少,增加了广场的面积,葛洲坝电厂赠送的由五个水轮机叶片构成,每个叶片重达22.5吨的发电机转子涂上了红漆,耸立在广场中央,也成了一道新的景致,倒比那些立意低劣、造型粗糙的所谓现代雕塑更有立体感。就是担心会不会被那些收荒货的给盯上?不过实在太重,怕也是有心无力。不过就是新铺装的塑胶跑道掩埋了原来的步行道上那些每隔一段就有一块很有巴楚韵味、记录里程的石板,像是少了些什么似的。

位于大公桥的夷陵长江大桥下到了晚上几乎成了露天卡拉OK的聚集地,好几个草台班子的歌声此起彼伏。和三江桥下的那种歌手放喉、观众献花的商业运作方式不同,在大桥下任何人可以点唱任何歌,可弊病就是,不少唱歌者仅仅只是一种爱好,却没有唱歌的天赋,甚至连起码的音乐常识都不会,吼出声来鬼哭狼嚎,叫人不得不掩耳快步离开。

长江对岸、江南的磨基山上的那个不太吉利、也有些刺眼的“独眼”已经被巧妙地遮掩住,到了晚上,山壁之中华灯初放、灯影辉煌时,隔江远远望过去,也有了几分好看。和平公园依然是舞者的天下,既有呆板如同僵尸的佳木斯舞,也有整齐划一的广场舞,还有旋转不停的交谊舞,都是自娱自乐,倒是每一家的音响一个高于一个,有些争强好胜的意思。

位于九码头的宜昌港客运站的那栋酷似客轮的建筑还在,不过进行重新装修以后已经不卖船票也不卖汽车票了;原来的宜港汽车客运站变成了停车场,而那栋规模不小的建筑物已经变成三峡游客中心,售票大厅只卖旅游景点的专线车票,不过即便是到了晚上依然很热闹,有不少背包客在那里咨询签约;一些举着小旗的导游领着来自外地的旅游者去逛那里的超市,还可以去逛逛街对面的万达广场,然后乘坐开往重庆的豪华客轮。

这里刚刚开通了宜昌长江夜游,路线是乘船从这里到伍家岗,折返回来逆江而上,经过三江航道过葛洲坝船闸。站在路边看着那些广告不觉有些苦笑:无论是上海还是武汉,人家都是沿途两岸灯火辉煌、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可宜昌除了三江一带两岸夜景尚可,其余的地方江南一片漆黑,不知让人家看什么?上一次宜昌夜游无疾而终的原因也在于此,可依然如故,却重新启动这个旅游项目,叫人费解,除了城市形象,就找不到别的理由了。

那个原名宜昌剧院、却被原名西陵剧场、后建成的均瑶广场的那家剧场抢去了名字而不得不改名滨江剧场的土黄色火柴盒似的建筑还在,不过就是背景已经是林立的高楼大厦,自身也快被周边那一片破旧楼房和沿街小店给淹没了。夜色中居然发现楼顶上闪烁出“国韵大戏台”的字样,就大吃一惊,身为地道宜昌人,却不知此等变化。

回来查了资料方知,这是早就销声匿迹的市京剧团的创新之作。据说月末的三天晚上,戏迷只需花五元钱,就可以坐在古色古香的八仙桌旁品茗听戏;票友可以登台演出,一段清唱仅收费30元,全套戏服加上道具和化妆,表演一段彩唱收费200元。突然就有种醍醐灌顶、恍然大悟的领悟到:MD,这不就是夷陵长江大桥下那些露天卡拉OK的升级版吗?

花了一个多小时,沿江一边散步一边吹风一边游览,也算作宜昌夜游吧。(2016年5月8日母亲节之夜)

9日,一次偶尔的亲朋聚会,很随意地提及了出外旅游,目标定为云南,先是有四个女人参加(老婆、五姐、雷三和胡三),不料雷三因故退出,却又有新人加入,扩大到六人以上(胡家俩媳妇和胡家小姑、三姐和杨哥),忙碌和筹划了近一个月,结果又有人以各种原因不得不退出,落实起来却只有老婆和她的五姐成了坚决出行的旅游者。

她们选择的是本人为她们推荐的途牛旅游网发起的《云南昆(明)大(理)丽(江)-香格里拉-西双版纳四飞10日游》这条线路,其理由是既可以一次玩遍云南,又价钱公道(2399元);既有10天的行程(除掉去回,整整八天),又几乎包罗所有的景点(譬如石林、大理洋人街、玉龙雪山、丽江古城、虎跳峡、独克宗古城、龟山公园、普达措、双廊、七彩云南、野象谷、傣族村寨和原始森林等等);

让人动心的是宣传材料上声称该线路为“两大表演,全景云南,两晚挂五,一晚温泉”,还有“四飞”(宜昌/昆明往返;昆明/西双版纳往返);最让人动心的是,行程安排紧凑,在云南可以好好玩上八天时间。两个已经退休、“奔六”的大妈有的是出外旅游、观赏祖国风光、遍尝各地美食、记录各地风情的兴趣和时间,所以该线路就成了不二的选择。

下了一天的雨,晚上八点,儿子儿媳和孙女送老婆到葛洲坝宾馆去乘八点半前往三峡机场的机场大巴,她们乘坐的是晚上十一点的航班前往昆明的。

祝老婆一路顺顺利利。

10日,凌晨1点23分,睡梦中老婆打来电话,平安抵达;凌晨3点03分,还是睡梦中老婆打来电话,抵达酒店,嘱六点提醒起床,也是很辛苦的。

一点半下飞机,二点十分接我们的专车从机厂出来,需要开半小时车程才能到酒店

11日,提醒起床;石林按时间。下午石林到大理耽误不少,推迟一个小时才到。

12日,为爬玉龙雪山早起,早上5点15分提醒;

16日,三峡广电网发表了我的一篇经过改写的《宜昌儿童公园的前世今生》。以下是剪接的截图。

18日,老婆晚上快子时时分终于成功返回宜昌,这一次参加途牛网举行的云南全景游历时十天,像走马灯似的去了春城昆明、苍山洱海的大理、充满浪漫的丽江、风景如画的香格里拉,还有热带风情的西双版纳,收获大大的。就是苦了留守宜昌的我。每天必须早上打电话提醒起床,一天数次的打电话询问情况,早早起来查看照片和视频上传情况;除了每天给他们提出旅游建议,还得根据她所拍摄的照片写一篇《云之南春之行》的游记,也同样很累。

20日,因为天气无常,时冷时热,加上儿子儿媳粗心大意、外公外婆也有些疏忽,钰涵先是感冒流鼻涕,后来就因为咳嗽转成支气管炎,不得不到医院看医生,也就第一次不得不打点滴,小丫头本来就是个烈性子,两三个人才能按住她;加上害怕,哭得惊天动地,使得她奶奶也跟着一起哭,好就好在回到市府的家里,就变得乖乖的,就越发令人疼爱。

24日,淘淘就那么稳稳当当的坐在大床边的地板上,一边很愉悦的听着窗外传来的电力钟楼的报时声,一边将她奶奶的一个花布的单肩包翻来覆去的玩个不停。她的那个正在做饭的奶奶偶尔看见,就过来将肩带背在她的肩上,还站在壁柜的镜子前让她看效果,于是就很聪明的记住了那个动作,只要看见那个花包包,就会不厌其烦的去模仿她奶奶给她背上包包的动作,有趣极了、好笑极了,可惜就是没有留下影像资料。

31日,钰涵在市府大院书记楼的我们那间卧室里被我擦得很干净的木地板上爬得很快,不再像原来那样肚肚贴在地上的爬行,而是很正规的膝行了;爬到大床边,先是伸出一只小手,攀住了床沿,然后一个很用力的引体向上,再把另一只手扶上去,就那么稳稳当当的在床边站立起来了;明亮的眼睛看见了我枕边的手机,盘算了一下,知道鞭长莫及,于是就踮着脚将身体努力上提,然后有些笨拙的弯曲着自己的膝盖,想攀上床沿,接二连三的失败也不气馁,但终于有机会成功了,她就很用力的把自己的身体挪上床去,然后就是另一只腿也爬上去了,高高兴兴地欢笑着扑向自己喜欢的目标——这是今天钰涵在我们老两口面前露出的新突破,把我们看的目瞪口呆,简直高兴极了。

上午给弟弟打电话,依然是忙音,两次都是。

本月小结:一、从上月开始的那篇《回眸中书街》因为了解的情况越深入就越写越多,原本想写个二十章的就越变越长,先是突破五十,后又突破原来计划的极限一百,到现在已经超过一百三也还不能刹住脚,真是惭愧;二、老婆终于到云南去进行了一次超远距离、也充满神奇的十天旅游,好在隔三岔五既有儿子照顾,又有孙女陪伴,倒也其乐无穷;三、本月除了给老婆代笔,写了一篇云南游记,时间就全花在写中书街的资料收集和整理上了,而上个月似乎更没有什么可拿出手的。

201605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