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兔兔日记》2203不要替孩子去想

发布时间:2017-08-12 08:28 阅读量:0 日记本:《个人日记》

2203星期一多云32℃~22℃客厅最高温度27℃ PM2.5-70

南方大雨瓢泼江河暴满,北方酷暑高温艳阳高照,宜昌从来就是两个极端天气的分界岭,中国南北气流的交汇处,所以宜昌的的温度湿度,相对南方的广州深圳,北方北京天津要相对更适宜人的居住。我毕业的时候为什么会选择宜昌,我就是查询了很多地理书籍,我认为这里的环境更加适宜我,那时候我就对高峡出平湖抱有幻想。宜昌虽然也有狂风暴雨,但是相对于其他地方就相形见绌了。

既然是南来北往,自然宜昌的天气有别于天南海北,太阳高照乌云滚滚大雨瓢泼,你来我往犬牙交错。宜昌的天气预报只能当做一个参考,因为宜昌的地形实在复杂,有大山有平地还有一个大河长江。每天预报有风没有风,说雨又不见雨,报了大雨,雨在哪里只有老天爷知道。

云还是有,有时候铺天盖地,有时候片甲不留,变化就在一瞬间。雨也会下,连绵数天不折不挠,瓢泼大雨也有,还没有到像南方一样水从天上倒下来。

七点整我们庆小兔准时起床,要不是妈妈喊还不知道庆小兔已经醒了。进到卫生间,外婆说:“小九,我们屙巴巴了。”,很快庆小兔嘴里发出:“嗯,嗯,嗯。”的梗巴巴的声音。尿不湿干干净净就是一点尿,尿盆里很快堆积起一堆巴巴,庆小兔的巴巴不再金黄,而是带了一点像是绿色的感觉,可以说有一点像大孩子的巴巴,只不过巴巴还有一点稀。

小床上庆小兔的两边,一边一个空心圆球,一边一个红色小马,我的电脑旁边播放中国古典音乐。庆小兔一会玩球,庆小兔一会啃马,有时候抱着枕巾捂着自己的脸。

庆兔兔该上学了,听到楼梯上咚咚咚紧凑的脚步声,我就知道庆兔兔下来了而且下的很快,一眨眼的功夫庆兔兔已经出现在我的面前。庆兔兔第一句话就是:“外公,我是不是下的很快呀?”,我说:“是的,自从你六岁以后你就长大了。”,庆兔兔说:“我会越来越快的。”,我说:“长大了,不仅是就下楼快一点,你以后吃饭也要快一点,做作业一样也要加快速度。”。

小区的马路已经小修了很多次,原来黝黑的小区马路不再是当年黄花,马路已经破烂不堪,就像以前人们穿的旧衣服,一块补丁摞在一块补丁上。前些天下雨马路上坑坑洼洼的水坑变成一片片鱼塘,让庆兔兔尽情的走了一趟水城,今天马路已经开膛破肚将破损的地方加工成更大的方形凹地,也就是说这几天这里要给马路再打几个补丁。

庆兔兔站在每一个凹坑试一下是不是能够越过去,遇上比较大的就退后几步再向前冲去,等跳到对面庆兔兔会自豪地对我说:“外公,我跳过来了。”,没有一个凹坑可以逃脱庆兔兔的法眼,只有一个凹坑庆兔兔失足踩到凹坑的边沿。

现在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公然逃票的人时常还会出现,昨天在公交车说,司机在喊:“喂,后边那个,坐公交是投要两块钱,你怎么投的两个一角钱。”,逃票的就跟司机说的不是他,坐下来一声不响地看手机,司机说:“说你呢,就是最后边看手机的那个,赶快把钱补齐吧。”,车上人的目光都注视着这个人,可能是习惯当鸵鸟的习俗,我不看你,我装聋作哑,你一样对我没有办法。汽车要开了,司机不能耽误开车,自然这样的事情不了了之。

今天一个年轻时髦的中年妇女,拿着卡刷了一下,刷卡器没有响,司机说:“你的卡没有刷好。”,中年妇女拿着卡放到自己眼睛前边仔细看着说:“我刚刚还用了的,怎么现在就刷不响了”,司机看了一眼中年妇女手里的卡说:“你拿的是一个什么卡呀?”,中年妇女振振有词地说:“老人乘车卡呀?”,司机说:“你哪里是公交卡呀?”,中年妇女说:“就是呀,我才办的。”,其实我看到这个中年妇女拿的不是公交卡,上边没有照片,只是卡上字的颜色有一点类似。中年妇女没有投币,也没有走开,更没有下车,司机说多了也不说了,因为司机还要开车。

我的跟前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姑娘,他站起来说:“爷爷,你坐吧。”,我马上说:“谢谢了,我只坐两站不用坐。”,小姑娘说:“我下一站就下车了。”,小姑娘如此热情,我也盛情难却只好再次感谢坐了下来。我前边位子上一样是一个差不多大的小姑娘,看见过来一个老太太可能有六十岁,她也站起来把位子让给这个奶奶,这个奶奶一句话没有说一屁股坐下来。

我也没有到站就站了起来,我拍拍刚刚前边让座的小姑娘说:“你来坐吧。”,好心人应该有好报,我这是借花献佛,这也是我唯一能够做的,希望天下的好心人会越来越多,开始给我让座的小姑娘并没有下车,而是跟我前后脚下的汽车。

回到小区,我提着一个大西瓜来到大门门口,这时候正好有一个年轻男子开门出来,我正要顺势拉门进去,年轻人竟然把门带上头也不回地走了,我只能放下西瓜重新用门卡开门。我一个老者提着那么重的东西,我肯定不是外来陌生人,我不是要你帮我开门,最起码你不要把门关上。其实这个年轻人好像是新近来的租客,我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冷漠的年轻人怎么能够在这样的社会上生存。当然蛇有蛇道,鼠有鼠路,莫大的天下哪里都可以容下各种各样的人,用不着杞人忧天想那么多了。

外婆抱着庆小兔,外婆说:“小九有一点想睡觉。”,我也觉得奇怪,每天这时候妈妈带着庆小兔去外边玩,今天怎么突然庆小兔想要睡觉了。

庆小兔并没有睡意,我发现庆小兔的手指甲有一点长,指甲梢有一点外翻,我叫了妈妈给庆小兔剪指甲。

中央台《生活圈》报道《危险的笑气》,今天是国际禁毒日,现在全国很多酒吧都提供《笑气》,酒吧里的人个个都在吸食笑气,一个个疯狂地摇摆着和吸毒者的表情没有两样,据说有一个人几天就吸食了一万五千块钱的笑气。专业人士说《笑气》已经具备毒品的属性却还没有纳入毒品范畴,法律上没有明文规定笑气就是毒品,缉毒警察看着那么多人吸食笑气却无法执法。

我最担心的就是现在年轻人的活动场所里的不良风气,我不赞成庆小兔学习架子鼓也和这个有关,因为架子鼓大部分是出现在青年人夜生活和疯狂的晚会上,这些地方最容易不知不觉地沾染上歪风邪气的。庆兔兔学会架子鼓不会就这样轻易放弃,只要有一点机会庆兔兔就可能进入这个里面。庆兔兔是喜欢合群的孩子,又是喜欢炫耀自己的人,只要有人邀请庆兔兔去酒吧夜总会去试一下身手,庆兔兔就有可能陷入其中。

妈妈说:“小九要是不睡觉,今天就去游泳去。”,妈妈抱起庆小兔,妈妈说:“小九想睡觉了”。,我说:“小九几点钟起来的,现在就要睡觉了。”,外婆说:“七点钟起来的。”,我说:“才多长时间呀,他怎么会睡觉呢,每天这时候他还在外边玩。”,妈妈说:“你看小九不是想睡觉吗?”。

庆小兔始终没有想睡觉,妈妈说:“他不睡觉我们就去游泳去。”,妈妈对着庆小兔说:“我们喝完奶就就去游泳去。”。妈妈九点钟给庆小兔喂奶,喝完奶,外婆抱起庆小兔说:“小九是不是要睡觉了?”,于是外婆哄庆小兔睡觉,不管外婆怎么哄,庆小兔没有一点睡意,妈妈说:“已经起来两个小时了,小九应该要睡觉了。”。

我有一点急了,我说:“什么该不该睡觉,完全是你们在想小九该不该睡觉,是你们自己认为小九在想睡觉,而不是小九自己睡不睡觉,小九要睡觉,不用你说,小九自然会闭上眼睛睡觉。”,外婆说:“我只是说小九是不是要睡觉了。”。

前前后后折腾了四十分钟,结果庆小兔还是没有睡觉,妈妈说:“还是带小九去小阿福游泳吧,如果路上小九睡着了,就只是给他洗一个澡就回来。”,外婆说:“既然去了,就游一会再洗澡。”。

外边依旧是阴不阴,阳不阳的天气,满天的云看不见边,太阳光还能隐隐约约看到一点。庆小兔没有一点睡意,庆小兔依旧巡视着沿街的风景,庆小兔看东西不再是迅速移动脑袋,而是盯上一样东西一直看到看不见为止,庆兔兔的手和脚也不是像弹簧一样乱弹乱蹬,庆小兔只是在某个时刻伸展一下手脚。

九点四十分庆小兔被抱进游泳室,九点五十分我正准备进屋拍照,庆小兔被从游泳池里抱出来洗澡,我问:“怎么抱出来了?”,妈妈说:“小九不搞了。”。庆小兔一个人呆在游泳池里,妈妈虽然站在旁边,妈妈却一直在看手机,庆小兔看不见妈妈的眼睛,庆小兔会感到不舒服,甚至会感到恐惧。很多家长认为孩子游泳会很舒服,这只是一厢情愿,是家长受到这些机构的宣传有关。孩子需要大人的抚慰,不要说孩子一个人在水里,大人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一个地方一样也会有同样的反应。就是孩子一个人躺在床上,如果一直看不到大人的存在,孩子一样会感到六神无主。庆小兔不是要看一个站在旁边一动不动的妈妈,庆小兔需要人和他交流,人在水里有一点觉得漫无边际的感觉,因为手和脚都不能摸到支撑物,我想可能庆小兔可能有一点害怕。以后我要经常早一点进去,去给庆小兔拍照录像,去逗庆小兔玩,安抚庆小兔一颗孤独的心。

庆小兔被放在磅秤上,妈妈说:“小九的体重已经长到七点八六公斤了。”。

回家的路上庆小兔就有一点怏兮兮的,十点十分到家的时候庆小兔的头已经歪倒在我的肩膀上,庆小兔这一会真的是要想睡觉了。

十二点十分庆小兔醒了,妈妈给庆小兔喂奶,我吃过饭坐在前边吃西瓜,庆小兔奶也不喝了,扭过头看着我在吃西瓜,妈妈说:“你们看,小九馋的,看外公吃西瓜。”,外婆说:“你就不要在他跟前吃了,把西瓜盘端开。”,妈妈说:“小九,你现在还小,你主要是喝奶,不要看了,外公已经走了。”,庆小兔这才转过身来继续喝奶。

我午睡起来抱着庆小兔,庆小兔竟然不听我哄了,庆小兔一个劲地哼哼,我把庆小兔抱给外婆,外婆站在走廊里站一会庆小兔就不哭了。外婆回来给庆小兔喂了苹果,庆小兔吃了了很多,吃完苹果庆小兔也没有哭,吃完苹果庆小兔坐在外婆腿上玩,我对外婆说:“现在小九好像不是十分喜欢我了,他最喜欢妈妈,接着就是喜欢你。”。

两点半我接过庆小兔,庆小兔哼哼两声马上就睡着了,三点五分庆小兔抱着枕巾就在小床上翻滚。我隔着蚊帐跟庆小兔说话,庆小兔就对着我笑。

还不到一分钟庆小兔就不愿意了,抱起来庆小兔就哼哼唧唧,外婆接过庆小兔,庆小兔不吭气了。也就十分钟,庆小兔又哼哼起来,外婆把庆小兔抱到走廊里,庆小兔马上就安静下来。

妈妈起来,听见妈妈的声音庆小兔又哼哼起来,妈妈只好给庆小兔喂奶。

四点二十五分妈妈去接庆兔兔。

今天屋里总觉得有一点热烘烘的感觉,心里总想着外边也一定很热,可是庆小兔在家里就像针扎的一样不得安生,我只好带着庆小兔出去走一遭。真的走到外边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热,云几乎就要把天空填满,留下的一点蓝天太阳还没有走过来,站在阴影处不觉得有多热。

下午,太阳已经开始发威,外边的人不是很多,很多饭馆已经开始为晚饭忙活,搭棚子摆桌子,转眼间一大片宽敞的人行道已经竖起无数的红红绿绿的遮阳棚,一个热热闹闹的夜市地皮摊开始营业了。

庆小兔看他们爬高上低,庆兔兔看他们把一个个棚子支撑开来。吃饭的时间还早,自然外边只有桌椅板凳看不到一个食客。

五点五分回到家,外婆给庆小兔补充米糊。

庆小兔坐在我的腿上玩空心球,庆小兔在啃空心球,空心球掉了,庆小兔弯腰去捡,庆小兔抓不到就哇哇大喊。

上午妈妈给庆兔兔办了一个手机卡,六点半庆兔兔妈妈姨妈回来了,庆兔兔回来就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庆兔兔跟我说:“外公,还有一种电话是防水的,游泳也可以戴着手上。”,我说:“有了电话你有事就可以跟家里人打电话,但是电话不能随便打,有事情才能打。”,我说:“这次到大连去玩,你到什么地方都要记着地名,各个地方有什么不同和特色,万一找不到姨妈了,你就可以打电话告诉姨妈你在什么地方,这个地方叫什么名字,这个地方和别的地方有什么不同,不过就是你有电话了,你还是要时时刻刻跟紧姨妈,因为人生地不熟会很难找到一个人的,有时候你就在附近也可能看不到你。”。

接着庆兔兔给姨妈打了电话,姨妈下了定位软件,姨妈的手机上马上显示了庆兔兔现在的位置,姨妈问妈妈:“庆兔兔在家里,怎么显示的那么远呢?”,妈妈说:“糖猫的户外精度达到五米,室内精度二十五米,只能确定他在这个小区。”。

我不主张小孩子用手机,孩子一旦用了手机就可能有事无事上网聊天,手机屏幕面积又小,孩子的手机更不可能用大屏幕的手机。电话手表就很好,随时随地可以了解孩子的情况,防丢失是家长对儿童普遍关注的一个问题。上学了,孩子是不是已经到了学校,放学了,孩子没有回家,马上就知道孩子是不是已经在路上。我觉得电话手表既然是孩子用的,就应该增加一个高音求救的哨声,在孩子发生危险又没有办法呼救的情况下发出引人注意的求救声。

庆兔兔做作业描红,七点钟妈妈带庆小兔出去,庆兔兔说:“妈妈,等等我。”,妈妈说:“你快一点做作业,一会要外婆带你出去。”。姨妈说:“庆兔兔,你每天就这样做作业呀?”,庆兔兔在撕贴画往铅笔盒上贴,妈妈说:“让他玩去,你做不完作业,你今天就不要出去玩了。”。

不到五分钟庆兔兔就把描红写完了,庆兔兔说:“外婆,我那么快就把作业做完了,那个花字那么难写我都写完了。”。庆兔兔说:“外公,你给我签字。”,我过去看,庆兔兔今天的描红是花和木,外婆说:“要妈妈晚上回来再给你签字。”。

庆兔兔问:“外公,木鱼是什么东西呀?是不是木头做的鱼呀?”,庆兔兔的猛然一问倒把我问住了,木鱼不像鱼,像什么我又没有办法描述,因为我没有刻意注意过木鱼的长相,自然也不知道木鱼是不是像鱼,我说:“我知道木鱼是和尚念经的时候敲的,好像不是鱼,也可能是一个鱼头。”。

我后来在网上查询了一下,木鱼是外形酷似鱼头形状的一种木制品,在我国很早就出现了,木鱼并非只在寺庙中才能够见到。早在明清时期,木鱼就已经用于宫廷音乐、昆曲以及民间音乐的演奏。

庆兔兔问:“外公,有没有木鼓呀?”,我说:“木鼓,非洲就有这种鼓。”,庆兔兔问:“木鼓是不是木头做的。”,我说:“是木头做的而且是用整块木头做的,中国的大鼓,也是用木头做成一个腰鼓形的,在鼓的表面蒙上一张牛皮,还有用木片做的木琴。”。

晚上我从外边回来,庆兔兔正在听故事,是自己手表手机里的故事。庆兔兔不时地看一下手表屏幕上的字,外婆说:“你听故事,你看什么呀,那么小的字,你能够看清楚吗,会把你的眼睛搞坏的。”,可能就是一个新奇,手表屏幕暗了下来,庆兔兔马上就用手去触摸一下屏幕,屏幕马上就重新点亮起来,我说:“庆兔兔,你听故事用不着一直要屏幕亮着。”,妈妈说:“手机自动把屏幕关掉就是为了省电,这样手机就可以多用一会,你要是把手机的电用完了,等你真正地想打电话就不能打了。”。

《庆兔兔日记》2203不要替孩子去想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