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第十五章》

发布时间:2017-08-09 11:35 阅读量:2 日记本:《个人日记》

幼时印象中母亲从未与父亲争吵过,有再大的不满也只是轻声慢语的嘟囔几句。父亲也从未怒过更别说打骂我们,但却不怒自威,我们姐弟五人也不曾和父亲争辩过。家里有许多很自然形成的规矩,如邻居进家需起立问候,要上茶后恭立一旁,长辈说话不能插嘴,人家走多忙也得先送客;屋中要经常保持整洁,清晨起床和饭后都必须收拾得能随时待客;吃饭前要摆正碗筷汤勺,父母亲不落坐儿女不能动筷,吃饭时不能有声音也不可多言多语;在胡同里乘凉见老人必须起身问候,过年初一必须先到各邻居家拜年,尽量赶在人家孩子来之前。还有吃饭时剩饭和掉饭粒都不行,擦完桌子上有水渍污渍也不行,扫完地后扫帚放不正更不行。吃饭时有火腿鸡蛋或肉片小辈不能抢先吃,得父母亲夹到碗中才能吃,这一切都似乎习惯成自然。

这或许是母亲沿袭了奶奶为了爷爷早逝父亲挑家后在弟妹中的绝对权威的模式,也是农村多年来困境生活中保证主要劳动力营养必需的常见现象,更是几千年男尊女卑父系制影响的具体表现。在家从父不光是对女孩的苛责,更是对男孩守孝道的基本要求,每逢过年在津和老家来的晚辈进门就磕头下跪,这也是父亲所处的社会环景使然。

其时这种家庭氛围与现代教育理念相去甚远,更为当下的八零九零后不解,可在我们五零六零后的一代人的父母中,则是极普遍的现象。毕竟中国几千年的农耕文化,男尊女卑根深蒂固,儒家思想夫为妻纲父为子纲已成社会道德人伦之基础。男人在外打拼天下天经地义,女人相夫育子勤俭持家理所应当。儒教的内涵就是家教,就是顺天顺地顺国君,这种理念弊端颇多,某种程度上会完全扼杀禁锢人的思想力创造力,从而窒息孩子的心灵,使民族整体褪化。

作家巴金的《家》《春》《秋》中的大哥觉新就是这种教育理念的牺牲品,而父亲的这种家庭教育模式也使我的大哥有着巴金大哥觉新的影子。大哥处事为人儒雅虔恭,虽有十几年黑龙江兵团,教师经历,但幼年的禁锢已然如影随形。虽然他是我们五人中受教育程度最高,回津后有幸还当了教师,而且有高极教师资格,但知识储量处事胆魄与人生智慧都不强。如今他身体很差,我们都为他担心,这固然有幼年营养不良的先天因素,也有几年兵团爬冰卧雪艰苦生活的后天摧损,但我看更多的则是他思维固化理念愚腐,处处自设藩篱又焉有脱身自救之道。

而二哥虽是个聪明人,但因文革也根本没学到什么知识,凭借机灵认真在重体力工作中脱盈而出,有了个较高的职称文凭并当上了较高级管理人员,也有了不菲的收入,可以说志得意满,姐弟中也属他好象最风光最前途无限。但他知识储量少就难免心胸狭窄,一付谦恭的神态总好象桀傲不逊似的,但骨子里却缺少那种大度包容豁达自信的性格秉赋。大好前程被他白白葬送,终日为一些本不叫事的事烦恼已至心生抑郁,自己楞把自己往精神病人上靠,令人匪夷所思!

2017年8月9日

父亲《第十五章》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