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失的快乐

发布时间:2017-08-09 11:03 阅读量:0 日记本:《我的笔记》

从认识拼音的那一天,我就喜欢凭借一本新华字典来识字。父亲读过几年私塾,识的字不是很多,七八岁的我就通过拼音和字典,找一些生僻字在父亲面前炫耀,识字成了快乐的奖赏。七十年代的农村还很贫穷,物资匮乏,书,纸,笔都极其难得,除了课本,唯一可以读到的字就是对联,看对联就让我乐此不疲。那时候,哥哥们在城里做木工,雇主家总会派香烟他们抽,那种包装香烟的纸,一面印着花花绿绿的图案,另一面就是纯粹的空白,烟抽完了,香烟纸就都攥起来,过年的时候能攒好几个本子带回家给我做作业,香烟纸漂亮而挺括,引来不少小伙伴羡慕的目光。至于铅笔,削到比拇指还短的时候,就用废纸叠一个纸套来增加笔的长度,尽量用到最后一厘米,然后把那一厘米劈开,铅笔芯再用到圆规里。那时候最盼望的就是能有课外书可以读,告诉我外面的世界;能有包着塑料外皮的笔记本写字,告诉它自己的秘密;还有那种两头是红蓝颜色的彩色蜡笔,它可以让课本里面黑白的插图变缤纷。没有课外书,没有笔记本,没有彩色蜡笔,书,纸,笔,都像宝贝一样珍贵。但是这种拮据并没有影响我的快乐,我的学生时代依然是无比的幸福。后来,学生时代的那些课本,一直跟随着我从一个家搬到另一个家。虽然从来没有再翻看它们,我也无法再次和它们对话,但依然不舍得丢弃。

现在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街头有了自助图书馆,阅读的兴趣却消失了。办公室随处都有洁白的纸张,却是打印机用的更多。每天开单记账,都是潦潦草草 胡乱几笔,仿佛规规矩矩认认真真慢写几字,就会耽误了这个世界的繁华与热闹。今天送货,马路边有很多印刷精美的笔记本处理出售,它们优雅而安静地等在那里,却没有多少人停下脚步看一眼。带它们回家,偶尔胡乱划上几笔,必然是辜负了这些洁白的纸张。曾经多么渴望的美好,现在全然没有拥有的欲望;曾经一厢情愿热切的爱着它们,现在生活已经让我离它们越来越远了。只有那些不舍得丢弃的课本,还在怀念那个简单清澈的年华。

丢失的快乐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