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黃连山

发布时间:2017-05-05 17:26 阅读量:28 日记本:《个人日记》

我固直地也不相信关于黃连山的传说,那沉睡的美丽纯朴春姑---------凝固了上千年身躯,怎么会是不腐烂的弱女子的形象呢?

黄连山位处在黃泥堡,今(黄泥乡)一座树木葱绿海拔,2820米的大山中,一个幽深岩洞里,不到两米处.一个状如裸女睡在那儿.这就是当地传说中的"肉身娘娘"

我并不指望真能看到那传说中天生丽质,神性兼备的美女芳姿.我唯恐像在西山看"睡美人"满怀着勃勃兴致去看,末了却大大地失望.

我盼望去黃连山,决不会扫我的兴,我只想了那诱惑我多年的梦寐已久的夙愿.看看黃连山那神奇的山峰,神奇的淙淙泉水,那儿有佳丽的女子,喝黃连山的泉水的女子美.自古以來人们都这么说.早在唐朝年间,在那儿曾经选走几个皇妃.

然而,仅仅是一首<<黃泥谣>>的山歌,便使人们更多仰望黃连山,全省乃至全国.谁不知道"黃泥堡美人窝".呢?

其实,这"窝"并不是在黃泥堡(乡)水源出水之地.而在三十多里之外的黃连山.

为了了却我多年的夙愿,今年三月我和几个美女作家去了黃连山.

当我们饱餐了这远近闻名的"黃连山",痛饮了果真妙不可言山泉水,登上了黃连山最高峰,感觉一座秀丽,俏美的山有着几分女人体态像拉开面纱的美女亭亭玉立在你眼前.

我不顾湿淋淋的露水浸满的乱草挡着的洞口,钻了进去,我惊呆了,一个睡着的美人,我顿时一阵惊呼.大家一拥而上,这就是传说中的美女"肉身娘娘"她叫翠翠..只有在这个山洞处,才能看出美女翠翠的真面目.

相传很多年前,翠翠从黃泥堡抢倒崔石堡(安靖乡)一财主家当媳妇,财主儿子常年带着马帮驮着砖茶进藏换取马匹,翠翠结婚5年,常未生子,加之儿子生意亏损又染上大烟,婆婆怪翠翠克住她全家,常吊打折磨,有天,翠翠实在无法忍受,连夜逃往黃连山,一去就不回,白天撕笋,挖野菜吃,晚上睡山洞,不到一年,翠翠睡在那山洞竹杆搭的乱草上一直不醒.直睡到今天,她的尸骨仍完好无损,当地老百姓为了纪念她.在那儿特地为她俢了个庙宇.叫"翠翠庙.从此香火不断,善男信女摩肩接踵,络络不绝.

我含着泪重温这个动人的故事,擦了擦眼睛,她那线条分明的下颌高高翘起,瀑布般长发软软地飘垂,健美的双臂舒展地张开,,匀称的长腿,两臂微微弯曲着,双脚浸入清清的泉水中.还有她那软细的腰,稍稍隆起的小腹和高高的乳峰.在那暖融融折射的阳光下,翠翠"身体"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柔和,那样的逼真.那样的凸现,那样的层次分明,:活脱脱的一个富有生气的女人,赤裸裸地酣睡在这夕阳斜照的黃连山.我似乎感觉到她身体的温馨,看得见她呼吸的起伏.连忙拿起相机"咔嚓嚓"地拍下了翠翠的身体,我担心我按"快门"那刻,翠翠便会呼地坐起來.

我被"翠翠"全美的"体态"震慑了.心灵沉浸在一种莫名隐痛之中.我感叹家乡神奇的黄连山,有如此造化的伟力.......

"你这烂娼妇,你这不生蛋的鸡,你.......你,你你你克夫命!你这"掃帚星"!你滚!你滚远些...........恶婆婆声音在我耳边迴荡"我的心沉浸在一种莫名的颤抖之中.

传说中的"翠翠"是一个美丽的村姑,一个弱女子,对于強暴,只有消极抵抗,除了跳河,上吊,大概沒有其它法子了,可眼前的翠翠,究竟怎么死的,为啥这么多年,她的身子却完好无损?她那样安闲自若,那样姿态肆地躺着,哪像一个死去的女人.?她那笑问苍天.纵览宇宙的气质表明"她完全是个狂放不羁.乐天自命像一个向封建社会挑战的强者,一个以死抗争柔中含刚的女人.

我和朋友们再次眺望四周山脉,认真解读这个谜.眼前的黄连山,东望峨嵋,西晀贡嘎,南向瓦屋.北向牛背流云飘飘.千峰起峰,山谷中数十座错落有致的奇峰遥冲蓝天,佈滿遍山的野生黄连游荡在群山峻岭.葱绿欲滴,清宁静远.这豪放,坦荡的气质和神韵,这就是家乡荥经得天独厚的魅力所在,所以才产生翠翠这样刚烈女子肉身所在么?

.

难怪,有那么多游客和艺术家迢迢万里,暮名而來,來这条茶马古道上寻古探幽,追寻那远古的传说.........

近年來陪朋友几乎爬遍了家乡座座青山,可,却没有像黃连山这样使我心潮澎湃,在这条悠久的茶马古道上孕育了许多丰富多彩的人文文化和动人的故事,使人遐想,我深深感到,家乡荥经的黃连山有一种挡不住的诱惑,有一种温暖,一种信念.一种感化人的力量!坐在岩石上,相互交谈,美女刘佳茜來了灵感,朗读了她<黃连山>>,王薇也來一首<<醒来吧,黃连山睡美人>>,我也凑热闹夺口一首歪诗,<<肉身娘娘>>"你掏了我的心,剥了我的皮,我仍然活在世上千年.冷眼看着天地崩劽!"逗得大伙笑弯了腰,雨蓝姑娘敲了我一竹杆说:"嫂子嫁你该多开心哩!"我玩笑地说:"我迟生二十年,该找你".话刚说完,又挨她两竹杆,几个姑娘蜂拥而上,恨不得把我撕得粉碎.吃完野餐,天快黑了,开始匆匆下山,

不知怎的? 來时一块儿说说笑笑的姑娘们突然间沉黙了,她们在想什么呢?是那儿美丽的山水?还是.........

下了山,飞快的面包车无情地拉远了我们与黃连山的距离.望着渐渐远去的,乱草丛生的山洞,翠翠依然十分真切地睡在那儿,我心底不由轻轻地冒出一句:醒來吧,翠翠,而今世道已变,搭我们车进城去!"

梦幻黃连山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