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北江飞霞山游记︱启程

发布时间:2017-04-21 22:15 阅读量:11 日记本:《粤北江飞霞山游记》

天刚蒙蒙发亮,我已吃过些早点,出门来到了离家四公里左右的北江三桥北桥头,等待刚认识不久叫“懒理你”跑友开车来。只一会,又来几个驴友,车也到了,五人到齐,立刻启程,先走村串户,后奔驰在江堤上,十公里左右路程到达了白庙码头。在这高山又江边的地方;雾重,天还是灰蒙蒙的,江上密密停靠的大小船只都还静静安详地躺着,没有醒来,码头也是清净的。随着我们四台小车的到来,带来有些兴奋的十几个驴友,相互见面,问这问那,主要问吃的,互相也打量着装扮;身上挂满登山行头。小小码头有了几分活力、欢快,有人又“帮秤”小商贩后,经点人头,还少一人,电话联系,知道还在城里后,多数人不等。即在模糊中合影留念,有人憋足了劲,要爆发出来,对不准时到达,不守信的人开骂。没法,只能一出发就分两批,迟到人还在对河岸的城里,但眼前渡船要6:30才开,要等二十分钟以上,只能叫他火速开车从离这有十几公里的三桥上弯过来,为了安全,顾全大局,我决定留下来,共三个人耐心傻傻等待。

终于到了,我们四人急上路,沿江边走有百把米。多走了十多米又倒回来,问了一早起的本地阿姨,确认了路线,这样放心地沿建在斜崖上的凌乱的屋社间隙处,踏上水泥坎,转了好几个弯才穿过了村庄,走在了通向山顶唯一稍宽的水泥石坎路上。四人中,有我来过,不会走错,路两边树木茂盛,坡度越来越陡,我们每个都背了不少吃的、饮的、备用的,没热身即爬陡坡,还要追赶前面的“狂热”份子。真有些气喘吁吁,脚也有些发胀发软。身上也早已有些出汗了,上到百多米高,走出了高又密的以人工种的盆架子树为主的森林后,眼前豁然开朗,光度也好了些,路也变成了天然的山间小石路,随意可以居高俯视安静的长带形江面和远方的田园风光。迎侧面吹来徐徐的山风,好不凉爽,风景也顾不得过多去看,多半心思想着追赶。马不停蹄一路有些辛苦地上到了山脊顶,已能见到“大部队”已先于我们好几个立于更高端云层的大山头,他们还在往前移动。一叫“小蜜蜂”的驴友说:“就那个“大王”,从来就不等人,只管向前冲,一路连果皮也不见一点,证明他们一路上来没有休整,没有等人的意思,大家都是常见面的跑友,又何必那样只顾自己痛快,”脸上表情和语气表露出又累又气又急。

走一段后,那后到的年轻仔,又说膝关节痛,急需休息,没办法,只能不情愿地停下来,大家吃些东西,往痛处喷些云南白药,看来一起追赶是不现实了,但喊也不应,手机也没信号。我只来过北峡,怎样下山去往南峡一无所知,心中想一定要完成全程,绝不能迷路。办法只有一个,留下他们俩女一男在此,我负责快步追赶,叫他们一定停止前进,休整一会,等全到齐了再一起从北峡下山后过南峡。

粤北江飞霞山游记︱启程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