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晓情原创微小说《假不正经是深情》

发布时间:2017-04-17 09:52 阅读量:46 日记本:《我的笔记》

我曾经幻想过以后得样子

这样 那样 或是怎样

我时常在想

哪有人一生下来就高冷

也不会有人一直都逗比

不都是为了生活去演出

这样 那样 都为了表演

苦笑太累所以选择吊儿郎当

故事太深所以才会假不正经

很想知道 浸满想象的门前 会是谁的脚步 在悄然地徘徘徊徊

轻声唤我 看起风为我添衣 风餐疾苦仍伴我左右

...........

也许很多时候面对自己未知的结果 会不安 会不舍

但是却不得不去接受 面对

年龄一年比一年大了 写过的字眼也没有那么肤浅

原来和文字沾上边的孩子从来都是不快乐的

他们的快乐像贪玩的小孩

游荡到天光却还不肯回来

有时候看着沿途风景 也不再在乎山顶是怎样的景致

过程就是美好 结果有的时候并不是那么重要

人往往怀念的都是中间的美好的过程

叹气的是声音越来越小的冰凉的结局

有些人离开就是离开了 渐渐地 生活会变得没有什么不同

仿佛那个人不是消失了 而是从未曾出现过

这是我们所希望的 也是必需承认的

原来我们没有那么重要 原来我们并非不可遗忘

面对时间 其实我们都一样

一个人身边的位置只有那么多

你能给的也只有那么多

在这个狭小的圈子里

有些人要进来 就有一些人不得不离开

遗忘是我们不可更改的宿命

不是你遗忘了别人 就是别人遗忘了你

很无聊 好无聊 是啊 每一天都觉得很无聊

没有激情 没有活力 没有从小期望的精彩辉煌 热血澎湃

一天一天的按部就班 向着终点走去

很多时候觉得还没有怎么样就老了 时间不知不觉过得很快

每一天早晨刷牙 洗脸 看着镜子 碌碌无为 一刹即过

像我手表面上的针 不停的转动 一面转 一面看着时间匆匆离去 却无能 为力

牙膏越挤越少 皱纹越来越多 时间过得越来越快 不敢回想 一想起就是苦涩的岁月

是曾怠慢的青春 颠沛流离不堪回首的过往 还有沉浸在漫漫人生路里表演的自己

改不掉的皱眉 戒不掉的酒 吐不完的笔下情 看不完的景

人依旧 岁月流转

梦依旧 斜阳已老

灯火深处 却依旧记得最初的心动 百味莫陈

如梦如幻落尘埃 是情是演是天涯

当一份感情不属于你的时候 它根本也对你没有一点价值

所以也不必认为它是一种损失 有些失去是注定的 有些缘分是永远不会有结果的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事情 你以为明天一定可以再继续做的

有很多人 你以为一定可以再见面的 于是 在你暂时放下手 或者暂时转过身的时候

你心中所想的 只是明日又将重聚的希望 有时候 连这种希望都感觉不到

因为 你以为日子既然这样一天天过来

当然也应该这样一天天过去 昨天 今天 明天 应该是没有什么不同的

但是 就会有那么一次 在你一放手 一转身的那一刹那 有的事情就完全改变了

太阳落下去 而在它重新升起以前 有些人 就从此和你永别

每一个爱唱歌的人 内心深处都会有很多可圈可点的故事 那些故事恰恰只能通过酒精伴着微微醉意哼唱出来

一词一句 满眼深邃多情 呼吸间透着叹息和惆怅 原本费尽心机想忘记的事情一幕一幕倒映在屏幕的歌词上

有那么一瞬间 仿佛听见了全世界崩溃的声音 歌声形成的空间 任凭年华来去自由 无关情走离分

总有一天都会从你身边默默地走开 不带任何声响 仿佛电影落幕像你刚走进电影院一样的漆黑 沉寂

是对的人 不管中间错过再多 也会相遇

在黑色风吹起的日子里 在霰雪鸟破空悲啼的日子里 在红莲绽放樱花伤逝的日子里 在千年万年时间的裂缝和罅隙中

当你低头抬头不经意微笑时 正怀着像你一样期待的心走向你

你会高兴的扎入他的怀抱一辈子不出来

他会像个二傻子一样拥你入怀不想分开

所以 不走一些弯路 看不到终点的风景

曾经的意外 他和她相爱 在不会犹豫的年纪

在最没有物质能力的时候碰到了他想要照顾一生的女孩

最没有防备的时候她留在了他的歌声里

再好的爱最后都难免逃不过伤害

生活不是林黛玉 不会因为忧伤就会风情万种

有时候 转身离开要好过假装若无其事的坚持

很想知道 浸满想象的门前 会是谁的脚步

在悄然地徘徘徊徊 轻声唤我 看起风为我添衣

风餐疾苦却仍伴我左右

一个人有多不正经 就有多深情

邢晓情原创微小说《假不正经是深情》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