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发布时间:2017-04-05 13:40 阅读量:14 日记本:《我的笔记》

随笔

感激,清晨那个双腿截断匍匐前进的小伙子,背上破旧的音箱里传出男中音的曲子,扬起的头颅保持固定的角度,岁月的沧桑沉默着一张坚毅不苟的脸庞,身下的木板托起了整个生命的旅程,一寸一寸的挪移。我没有看他的眼,因为我不忍直击那颗重负不堪的心,亦或不堪直击自己那颗软弱的心。如果,人们看到的只是一个“残疾人”,亦或是一个司空见惯的“概念”,那么,就可以任由这个“概念”在眼前穿梭而过。事实上,他确实就是这样,在这个夏日的清晨,在人们的踵跟间默默的穿行,朝霞的光芒照着他的脸,映出了身旁过往者的喧哗或者欢笑。我绕道退回下车,躬身放下仅有的几张元票,眼前的纸钱盒子里已得的布施,寥寥的,珍藏着。但见他单手竖起成作揖状,给了我一个最简单最真诚最高级的奖赏,我同样回以最简单最真诚最高级的礼节。也许,当一个人没有体察到更深的更苦的命运的时候,他永远没有资格说:我很苦我很强。也许,当一个人没有体察到更深的更苦的命运的意义的时候,他永远没有资格说:我懂得了。当这个夏日清晨的小伙子,在晴好的日光里穿行,碰触到我心灵的苟且的时候,我油然而生一种最真诚而最深切的感激,这种感激远不止一种玄妙的因果,而是一种关于命运的更深邃的思索。

随笔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