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7-03-27 13:43 阅读量:31 日记本:《我的笔记》

人走茶不凉,日久情更长!

读胡力《清明 赠师文宇》《赠张弘佩兰诗三首》有感。

余与胡力君同村,对其父之事略知一二。

其父世俊,少求学金城,学成至天水二中任教,后调市教育局,受祖训“终身不得入仕” ,潜心钻研学问。卒于任上,年仅花甲。

然其竟以布衣之身,得同仁师生扶柩而归。

挽帐花圈,布满庭院,四邻惊骇,八乡震动。

其逝后三十余载,常有弟子不远千里探望寡母,有达官显贵,亦有贩夫走卒。

乙未八月果飘香,关中遍地青纱账。

千里迢迢报师恩,七旬弟子手拈香。

访友秦川行路忙,风尘仆仆探师娘。

白露节气早晚凉,友情笃定日月长。

清明每至,子嗣散落各地,尚不为动,然坟茔新土,灵幡招动,祭品之丰,令人啧舌,沦为乡村美谈,亦为农家教子典范。

六七弟子师文宇,千里拜谒夫子陵。

亘古少见师生情,当今能有几人同。

俗语云:时过沧桑,人走茶凉,望月思乡,已是昨日过往;物是人非,唯有泪千行。

然其竟能人走茶不凉,日久情更长!

实属不易!不易!

劝吾辈,莫叹人走茶凉,岁月静好,只争朝夕!

茶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