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最喜欢的十首外国诗歌

发布时间:2017-11-11 07:32 阅读量:61 日记本:《个人日记》

赚我最喜欢的十首外国诗歌 此博文包含图片 (2012-10-03 16:06:42)转载▼

标签: 墨西哥 宋体 诗歌 世事沧桑话鸟鸣 爱情诗 分类: 分享的

我最喜欢的十首外国诗歌

——所谓的最喜欢,当然是我的阅读范围内。这些诗歌,每一首我都读了不下十遍。每首诗歌读十遍,且是相隔一段时间重读,我仍觉得喜欢,就是我心目中的好诗歌。这是一个缺乏诗歌理论基础、相当笨拙的诗歌爱好者判断诗歌的笨方法,呵呵,你可以笑话她了。十首诗中,有些是一眼相见就喜欢的,仿佛情人之间的一见钟情,如《世事沧桑话鸟鸣》;另有一些,却是需要经过时光的打磨慢慢体悟才喜欢的,如《春的临终》、《画花》。

世事沧桑话鸟鸣 /沃伦

那只是一只鸟在晚上鸣叫,我认不出是什么鸟

当我从泉边取水回来,走过满是石头的牧场,

我站得那么静,头上的天空和木桶里的天空一样静。

多少年过去,多少地方多少脸都淡漠了,有的人己谢世

而我站在远方,夜那么静,我终于肯定

我最怀念的,不是那些终将消逝的东西,

而是鸟鸣时那种宁静。

——对这样一首诗歌,还需多言吗?我想,即使到八十岁重读这首诗歌,我仍然会觉得它好。多说一句,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外国诗歌,是最而不是之一。

画花 /何·埃·帕切科(墨西哥)

他在画他的花,

敌人未宣战就侵入了他的国家。

战斗和失败接连不断,

他依然在画他的花。

抵抗侵略者知道恐怖的斗争已经开始,

他坚持画他的花。

为非作歹的敌人终于被打败,

他继续画他的花 。

现在我们都承认,面对恐怖他很勇敢,

因为他始终没有停止画他的花。

——面对画花的诗人,你曾误解过他?我想也许曾经,直至我们慢慢体悟......现在,让我们静下心来问一问自己:不管面对生活中的任何境遇,你都能坚持自己的朝圣之路么?

毒药 /索雷斯库(罗马尼亚)

青草、山峦、河流和天空

纷纷走进我的血液,

此刻,我正等待着它们

药性发作。

由于青草,

我觉得全身开始葱笼。

由于山峦,

我的心充满了深渊

和雾霭。

由于河流,

我的双足磨圆了

路上的每一颗石子,

依然在打听大海的下落。

我感到

自己仿佛变得蔚蓝,变得无边无际,

眼睛和指尖上

栖息着无数的星辰。

——很简单的技巧,是吧?所以,其实技巧远没有某些人认为的那样重要,对一个真正的诗人来说,提升自己的思想认知远比追求技巧重要得多。

第三奇迹 /爱德文·马克翰姆(美国)

“两件事,”康德说,“使我凝神静气地敬畏:

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

我知道一件事,更令人敬畏、更不为人知------

被掠夺的穷人长久、长久的忍耐心。

——这首经典本想不选的,因为与约翰.堂恩的《丧钟为谁而鸣》,卡瓦菲斯的《祈祷》一样,经典到路人皆知了,但最后还是忍不住选了。呵呵,不能因为熟悉到像左手摸右手就不选了哦。(笑:另外两首还是被我挂起来了)

严重背叛 /何·埃·帕切科(墨西哥)

我不爱我的祖国。

她抽象的光芒

无法把握。

不过我愿意(虽然不大中听)

献出生命

为了她的十个地方,

一些人,

港口,森林,要塞,荒漠,

一座废弃的城市,灰暗,畸形,

她历史上的若干人物,

山峰

——以及三四条河。

——这首诗歌我读过另外的译本,比较了一下,还是更喜欢这个译本。刚才网搜这首诗歌的时候,才发现这个诗人的诗歌,我搜到的几首都很喜欢。由此,记住了这个墨西哥诗人的名字:何·埃·帕切科。

雨中的家 / 埃乌热尼奥·德·安德拉德(葡萄牙)

雨,雨又落在橄榄树上。

我不知道这个下午为何又下雨了

既然我的母亲已经离去

不再走到露台上看雨

不再从缝纫中抬起眼睛

问我:听到了吗?

我听到了,母亲,又在下雨

雨滴打在你的脸上。

——仿佛可以触摸到诗人的心弦。哦,那是一个孩子对母亲在天上晒棉花的深切的怀念。我们都应该感到幸福才是,因为我们都还是一个有家可回,有母亲可爱的孩子。

关于我们的故乡 布兰迪亚娜(罗马尼亚)

来谈谈

我们的故乡吧。

我来自夏季,

一个脆弱的国度,

任何落叶

都可能叫它灭亡,

天空布满了星星,如此沉重,

有时垂到了地面,

稍稍走近,你会听见那些星星

被草胳肢得笑个不停,

大片大片的花

犹如太阳

刺痛你干燥的眼眶,

每棵树上

都挂着无数圆圆的太阳。

我的故乡

除去死亡,什么也不缺少,

太多的幸福,

让你昏昏欲睡。

——昨天刚从乡下回来,乡下什么都好,唯一的缺点是房屋的建造太群居了。梦想着相隔百把米一户人家的乡村,退休了要回乡下居住的。这样想着,读到末尾两句,美的真要昏昏欲睡了。

但你没有......

/佚名(美国)

还记得吗?那天我借用你的新车,

结果把车子撞出了凹痕?

我以为你会杀了我,但你没有

还记得吗?那次我硬拉着你去海滩,

你说会下雨的,结果真下了雨?

我以为你会说“看吧,我就说嘛”,但你没有。

还记得吗?那天我和所有的男孩子调情来惹你吃醋,

然后你真的吃醋了?

我以为你会离开我,但你没有。

还记得吗?那天我忘了告诉你那个舞会是要穿礼服的,

结果你穿着牛仔裤亮相了?

我以为你会甩了我,但你没有。

是的,有太多事情你都没做,

但你一直迁就我,爱我、保护我。

我会做很多事情来报答你,

只要你一从越南回来,

但你没有。

(这是一个美国女孩在收拾母亲的遗物时,偶然找到的,是她母亲写给她父亲的诗。)

——读这首诗歌,我是一直读到最后三句才发呆的。如果不是发自肺腑,一个技巧再好的诗人也不一定能写出这样的诗歌的。我相信,这首诗歌感动过不止十个八个人。

十四行 /聂鲁达

我死时我要你的手按上我的眼睛:

我要光明,要你可爱的手中的

麦穗的清香再一次在我身上飘过,

让我感到改变了我命运的温柔。

我要你活着,在我沉睡了等待你时,

我要你的耳朵继续听着风声,

闻着我们一起爱过的海的芬芳,

继续踩着我们踩过的沙滩。

我要我所爱的人继续活着;

我爱过你,歌唱过你,超过一切其他,

因此,你得继续绚丽地如花开放,

为了让你做到我的爱要求你的一切,

为了让我的影子在你的头发上漫步,

为了让人们懂得我歌唱的缘由。

——不知从何时起,越来越不喜欢爱情诗了,但是,重读这首,仍然喜欢。这样说,我并非不喜欢爱情诗啊,而是遇上的好的爱情诗实在是太少了。或者说,读来读去,好的爱情诗还是路人皆知的那么几首。又或者,是我孤陋寡闻了。

春的临终 /谷川俊太郎(日本)

我把活着喜欢过了

先睡觉吧,小鸟们

我把活着喜欢过了

因为远处有呼唤我的东西

我把悲伤喜欢过了

可以睡觉了 孩子们

我把悲伤喜欢过了

我把笑喜欢过了

像穿破的鞋子

我把等待喜欢过了

像过去的偶人

打开窗 然后一句话

让我聆听是谁在大喊

是的

因为我把恼怒喜欢过了

睡吧 小鸟们

我把活着喜欢过了

早晨,我把洗脸也喜欢过了

——诗人青小衣曾经仿写过一首《我把悲伤爱过了》并在网络诗选处引起过争议。和众多读者一样,我也曾认为小衣那首仿作远比这首好看。但是,今天重读,我得承认,两首诗歌还是不可同日而语。这样说,我是相信小衣是个大度的人,不会计较我的实言,因为,如果真要计较什么的话,我也早已在她微博关注里被删除了。(呵呵,因为在此之前,我曾在网络诗选上直言过她那首仿作的,她至今没跟我计较,对此,我这个尐伈眼ル(本人QQ名字)始终认为她比我大度,值得学习。)话再说回这首《春的临终》吧,这首诗歌,我真是读一次,多喜欢一分,再读一次,再多喜欢几分,至今,这首诗歌我都不知道自己读过多少遍了。我想,好的诗歌是需要用灵魂去体会的,这样,就又想起了诗兄傅蛰说过的话,“哪一天你读着觉得外国诗歌好了,你就有进步了。”我想诗兄所言极是,诗写有没有进步不知,但阅读能力稍有提高我想应该对了。呵呵,这样说,没有表扬自己的意思,是感谢一路来提升了我的理解能力的朋友,包括小龙女和盘妙彬等等诗友在内。

分享:

168

日记最喜欢的十首外国诗歌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