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马姑娘(随笔)

发布时间:2016-09-19 09:39 阅读量:26 日记本:《三下乡专题》

美丽的小沙洲,是嵌在海南岛东海岸上的一颗明珠。人们赞美那迎风挺立的椰树和沙滩上五光十色的贝壳,更赞美岛上那些养殖海马的姑娘们。

几年前,三个姑娘远离家乡,来到这小沙洲岛上办海马养殖场。她们三人中,年龄最大的陈德英二十岁;最小的黄少娟才十六岁。没有经验,在水缸中放养的第一批海马,不到几天就死光了。姑娘们急得直哭鼻子。有人趁机说开了风凉话:“全岛都没有一个成功的海马养殖场,几个黄毛丫头能搞出什么名堂?”唉,她们原以为只要不偷懒,像在家劈柴那样使点劲儿,总会成功的,哪想到小小的海马这么难伺候呢!这时候,有关领导来到养殖场,热情地鼓励她们:“小孩子学走路还要摔几跤呢,失败一回,长进一步,慢慢学呗。”还说要派陈德英到吴川县养殖场学习,姑娘听后破涕为笑。

三个月后,德英带着新学到的本领和一百只海马回岛,姑娘们信心十足地干开了。每当东方发白,海水退潮时,她们就卷起裤腿,背上箩筐下海去捉毛虾和小鱼;天热了,她们替海马换上清凉的水;天凉了,又给海马盖“被子”保温;夜晚,她们索性睡在饲养房里。

海马有一个吃生不吃死的怪脾气。一次,少娟给它们喂了一只死毛虾,有只调皮的海马便浮上水面装死,以示抗议,少娟看到一只海马死了,心疼得哭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它像是听到少娟伤心的哭声,翻了翻肚皮,又游到水底去了。这件事成了姑娘们的笑柄。她们掌握了海马的习性之后,进行了分期饲养:幼苗期,饲养以蛲足类的六肢幼体;一个月后,换成六肢成体;四五个月了,就给它们吃毛虾和小鱼。

一天,陈德英的对象回乡探亲,约她去相会。几年来,她俩天各一方,有多少绵绵情意埋在心底需要倾吐呀!她真恨不得一下子就飞到恋人的身边。傍晚,小陈提前吃过晚饭,对着镜子细细地打扮起来。突然,门“嘭”的一声开了,少娟风风火火地跑进来。

“死丫头,气冲冲干什么?”德英嗔怒地问。

“海马,海马都浮上了水面啦!”少娟哭丧着脸说。

两人奔到水池边。啊!一只只海马都挺着大肚子,像身怀六甲的孕妇,漂在水面上挣扎。见到此情况,三个姑娘的心都简直要碎了。还是德英老练,很快下了诊断:“肠胃病,快喂土霉素!”药取来后,陈德英拿起一只海马便喂。

“英姐,您今晚不是要去会明哥吗?”少娟想起了德英有约会。

“海马要紧,傻丫头!”德英连头也不抬,便骂了一声。

三个姑娘干了一个通宵。当二百多只海马全部喂完药时,旭日已经跳出海面,冉冉升起。德英虽然没有赴约,可她的心比约会更甜。因为,二百多只海马全都康复了。

冬去春来,八年过去了,原先的一百只海马已经发展到三万多只,当年的黄毛丫头也变成了大姑娘。德英快结婚了,她的两个伙伴也都有了对象。人们问小陈:“好不容易掌握了养殖海马技术,过门后,明哥还让你干吗?”

陈德英脸一红,爽快地说:“我们早已谈定了,我要在这里当一辈子海马姑娘。”

海马姑娘(随笔)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