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

发布时间:2016-05-15 16:14 阅读量:48 日记本:《个人日记》

如今,岁月已悄然逝去40余年,往年经历过的事情大多随着时光的流逝被一点点淡忘着,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然而曾与他有过三次邂逅的她,却像一朵闪烁不息的火花,深深嵌在了脑子里。与她的邂逅,是一种异样的感觉。那种惊喜和心动,是一个情窦初开的青年对同龄异性的美好追求,也是对爱情的懵懂理解和最初尝试,如初恋般。

他始终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甚至姓什么,只知道她也是从沈阳去的“五七”战士子女,在另一所县办中学读书,而且应该和自己一个年级,是同龄人。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1973年,当时他在赤峰县一所县办中学读书,刚刚17岁,花样年华。

那年夏天,县教育局在他们学校举办县办中学田径运动会,这天下午,校园跳高场地上正在进行的是男子跳高冠亚军决赛,他也融入了里三层外三层助威呐喊观众的浪潮,跟着围观同学们随着选手不断刷新跳跃高度欢呼着、雀跃着。

不经意间,他发现不远处人群中有两名女生格外引人注目,其中一人从穿着和气质上一眼就看得出是从城里来的学生,从她们交谈中的口音上他印证了自己的猜测:她也是“五七”战士子女,或许是另外一所中学来参加比赛的运动员吧。当时全县4所县办中学主要是面向各公社(现在的乡镇)中学招生的,除了几名“五七”战士子女外,基本上都是来自农村的孩子。他所在的这所中学,8个班400余名学生中只有六七人是“五七”战士子女。

他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那女生身着白色半袖翻领衫,梳着两只黑黝黝的垂肩麻花辫,显得格外端庄大气;白皙的脸庞微微透着红晕,清秀的眉眼中释放出可人的气质。自然,她也注意到了他。双目交织时,他有生第一次感觉到女孩眼神后面那种自己所渴望的东西。决赛结束时,他和她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无疑,她似投入湖水中的石子儿,让他心中那抹平静荡起了阵阵涟漪。她的影子、容貌和脉脉含情的眼神深深印在了他的脑海中。之后的日子里,他日思夜想,有时竟是魂不守舍,帮妈妈做饭火烧到了灶膛外竟浑然不觉;有时也会无声地自嘲,自嘲自己的自作多情。

再一次见到她,是在第二年的春天,当时他的爸爸已经落实政策,被组织上委派到他念书的这所中学担任校长。那天早饭时,他就听爸对妈说,今天×××中学的×校长带几个班的学生拉练要顺路来学校,中午要接待他们。他听了自然没有理会。将近中午时,几队学生在几名老师的带领下来到了学校。让他感到惊喜的是,他曾思念着的她竟然也在队伍中。

这时的她,一身深蓝色的女式制服,感觉比上次见时多了几分庄重、成熟、内敛的美。远远的他看着她,心中装满了莫名的兴奋和喜欢,她也看到了他,并一次次往这边看着。午饭后,那所学校的学生站队离开学校时,他鬼使神差地扒在学校大墙的一个豁口处,墙外的砂石路是她们离开的必经之路。他神情紧张地站在那里期待着从学校院里走出的队伍,由远到近,头也由右向左慢慢地转着,终于看到了她。双目对视的那一刻,他浑身竟然像触电一样,感觉到心脏狂跳的怦怦声。除了她,或许再没有人知道学校大墙豁口上那个学生在看什么。直到她随着队伍消失得无影无踪,他那颗驿动的心才慢慢的平复了。之后的相当一段时间里,她留给他的是时隐时现的黯然欣喜和苦痛焦灼的思恋。

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相见是在两年之后,应该是77年的夏天。那时,已经成为知识青年的他,被组织上从青年点派到另一个大队任党支部副书记。

那天他请假回家,途经赤峰市,顺路去了百货商场。在距商场大门还有十几米远时,意外地再一次邂逅了她。她穿着白色的确良半袖衫,伴着一位气质干练、颇有风度的中年女人从商场中匆匆走出。他确认,那双手捧着一个盒子的中年女人从年龄上、形象上应该是她的妈妈。瞬间,她也看到了他,惊异地睁大了眼睛。一切都在瞬间,都在无声之中,他们对视着从对方的身边走过,他下意识地用右手捂住了左胸,捂住了那颗快要跳出来的心。她回头望了望木然站在那里的他,紧随着妈妈走进了马路对面的招待所。站在那里的他思绪完全乱了,五味杂陈,说不清的一种滋味。他先是感觉很满足,上天的安排让他又一次见到了她;继而又感觉很失落,猜想她的爸妈或许要带着她回沈阳了;突然又感觉很自卑,自己还是知青,土里土气,或许她已经参加工作了;继而又感觉自己很可笑很可怜,其实这一次次邂逅不过是一场场美丽的梦,自己竟是那么的认真。

这一年的年底,县里招工,他被组织上安排在县委宣传部,任理论干事。之后的一年半时间,主要的精力是熟悉工作、去党校学习、下乡蹲点调研。期间曾有好心人给他介绍过对象,他婉言谢绝了;不是因为她,而是爸妈已经回沈,工作调转是迟早的事情,个人的问题应该回沈再说了。1979年5月,他离开了那个曾给了他美好梦幻的地方,回到了沈阳,和爸妈团聚,并开始了新的生活。

(秋实于2015年7月7日写毕)

邂逅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