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拖着地想诗,想着想着我要辞职

发布时间:2016-01-29 16:28 阅读量:97 日记本:《个人日记》

世界上最可恨的人是拖着地在想诗,不是想,是思考,科学说是构思。老板再恨我,你无证据可依,是不是?就像老板,偷情,老板娘能怎么着你。可恨在于分心做事,不得已而已。不做事,所有的诗人都要饿死,因为诗着东西太伟大了,不值钱如空气。

拖着地想诗,能想起很多真理:雾霾也太伟大了,就像拖着地想诗。拖着地想诗说什么也不能和敬业联系在一起一个手术台上做事还在想诗的,这不是在拿着生命当儿戏,可想而知。不得已而为之,诗人怎么这样,也可恨到拖着地想诗,诗在悲戚。最可怕是在一个床上,拖着地想诗,爱着一个不能在一个床上的夫妻,那性爱连繁殖都失去了遗传的价值。人与动物的区别是想诗,是诗性。有诗性的人才有善恶区分的意义。心地细腻,情感真实,或懂得专一。但是,拖着地想诗或许即刻毁掉,一列火车一座电站和一架飞机。所以诗人很少,都在挨饿或失意。一个真正的诗人爱情也远离,因为他的爱多是歇斯底里,哪个美丽的姑娘爱歇斯底里,去爱诗去爱诗痴不爱别墅不爱物质。

拖着地想诗的还是拖着地想诗,纪念那些想诗想的生命都忘了的诗子。我用拖地想诗的生活方式,想写好一首诗诱惑那些不看诗的人。一句诗里有爱你爱他爱大众的哲理,让人类还有人性,别的只知性和吃。上帝会和我说,你拖着地想诗吧,你是我钦差下凡拯救凡人的仙子。

不说了,写诗的还是拖地,拖地的还在想诗,这就是真理。因为,我构思的诗里有一个女子,很美丽。

我在拖地,不再想诗和你,想起朴树的《白桦林》: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的雪,阴霾的天空下鸽子飞翔,白桦树刻着那两个名字,他们发誓相爱用尽这一生。有一天战火烧到了家乡,小伙子拿起枪奔赴边疆,心上人你不要为我担心,等着我回来在那片白桦林。天空依然阴霾依然有鸽子在飞翔,谁来证明那些没有木碑的爱情和生命。雪依然在下那村庄依然安详,年轻的人们消逝在白桦林。噩耗声传来在那个午后,心上人战死在远方沙场。她默默来到那片白桦林,望眼欲穿地每天守在那里。她说他只是迷失在远方,他一定会来,来这片白桦林。天空依然阴霾依然有鸽子在飞翔,谁来证明那些没有木碑的爱情和生命。雪依然在下那村庄依然安详,年轻的人们消逝在白桦林。长长的路呀就要到尽头,那姑娘已经是白发苍苍,她时常听他在枕边呼唤。来吧亲爱的来这片白桦林,在死的时候她喃喃地说,我来了等着我在那片白桦林——

老板在喊我。我知道拖地想什么都是要挨批,我已想好,回家乡去,那里有雪花落满的土地,还有那些女人爱的朴实。我,今天辞职!

我在拖着地想诗,想着想着我要辞职的评论0条评论